严介和:社科院院长是不懂社会的政治骗子

奇文共欣赏,一看见识长。9月23日,求是杂志社旗下的《红旗文稿》刊发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署名文章——《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文章挥舞“无产阶级专政”大棒,肆意砸向“资产阶级”假想敌,一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腔调,一派“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架势。这不禁让人大吃一惊、大跌眼镜、大失所望——我原来只说,商学院的没经过商,管理学院不懂管理,没想到作为国家意识形态最高研究机构的中科院的院长,竟然是个不懂社会的政治骗子!

闭目塞听,世界局势是可以意淫的吗

王伟光署名文章洋洋近万言,开口是“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闭口是“只有无产阶级才能推翻资产阶级,使自己成为统治阶级”;开口是恩格斯说,“国家官吏掌握了社会权力和征税权,就作为社会机关而凌驾于社会之上”,闭口是列宁说,“资产阶级国家是不会‘自行消亡’的,而要由无产阶级在革命中消灭它”。这些东西看似源自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原著,而实际上就是一些断章取义,绝大多数可以在文革大批判材料和过去的中学课本中找到。

当今的世界,是全球一体化的世界,闭关锁国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一切本本主义、教条主义、官僚主义、形式主义,都是脱离实际的自欺欺人——不是缺乏自信的逃避现实,就是夜郎自大的愚昧无知,其实质都是误国误民的意淫。市场化、信息化、全球一体化的世界瞬息万变,危机四伏。苏联解体了,东欧洗牌了,东德西德合体了,只有朝鲜人民依然沐浴着“金太阳”的光辉,过着世界上最“幸福”的生活;美国次贷危机,欧洲债务危机,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民族矛盾,地缘政治,霸权主义……世界何曾有一日不在动荡、变化与发展?

然而,风云变幻的世界局势,丝毫不影响王伟光“躲进小楼成一统”地意淫世界。意淫世界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身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院长,不是宅男,不是井底之蛙,说出这些或许连自己都不知所云的呓语,究竟是一叶障目,还是不敢睁眼看世界;是别有用心,还是习惯于这种文盲、流氓加土匪的思维方式?

摘章断句,社会矛盾是可以臆想的吗

王伟光署名文章洋洋近万言,开口是“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暴力工具”,闭口是“国家对内的主要职能是依靠暴力和强制机关统治被统治阶级,以保证统治阶级的经济基础、政治地位和根本利益“;开口是“人民民主专政必须由工人阶级领导,主要基础是工农联盟”,闭口是“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些论断,沿用的是近百年前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撰写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强调的是现阶段的阶级斗争,以及对于臆想的资产阶级实行全面的无产阶级专政。而”阶级斗争的主线索”不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吗?

现阶段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为什么在王伟光那里就变成了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阶级斗争?

试问当今中国,谁是无产阶级,谁是资产阶级?邓小平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建国65年了,改革开放也已经30多年,无产阶级已经和正在变成有产阶级,这难道不是国家的荣耀、民族的尊严吗?如果非要说现阶段社会矛盾发生了变化,那么也是新旧体制之间的矛盾,国有垄断与民营发展之间的矛盾,既得利益与深化改革之间的矛盾,官场腐败与政治文明之间的矛盾。而所有这些矛盾,都是发展自身的矛盾,都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矛盾的体现。

作为一个堂堂大国的社科院院长、学部主席团主席,不去带领国家供养的学术团体进行社会调查和学术研究,不去投身全面深化改革的实践,却在这里挥舞着“帽子”和“棒子”,歇斯底里地叫嚣“斗争”和“专政”,王伟光先生就没有感到一点点脸红吗?

指鹿为马,历史悲剧是可以重演的吗

王伟光署名文章洋洋近万言,开口是“人民民主专政是中国特色的无产阶级专政”,闭口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开口是“不走偏、不走样、不变色,不断取得新的胜利“,闭口是“没有什么输理的地方”。纵观全篇,只字未提“改革开放 ”,只字未提“深化改革”,只字未提“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30多年的改革开放,是中国历史上波澜壮阔的伟大实践,是改变中国命运的翻天覆地的深刻变迁。而王伟光却熟视无睹,单刀直入,直奔“阶级斗争的主线索”,好像要把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一笔勾销,而以“阶级斗争为纲”取而代之。我倒想问王伟光先生,如果“以阶级斗争为纲”“不输理”,那么,难道是改革开放输理了吗?是中国特色输理了吗?是全面深化改革输理了吗?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输理了吗?这种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伎俩,当局者倒是真的“不变色”,却怎么保障邓小平反复强调的“一百年不变,动摇不得”的基本路线“不走偏、不走样、不变色”?

事实胜于雄辩。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特色,就没有经济社会的超常发展,就没有综合国力和人民生活的大幅度提高,就没有中华民族真正意义上的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指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更加注重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加快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先进文化、和谐社会、生态文明,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

而与之背道而驰的王伟光院长,地位不可谓不高,眼界不可谓不广,话语权不可谓不重,却如此丧心病狂,究竟要把中国引向何处?是回到一些人可以如鱼得水任意整人的文革时代,还是导向贫穷而暴政的朝鲜模式?

中国人刚过了几天好日子,就有人感到不舒服了!面对王院长这样的高士、雅士,我真的不想爆粗口,我只想说,这年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拜读大作,我才真正见识了什么叫政治骗子,什么叫文化痞子,什么叫社会渣滓!如有下次,我宁愿到精神病院去向精神病人学习,也再不愿看这些不懂社会的社会学家在这里胡说八道!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