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学实验普选

2014-09-21 《金融时报》 独立评论

 

 

香港市民,你们就羡慕一下吧。香港特色的民主意味着你有投票权——在某种意义上。你能从中共认为能担当治理香港大任的候选人中挑选一个。北京方面这样做难道不算体贴吗?

 

但在杭州采荷一小,民主活跃得很(而且比“一国两制”的香港健康得多)。在吕诗梦老师带的202班,上周是选举周,她的40来个学生人人投入竞选。投票是自由而公平的:不是中国特色的自由和公平,而是“任何人都能竞选任何职位”的那种自由和公平——哪怕是最调皮的学生,吕老师也不能剥夺他(她)参选的资格。

 

选举结束后,班里每个小不点都选上了一官半职:从班长到餐前主管,从节电大使到甜点发放官。小学生们甚至选出了自己的治安官——即便是德克萨斯州也不可能做得更好。

 

看上去没有一个小学生知道,他们参与的活动在世界其他地方被称为“民主”。赢得“班长”选举的那个带着红领巾的小个子少先队员说,他从没听过这个词。还有个小男孩说“民主”可能是某个坏人的名字——如果不是的话,那他就不知道了。似乎没有人觉得这个词跟花一整个上午来投票有任何关系。

 

吕老师在解释为何举办选举的时候,没有提到“民主”这个词,而校领导说,选举跟政治教育关系不大,在更大程度上是为了培养孩子们的责任感、提高学习积极性,甚至学会如何用文明的方式与他人竞争。

 

民主在选举想要传递的信息中或许份量不大,但吕老师认为,选举对孩子们仍然是项很好的操练。她解释说:“每个年满18岁的中国人都有权投票,让他们从小就知道自己有投票的义务是很重要的。”嗯,算是吧:中国确实允许在村或社区一级进行有限的直选(尽管即便在这样的基层,共产党官员往往也会对哪些候选人能够参选做出限制),但中国的国家级别官员全都不是通过普选直接选出的。

 

香港的问题关键就在这里:北京方面将允许香港选民在2017年选举新的行政长官,但他们只能在通过了提名委员会审核的候选人中选择(以确保只有北京方面青睐的候选人有望出现在选票上)。在吕老师的班上,情况可不是这样:没有提名委员会,候选人不需要经过预先筛选就能参选。采荷一小的选举几乎是中国内地古往今来最接近自由选举的活动了,而且讽刺的是,它可以说比西方中小学里的做法更民主。

 

对英国《金融时报》记者所做的一项非正式民调显示,大多数有孩子在名义上民主的国家上小学的记者表示,某种形式的课堂选举是有的,但没有哪所学校采取了采荷一小那样的制度——一人一票选举班干部。大多数英国《金融时报》员工称,他们的孩子曾在学校里赢得过选举,这从统计学上来看是不大可能的,除非英国《金融时报》招人的时候只看一项指标——能否养育出能在学校里当上“牛奶督察官”的子女。

 

此外,令人敬佩的是,采荷一小的选举中看上去并不存在2007年中国纪录片《请投我一票》(Please Vote for Me)中那种收买选票的行为。那部黑色幽默的纪录片记录了武汉一所小学的一次班长选举,最后,当地公安局长的儿子赢得了选举——投票之前他请班里每个同学出去玩了一趟、并给每个同学送了礼物。

 

不过,我们不必担心吕老师的学生们会被投票活动冲昏头脑。在小学里上演的一人一票选举终究不会妨碍党的控制:问问香港就明白了。或许这只不过是让孩子们从小就对民主丧失兴趣的高招。在吕老师的班上,经过整整一上午的投票,有一名小学生宣布,投票“太麻烦了”。

 

从8岁起用民主“轰炸”他们,以期到18岁时,他们将对民主彻底腻烦?天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在世界其余地方,这一招似乎是有用的。

 

(完)

来源:FT中文网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