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 :王偉光意在狙擊習近平的改良思維

中共黨內出現兩種不同的聲音,一種是習近平的依憲治國、民主協商新理念,一種是王偉光為代表的人民民主專政舊思維。這顯然不是黨內的階級鬥爭,而是黨內的路線鬥爭,這關係到中共是走專政老路,還是走法治民主的改良新路。

王偉光為什麼提出國家與專政問題?我想把話說得直白一些吧,王偉光為什麼這個時候要重提國家與專政問題?因為他要對抗習近平提出的依憲治國、以及協商民主的新理念。

王偉光提出的國家與專政概念,出自原教旨馬克思原典,即,國家是階級鬥爭的工具,這種理念認為,國家不可能是一個共和體,而只會是一個鬥爭體,一個壓迫體,無產階級當政,就必須壓迫資產階級,而資產階級當政,必然壓迫無產階級,沒有調和的餘地。也正是從這個理念出發,才有了無產階級專政這一學說。

王偉光應該清楚,人民民主專政這一學說並不是來自馬克思,毛澤東的人民民主專政,真正來源是列寧,列寧1905年提出人民民主專政,工人階級要領導農民、甚至民族資產階級,共同對資產階級、地主反動派實施專政,顯然,毛澤東意在組成一個由所謂的無產階級領導的聯合陣線,不像馬克思那樣極端,因為極端的無產階級專政,不可能具體實施。

毛澤東顯然玩的是一個機會主義戰略,在不同的歷史時期,聯合不同的人,以對付強大的敵人,但毛澤東很快就會過河拆橋,建政之前,將民族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都納入人民範疇,但建政之後的工商業改造、人民公社化(農民永遠失去了私有土地),將所有人都變成無產階級,都必須依賴國家才能生活,人民的經濟自由被完全剝奪,社會自由失去安身立命的基礎。黨國不僅代表國家民族,還代表所有的人民,人民成為概念被一個新的政治集團所代表,他們確實不需要私自佔有財產,因為整個國家的財富,都在他們自己手中。

人民民主專政寫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毛澤東對人民民主專政的解釋是:「人民民主專政」即「人民民主獨裁」,「剝奪反動派的發言權,只讓人民有發言權。」專政一詞本是貶義的,因為中共一直反對國民黨一黨專政,現在重拾專政一詞,意在說明,中共倡導的專政是絕大多數人對極少數人的專政,而極少數人是剝削階級是國民黨反動派。(想想現在,在網絡上被剝奪發言權的,是不是都屬於資產階級或國內外反動派?)

王偉光不知是不懂馬列關於專政的學說,還是故意忽略本質問題,專政的本質是什麼:按照列寧的說法,專政是「不受限制的、憑藉暴力而不是憑藉法律的政權。」(《列寧全集》第10卷第186頁)。

而王偉光在自己的文章裏,大談無產階級專政與資產階級民主問題,把無產階級專政與資產階級的民主加以對比,認為一些人視資本主義民主好,而資本主義民主完全是幌子,民主與專制共同存在於國家之中,二者是有機的統一。但問題是,王偉光如何解釋自己的觀點與列寧關於專政的理論?

專政問題與民主無關,文革時期的大民主,也是大專政,更是對法治的大破壞,所以,列寧說到了本質問題,專政就是依靠暴力,而且是不受限制的暴力(不僅不受法律限制,還不受人倫道德限制),專政就是反法治反憲政。

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為什麼要重提專政?這與他此前的反憲政是一脈相承的,反憲政,就是反法治,要讓一個所謂代表無產階級或全權永遠代表人民的政治團體,通過專政方式,擁有政權擁有國家。

習近平在十八大提出過協商民主,這個概念有無問題值得商榷,但畢竟有改良的意味,習近平在紀念政協成立六十五週年大會上講話,也大談協商民主,國家的事地區的事情,都可以通過商量來解決,有事好商量,仍然有妥協的意味,更沒有大談(令人恐怖的)無產階級或人民民主專政。但王偉光們呢,不談依憲治國,不談法治民主,卻談國家與專政,以及專政與民主的統一,反憲政或避談民主與法治,仍然秉持階級鬥爭思維、通過劃分與對立資產階級民主與無產階級專政,將主流話語轉移到了文革思維上去。

王偉光們正在背離習近平的良好願景,並且越走越遠,中共內部的路線鬥爭,意在封殺習近平的改良路線,把習近平拉回到文革情境與話話體系中。前段時間,中宣部編輯出版的習近平講話集,刪除了習近平關於依憲治國的語句,這一切都不是偶爾的,它讓我們看到了中共內部的兩條路線鬥爭正在激烈進行中。

習近平如何在理論上說服或製服王偉光們,將關係到習的改良主義能否得到貫徹與執行。

 (据东网即时。原文链接:http://cn.on.cc/cn/bkn/cnt/commentary/20140927/bkncn-20140927000316580-0927_05411_001.html?fb_action_ids=515161475287645&fb_action_types=og.recommends)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