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苏格兰公投看国家政治的坚硬与柔软

2014-09-21 陈行之 独立评论

 

最近,有两件事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

 

第一件事,香港发生“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Occupy Central with Love and Peace)运动,简称“占中”或“和平占中”,是一场由香港人发起并领导的政治运动。该运动的支持者反对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确定的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的候选人提名方式,宣称此政治运动的目的,是敦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香港落实“符合国际标准的普选”。反对者则认为占领中环是违法活动,担忧运动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暴力会严重影响香港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针对这种情况,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2014年8月31日做出了《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为这件事画上了一个不容讨价还价的句号,充分显示了中央权威。

 

另一件事,苏格兰于2014年9月18日举行独立公投,以决定苏格兰是否脱离英国独立。根据苏格兰选举委员会的建议,公投的问题设计为“苏格兰是否应该成为独立的国家”,答案选项为“是”或者“否”。英国苏格兰政府首席大臣萨蒙德说:“苏格兰的未来将由苏格兰人民来决定。”2014年9月19日上午,苏格兰独立公投计票结果公布,反对独立阵营赢得公投,苏格兰独立被否决,英国首相卡梅伦稍后在伦敦发表讲话,表示对苏格兰选择留在英国感到高兴,他承诺,苏格兰将获得更多有关内部事务的决定权,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也将在各自内部事务方面“有更多发言权”。

 

这两件事,一件发生在西半球的西方世界,一件发生在东半球的东方世界,分别带有完全不同的色彩和质地,其结果更是大相径庭。如果没有全球化背景,如果东西方仍旧被铁幕阻隔,如果没有互联网,我们或许根本看不到那边厢发生的事情,然而现在地球成了一个村落,村东头大槐树下边发生的事情和村西头水井边发生的事情可以同时进入我们的视野,于是就有了比较,有了鉴别,有了属于我们自己的观感。

 

什么观感呢?简单地说,中国政府很坚硬,显示出强硬的国家治理手段;英国政府很柔软,柔软到对苏格兰人民低声下气的程度。这种区别,是由两种截然不同的政治文化决定的。不同国家的政治文化特性,渊源于各自国家截然不同的历史与现实,这说起来话长,我们还是从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公投结果发布以后的讲话中,具体地看一看村东头大槐树下边发生的事情和村西头水井边发生的事情究竟有什么不同吧!

 

卡梅伦说:“苏格兰人民做出了选择,这是一个清晰的结果,他们选择继续一起组成我们的国家,像数百万其他的人一样,我非常高兴。正如我在活动中所说,如果看到英国走到了尽头,我的心将会破碎。”

 

我们很不明白,一个国家的最高领袖怎么可以让这个国家地区的人民选择独立还是不独立?!这不是把最重要的国家权力让渡出去了吗?假若同样的事情在中国发生,譬如,也允许达赖喇嘛像萨蒙德那样在西藏就是否独立问题发起和组织公投,会产生多么严重的国家后果,是可想而知的啊!卡梅伦明明知道,如果苏格兰独立公投选择了独立,“英国走到了尽头,我的心将破碎”,他为什么还要允许苏格兰举行公投?

 

我们让卡梅伦自己来回答这个问题:“让我们首先记住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次的争论,以及为什么这样做是对的。苏格兰民族党于2011年在苏格兰获选,并誓言独立公投。我们本可以阻止公投,也可以将其推迟——但这就像其他问题一样,接受重大的决定才是正确的,而不是进行躲避。我对我们的国家拥有强烈的信任感——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我们国家团结在一起更重要了。但是我也是民主的坚定信仰者。我们做了正确的事——尊重苏格兰民族党在苏格兰议会的多数席位,并且给苏格兰人民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

 

哦,原来是这样!卡梅伦是一个“民主的坚定信仰者”,所以他才做得到尊重其他政党的政治选择,做得到“给苏格兰人民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在这位政治家眼里,似乎没有对国外敌对势力的异常警觉,他似乎也不担心被什么人改变作为命根子的根本制度,而改变制度的动力很可能来自人民,所以他也没有对人民的恐惧,他所能做的只有尊重以及从尊重而来的顺应——顺应不同政治派别的政治诉求,顺应人民的权利主张,顺应整个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与福祉。

 

不仅如此,这位政治家还说:“我想对支持团结的人民表示感谢——感谢你们展示出我们国家团结起来才能更好的事实;我也要对支持独立的人们表示敬意——你们进行了一场很精彩的活动。我要对投票支持独立的人们说,我们听到了你们的声音。我们现在有一个机会,一个很好的机会,来改变英国的管理方式,我们为了更好而改变……我们保证兑现承诺。”

 

在这个世界上,常常会有一些人、一些事让我们感动不已,卡梅伦首相的上述讲话正是如此。我们之所以被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的这位国家领导人感动,是因为他说的不是僵尸语言,不是假话、套话、官话,他的话带有人的体温,能够被我们潜沉的人性所感知;这些话能够让我们感觉到生活在真实中,我们眼前没有迷雾和阴霾,在我们和他之间没有阻隔和障碍,我们能够直接领悟他所表达的意思。对我们来说,这是多么的奢侈啊!

 

卡梅伦首相在宣布保障地方自治权以及落实政党和公民权利的措施以后强调指出:“同等重要的是,在如何改善我们国家的管理上,我们获得更广泛的公民参与,其中包括如何让我们的大城市获得更多的授权——我们将在未来几天就此做出更多阐述。此次公投来之不易,它掀起了民众强烈的热情,激发了苏格兰的政治活力,同时也让整个英国人民都为之畅想,将会为世人所铭记。”

 

用我们的标准衡量,明明是度过了一次严重的国家危机,卡梅伦却将其概括为“掀起了民众强烈的热情,激发了苏格兰的政治活力,同时也让整个英国人民都为之畅想,将会为世人所铭记”的历史性事件,这次事件“有力地展现了我们古老民主制度的力量与活力”,“我们所有人都为此感到骄傲。”

 

试想,如果是在坚硬的政治状态下,动用国家机器乃至于武装力量制止和取缔这次公投,如果进一步发生大规模的逮捕和驱逐,英国还收获得到这样积极的历史后果吗?导致国家政权崩解的社会矛盾激化,往往是由国家力量的颛顼与骄横引发的,恰恰是民主为国家政治进程提供了柔软的减压手段,此点启示——如果它对我们能够产生启示的话——弥足珍贵。

 

卡梅伦最后说:“现在我们必须向前看,并以此为契机,让所有人——无论他们曾投票支持哪一方——团结起来,为我们整个英国创建更美好、更光明的未来。”我相信卡梅伦的这种寄望会成为现实的,英国一定能够创建出更美好、更光明的未来,这是因为,他们拥有一个成熟的民主制度,是这个制度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决定了这场国家危机为什么会以这种皆大欢喜的方式收尾。卡梅伦在苏格兰独立公投之前亲赴苏格兰,情真意切地请求苏格兰人民不要选择离开,看来他没有白忙。

 

这就是村西头发生的事情,而此时此刻,在村东头的大槐树下,聚集着一伙人,正在激烈地诋毁和诅咒着民主——好在我们把这两件事都看在眼里了。

 

(完)

来源:共识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