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肝斗士”益行去北京

“青春需要一场暴走,徒步呼吁消除乙肝歧视,呼吁药物降价。”雷闯说,通过查阅医学资料及发改委文件,他得知中国有近1亿人长期携带乙肝病毒,其中需用药的慢性乙肝患者有2000多万。每月药费从500元到上千元不等,且需长期用药,不能间断。“若能将这类药物纳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就能减轻乙肝患者的经济负担。”(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出品 摄影报道/tufei 编辑/刘静)

乙肝病毒携带者雷闯走在唐山的街头。2007年,他还在浙江大学上大二,因为哥哥遭受乙肝歧视被公司拒绝录用,开始关注乙肝问题。曾给523名院士,近2000所高校校长寄信,呼吁给乙肝携带者平等上学的机会。雷闯说“我不想在我毕业的时候找工作,受到障碍。”2009年,他成功办得中国乙肝健康第一证,从此中国1亿乙肝携带者可以当厨师了。

雷闯在街头拿出乙肝患者常备药阿德福韦酯片,向市民宣传乙肝药物医保现状。2009年,同为乙肝携带者的刘德华,面对中央台《今日说法》采访镜头说:“雷闯,你是我的偶像!我希望世界上有更多你这一种有勇气的人,希望为我们所有带菌(乙肝病毒)的朋友,给我们勇气,给我们一个希望,谢谢你!”

伏天里闷热的天气,让每个人都有些吃不消。辽宁绥中,雷闯在路上与志愿者分享土豆丝,以苦行的方式,乐观的心态前行。乙肝病毒的传播方式只有血液传播、性传播和母婴传播三种,因此大家完全可以和周围的乙肝朋友一起聚餐,一起出游,一起工作和学习。

雷闯在秦皇岛街头征集爱心签名宣传乙肝知识。走在街头,雷闯苦行僧的装扮吸引了路人的目光,一路上他也得到了很多热心市民的支持,大家用握手的方式倡议消除乙肝歧视。

“当你微笑的面对他的时候,他也微笑的面对你。当你像他求助,需要一些水的时候,他也会给你。只要我们是这种良性的沟通我觉得他们都会理解,会支持我们的。”徒步经过北戴河警务站,雷闯向警察要水喝的同时介绍自己徒步的目的。

雷闯说要把这封盖满邮戳的建议信递交到发改委、卫计委、人社部。一路上,雷闯募集到200余人的签名支持,并递出36封建议信。

雷闯年近六旬的父亲,也赶来陪走,前面的路,走起来更有力量。最后,在父亲及沿途志愿者的陪同下,抵达北京,向卫计委递交了乙肝药物降价的建议信,获得卫计委主任批示。益行去北京,徒步抵京并不意味着结束。一次暴走,也并不会立即带来改变。他们希望将暴走青春的经历,用图片展的方式,和更多人分享。

(据2014年9月21日腾讯公益)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