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收编”《炎黄春秋》凸显“真理部”的野心

炎黄春秋

《炎黄春秋》杂志将被迫改嫁,由国有单位即文化部下属的中国艺术研究院接管,此传闻已获证实。《炎黄春秋》创始人杜导正深表忧虑,认为“真理部”(中国民间对中共宣传系统的戏称——作者注)虽承诺人事及编辑方针不变,但这承诺靠不住,因已有《百年潮》杂志的覆辙在前:当年收编《百年潮》,“真理部”有同样承诺,但根本不兑现,以致杂志变脸,读者纷纷拂袖而去,《百年潮》今天仅剩四千订户,名存实亡。

《百年潮》杂志的故事确实令人惊醒,但我要补充一个更令人惊醒的故事,就是《南方周末》的故事。

2012年1月,南周新年献词事件高潮中,党内一位老人拖着病躯,给“真理部”最高主管写信,呼吁尊重民意,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该主管接信后去医院看望老人,信誓旦旦地说:您老放心,我们是爱护南周的,一定不会秋后算账。

但结局已是众所周知。曾街头演讲声援南周的郭飞雄、刘远东等公民,均遭构陷,至今身陷囹圄。南周核心人物则被以各种名目调离,以致南周品质今非昔比。民间对南周人有“恨不抗争死、留作今日羞”之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真理部”衮衮诸公显然不认为自己需要君子形象,报复迫不及待,所有承诺一风吹。今天,南周的牌子固然没摘下,所以他们不必承担关闭南周的道德压力;但他们种种折腾之下,南周事实上已奄奄一息,秋后算账的目的已经达到。而拿下南周,就等于拿下民间舆论场最重要的高地。相比当初“收编”《百年潮》,这无疑是更大成功。

这成功刺激了“真理部”的野心,《炎黄春秋》便被重新锁定——之所以说重新锁定,是因几年前“真理部”已经动过这心思,但被杜导正等党内老人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去年七月发动反宪政攻势后,“真理部”虽在话语层面遭民间反击溃不成军,但借助刀把子的淫威,强力整肃微博、清剿公知大V还是起了立竿见影的作用,在南周被攻克的同时,网络尤其社交媒体也很大程度上被稳控。《炎黄春秋》就成了民间舆论场最后的一个高地,一旦失守,“真理部”一统媒体江湖的中国梦,就基本实现了。

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国中之国的“真理部”更扶摇直上,更尾大不掉,其威力丝毫不亚于周永康时代的政法系。

所有朝着舆论一律的努力,“真理部”当然都要解释为政治正确,即保卫党、保卫政权的需要。但当下谁傻?谁会信他们这些解释?周永康扩张政法系不也都这么说么?但实际上,不都为了特殊利益么?这点上,“真理部”没有任何创造性,完全重复周永康的故事。其实南周不过因地处广东,更开放更新闻专业主义而已;《炎黄春秋》当然从不讳言宪政立场,去年反宪政高潮时,杜导正还借拜谒赵紫阳故居之机,呼吁民间反击。但对习近平宣称的改革路线,尤其对三中全会公报,他们竭诚拥护也是天下皆知。但“真理部”故意选择性忽略,故意无限上纲。他们需要拿这两大媒体当靶子、当敌人。毛泽东一直靠人为制造敌人来巩固其地位,没有敌人他一天都玩不下去,周永康和“真理部”都继承了毛的这个衣钵,不惜坏事做绝,激怒体制内外所有的人。

周永康主掌的政法系,实际已经黑社会化,不仅极大地危害社会,恣意侵犯人权和公民权,而且一定程度绑架了执政党和国家。物极必反,周永康终于得到了报应。但是真理部没有从中吸取任何教训,仍在重复周永康的覆辙,为了特殊利益而狂奔。

“真理部”的贪婪没有止境,这在业内人所共知。譬如,“真理部”很多禁令压根无关政治,而针对财经报道尤其上市公司报道,典型的狗咬耗子多管闲事。那么所为何来?原因其实简单:当不良企业即将曝光,却几百万上千万都不能摆平媒体时,往往“真理部”某官员一通私人电话,媒体就被摆平了。但出面摆平媒体的“真理部”官员会“无利起早”么?所以很多媒体起初还能抵挡不良企业的银弹攻势,后来就越来越心理不平衡:与其让你“真理部”坐收渔利,不如我近水楼台先得月。媒体跟“真理部”的堕落竞赛,也就愈演愈烈,媒体操守也就每况愈下。

最大规模也最隐性的腐败,是“真理部”大量参股、控股文化产业的龙头企业。政府部门不得经商办企业,早就是明文规定。但不属于政府序列的“真理部”,完全不受此限,肆无忌惮;不仅参股、控股企业,甚至大投入的主旋律影片,往往都有“真理部”的股份。实际是化国有为党产,再化党产为私产。这跟周永康借维稳之名攫取特殊利益,以致维稳经费超军费,也完全一个套路。

不仅是意识形态领域的腐败总推手,“真理部”更是法制溃败的总推手。据闻四中全会将以法治为主题。但法治能否落到实处,相信国人并没有足够信心,因阻力之大超乎想像。阻力最大的是两个系统,一个是政法系,一个就是“真理部”,前者已遭一定惩罚,后者却没有付出应有代价,迄今亦无任何收敛。“真理部”的实际运作,都以破坏法治为前提:其几乎所有指令,都没有也不需要法律依据;其几乎所有指令,都是黑箱操作,属于典型的特务政治;再从根子上说,“真理部”根本就没有法人地位,拥有无限权力的同时,没有任何法律责任,法律事实上无从约束。

罔顾法治且贪得无厌的“真理部”,不可能不跟周永康时代的政法系一样,也黑社会化了。在以反腐、法治为主题的时代,它的存在真是莫大讽刺。如果任其所向披靡,在攻克南周之后乘胜攻克《炎黄春秋》这最后的堡垒,那么接下来它会如履平川,膨胀为全能的利维坦,就不难借控制十三亿人的大脑,进而控制整个国家,这才是真正的黑暗时代。

以过去二十五年“真理部”对国民洗脑的成功尤其对青年洗脑的成功,这并非没有可能。所以,《炎黄春秋》一役没有退路,唯有抗争。

(据2014年9月21日BBC中文网。原文链接: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indepth/2014/09/140921_viewpoint_china_propoganda.shtml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笑蜀.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