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风云人物》专访:死磕律师迟夙生

迟夙生律师,出生于1956年4月,毕业于吉林大学法学院

1985年加入九三学社, 曾任九三学社齐齐哈尔市委委员、市委常委

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政协副主席,第九、第十届

第九届、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

黑龙江夙生律师事务所主任

执业30年来为数千名当事人提供过法律咨询与帮助,多次代理国内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如大北集团案、大庆联谊股票案、“齐二药”假药案等等。

社会兼职:

齐齐哈尔市工商联常委

齐齐哈尔市人大的立法顾问

 

本期法务之家的采访嘉宾是“死磕派”律师代表人物——迟夙生律师,提起迟夙生迟大姐,很多了解她的社会公众和律师同行都会竖起大拇指,她业务娴熟、精研法理、热心帮助弱势群众、敢于维护律师群体利益,被微博网友称为“中国律师的良心”。她号称“死磕派律师”,其实她所谓的死磕针对的只是那些玩弄法律的勾兑律师和肆意弄权、贪赃枉法的官吏以及不公正合理的待遇,这种死磕是对法律真正公平公正的一种执着追求。作为经常接触社会阴暗面的律师,能够坚守心中的信仰,为维护法律的公平正义而战,不随波逐流,不谋求个人私利,本身也称得上是一种义举。下面,我们就通过本次访谈更进一步地认识和了解迟夙生律师。

以下为迟夙生律师访谈内容:

法务之家:迟律师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法务之家的专访,作为行业知名律师、夙生律师事务所主任,同时您也是一位微博名人,有很多的粉丝,首先请您跟大家聊聊您当初是怎么从事律师这个职业的?

迟夙生律师:我来自于中国最北部的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是中国1979年恢复律师制度后进入律师队伍的第一批律师,至今做这个工作35年了。那一年中国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那时中国人刚刚经过了文化大革命,文革给人们带来的深切的痛使人们很乐于接受“依法治国、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这样的口号。同时,当时的执政者把一切过去的治国中的问题归于“由于我们国家没有法律”,于是人们很相信只要有了法律一切会好起来。那一年我23岁,开始进入律师的行列成为其中的一员,我并不是学习法律专业的,而是中国恢复高考制度后首批大学漏,我学习的是中师化学专业,也就是师范学校,因为当时中国的反右、十年文革已经把知识人才毁灭殆尽,初中急需教师,我们就是速成准备进入初中教化学课的。我们是77年高考,78年春季入学,79年毕业直接进入中学,恰逢中国要实施1979年颁布的《刑法》、《刑事诉讼法》,于是紧急抽调我们这届刚刚走到教师岗位的一些人进入法院,当时中国共有五十年代颁布的《婚姻法》、《宪法》等共计七部法律,进入1980年1月1日,按照当时的法律开庭又急需律师在辩护席上出现,经过系统法律知识培训的人还没有出校门,过去做过律师的都被整过心有余悸只愿意做法官不愿意做律师,在这样的特殊历史背景之下我这样的人成为了第一批工作在法院中的律师,在1980年3月份亮相到了法庭上成为中国恢复律师制度后的律师。

 

法务之家:按照您刚才所说,您刚开始做执业律师时,未进行过系统的法律学习和培训,专业程度并不高,那么您在当时是如何上法庭辩论又是如何弥补法律知识不足的呢?

迟夙生律师:今天的年轻人可能无法想象我这样没有法律教育背景的人可以做律师直接上法庭辩护,但这就是那时真实的情况,好在那时法律极少,我们大多是在法庭上讲理。法官也没有学习过法律专业的,我这样的水平和在大学里呆过一些时候的工、农兵学员属于文化层次高的,法官多是军转干部、领导干部的子弟,基本没有读过多少书。

工作中我懂得自己的严重不足,于是开始了边工作边疯狂学习。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之下我一直没有离开在我的家乡,无论幸福与痛苦,无论荣耀与失落一直在律师的一线执业,再没有离开过律师的战场。

 

法务之家:我们都知道您执业以来办过很多全国各地影响很大的案件,如果到一线城市去发展应该更利于您做业务,但是您一直在家乡齐齐哈尔执业并在那里开了律师事务所,请问您是如何考虑的呢?

迟夙生律师:虽然我也常常承办在中国各地有重大影响的案件,但是从来也没有考虑过离开家乡。我认为我出生的年代属于我们国家特殊的年代:我们生下来就挨饿。上学不上课,毕业就下乡,生孩子就让要一个。我的小学、中学同学、和我年龄相仿的邻居等许多都有下岗、失业的经历,直到现在他们中的很多人生活也是很清贫的。所以我并没有任何远大的目标,我的理想三十五年从来没有过改变,那就是脚踏实地扎扎实实认认真真为我们家乡的人提供法律服务,让公平正义的阳光照耀着每个家乡人,把我的家乡建设成法制家乡,善良得以表彰、丑恶得以惩罚、没有冤案、没有不公、人人生活在快乐与祥和之中。但是在我们的大环境之下其实要做到这样的事情很不容易,我曾经因为给一个被定贪污罪且市委要判他死刑的被告人郝连春竭力辩护,虽然保住了他的生命没有被执行死刑,但是我也受到了严厉的批评,也因此无缘加入中国共产党。但是除了这样被市委重视的案件外,普通的案件还是能够发挥律师的作用的,我也常为自己能发挥一点作用而欣然。

我现在工作的律师事务所是由于随着改革开放,我的家乡作为中国的老东北工业基地经济形势急剧恶化,传统的计划经济受到了冲击,我的家乡出现了税收大幅度减少,政府财政无法开出工资,动员砸烂铁饭碗下海,于是我在1994年3月辞去公职创办了以我的名字命名的黑龙江夙生律师事务所。

我在开办这个律师所时就决心一定免费给我们家乡的人咨询,到现在一直这么做,我只要有时间就在办公室里做这件事情,因为如果收费咨询就会有人不舍得花这一点点的钱而难以走进律师事务所,他们可能就会选择不是最佳的法律方法处理他们需要处理的问题。尽管我的理想不远大,但是我愿意自己走出一条这样的道路,而我们的国家每个省、每个市、每个县、每个乡镇都有了我这样的小律师,我们的国家就会有很大的变化,刚刚过去的春节我又是没有放一天的假,整个在律师所值班咨询很快乐。

 

法务之家:社会在不断进步和发展,我们的国家也在不断前行,法制和民主的进程也在不断推进,从您成为执业律师到您自己开所,后来成为全国人大代表再到成为一位知名刑辩律师,一路走来您对自己的执业生涯和律师这个行业也一定有很多感想和看法,在这个过程经手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案件,请您和我们分享一下。

迟夙生律师: 刚刚恢复律师制度时在中国做律师并不需要太多的法律知识,今天听起来很可笑,但是当时并不可笑,因为那时中国只有宪法、婚姻法、刑法、刑诉法等几部十分简单的法律,我背诵会了这七部法律就是最好的律师了,其余问题依靠在法庭上讲道德和伦理来解决。

我在做律师后的很长时间里都毫不怀疑的坚信依靠我们的努力一定会把中国建设成法治国家,我们曾经为了宣传法律制度的重要性,把所有可以公开审判的案件尽可能在大的场合开庭,甚至接通有线广播,也曾经到机关、工厂、学校等发旁听证请大家来看我们开庭。我则在拼命多开庭的同时尽量到大学、业余大学、各种培训班讲课努力希望使更多的人相信法律。

自从有了我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开始,我集中精力超负荷地承办以刑事案件为主的案件,除免费为所有到我们律师所来当面法律咨询的人服务,又发展到每周在广播台、电视台就具体的法律问题为咨询者解答,结果是地方政府和民众给了我信任,我曾经在做律师的同时兼做了两年我们城市中心区的政协副主席,还连续三届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在去年的换届中我不再是全国人大代表了,享受卸掉这个职务带来的快乐。在过去的那些年我并没有为了继续保留下做全国人大代表的资格而闭上嘴,而是尽力的呐喊了,包括为了防止艾滋病的传播而三次提议修改刑法,废除组织卖淫嫖娼罪,就是网络上评论的“卖淫嫖娼合法化”议案。

近几年网络的发展使我的视野改变了,也改变了我过去乐观的看法,特别是微博(@迟夙生律师)兴起后我看到的世界不再是我家乡的一点而是更为广阔,越来越艰难的刑事辩护引起了我对制度的思考。因此积极参与了一些著名的案件:

在薄熙来、王立军如日中天之时作为李庄一季案件的申诉阶段律师,在李庄本人不便去重庆之时,只身去重庆交涉李庄申诉的问题;

在北海律师团护法的最艰难时期赴北海声源北海律师团,到北海市人大、公安、检察、法院呼吁保障律师的合法权益,把北海案件真正的真相作了独立的调查并且提交到全国人大,对抗了过去公权力机关通过政法委系统汇报到最高层的假象,最终北海律师团获全胜,那五名被残酷刑讯后有3以杀人抛尸被起诉的无辜青年洗清了杀人罪名,四名因为刑事辩护被抓的律师也都无罪释放;

在贵阳小河法院闭着眼睛要把企业主黎庆洪、黎崇刚的资产全部抢走,以法律的名义抢劫的时候,北京的周泽律师为他们进行辩护而公权力机关构陷周泽时我亲自参与了辩护,四天五夜的连续战斗和与枉法的法庭抗争,当最后法庭为了完成拷贝起诉书的目的而强行驱除了三位男律师硬性推进程序的时候,我只能选择继续抗衡,被作为第四驱除法庭的律师气昏到了法庭上,这起案件才停下了脚步,结果是这起案件的第二号黑社会组织者被告人黎崇刚被宣告无罪,他的数亿元的财产被返回,以法律的名义之抢劫没有成功,这起案件共有八名被告人被当庭宣告无罪;

在吉林市船营法院又重演了对企业主王刚以打黑之名行抢劫之实的所谓审判时,我担任了所谓的黑社会案件主犯王刚的辩护工作,为了揭露法庭的丑恶,我在法庭不断的威胁之下借助于微博和网络的力量揭露真正的黑暗,迫使黑审停下了脚步,也教育了许许多多声称在商言商的企业主。一位刚刚毕业的法学硕士旁听此案件审理后在微博中写道,今天旁听于亚红法官审理案件,我哭了,哭了很久。学习了七年的法律,法庭上律师们坚持的就是我们学习的最基本的知识,而法官就是不按照法律办,怎么会是这样?这起案件也是法院为了拷贝判决书,强行将依法辩护的王兴律师掐脖子抬出法庭并不得进入,同时做被告人家属的工作,让家属解除和王兴律师辩护的委托,只要家属同意在他们法院给家属写好的起诉书上签字,就由他们的法院来审理退还辩护费案件保证退还王兴律师收取的辩护费,他们再给安排听话的律师,当然被已经看透了目的的家属断然拒绝。湖南长沙的律师杨金柱在微博上看到了这个情况,赶到了吉林声援并且加入了辩护行列,这个法院还不许家属聘请的杨金柱律师进入法庭行使辩护权,我努力的在多日的庭审中冒着被法庭大喊建议管理你的司行政法机关处罚你的威胁,强力抗争,致使杨金柱律师走上了辩护席,王兴律师也重返了辩护席,该案件的目前宣判结果是全案件十六名被告人全部取消了黑社会的指控,几个亿的资产全部退还,对于我辩护的主犯王刚的十五个罪名的去掉了主要的七个,两名被告人当庭宣告无罪,最重要的是打破了既往押了多长时间判多长时间的惯例,多名押了两年半的被告人最终被判了一年。二审中我们又在继续揭露此案件反映出来的司法黑暗,吉林市的二审法院又大幅度改判了一审的判决,最后只有两人被继续羁押,其余全都获得了自由,这是中国自有打黑案件以来律师们辩护最有效的一个判例。

 

法务之家:近几年法律界流行一个词叫“死磕派”,这个群体里有很多知名律师,而且您本人就被誉为死磕派律师之代表,一些人对死磕派持支持态度但也有很多人不理解,关于“死磕派”您是如何解读的?

迟夙生律师: “死磕派”这一律师派别,在国外从没有听说过,在中国历史上也闻所未闻,它是当代中国社会背景下的“特殊”产物。记得在我们死磕小河案件的时候,我们坐在法庭上如同在战场一般,我们律师的辩护席被警察们包围着,法庭想要完成政法委给付的审判任务,法庭根本没有想要审理案件,他们就是要走完程序判决书拷贝起诉书完成任务,我在那个法庭上感到无比的屈辱,他们在强奸法律,还企图让我们做强奸的帮助犯。我们分明看到“他们在说假话;我们知道他们在说假话;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说假话;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说假话。”于是我们奋起抗争,使小河案件留在了中国的法制史上。在小河案件的最艰难时期,在我们参战律师研究案件时,案件参与律师杨学林要求我再想想办法,其实我已经没有办法了,我就顺口说了一句我们东北话:“只有死磕了”,后来“死磕律师”成了中国一个新流派律师的名称,“死磕”也成了其他行业的流行词。有微博网友在微博中总结关于“死磕律师”该词是迟夙生律师首创,表达了中国律师依法办案,却屡屡遭遇非法却不受制约的公检法的阻挠和迫害的特色司法环境下,依法护法,甚至舍身护法的特色景观!

后来死磕律师的队伍在壮大之中,中国古代文人往往具有悲天悯人、匡扶正义的士大夫精神和君子的情怀,在中国当代社会,遇到不平事,人们看到更多的法律人敢于站出来较真儿、死磕了。这是因为律师是自谋生计者,其收入和地位,依靠政府较少,而这种精神也在向其他行业扩散,在一次次死磕的撞击之中中国的法制建设在缓慢前行。

 

后记: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迟夙生律师如今已年近花甲,仍坚持用满腔热情和昂扬斗志为民主与法制进程振臂疾呼,这呼声可能力量还很微弱,这呼声也许有时不被理解,这呼声却是实实在在地为追求法律的公平和正义而呼喊,正是这样一批执着的法律人,在坚持不懈守卫着他们心中的信仰。最后,借用著名法学家江平《律师兴则国家兴》一文中的话作为本次访谈的结束语,“律师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真是又熟悉又陌生的名称,五十年内一半熟悉,一半陌生。在建国五十年中一个职业遭到历史这样截然不同的评价,律师可以说是最有代表性的。但是,不论历史如何不公正地对待律师,律师毕竟对共和国起到了它应起的作用。律师中也毕竟有一些杰出的人物,需要历史把他们记载下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