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珏帆:中秋传音——致狱中的未婚夫张宝成

宝成,此时此刻,中秋节已然来临,彩灯在闪烁、鲜花正热卖、月饼在流动、处处都是天涯共此时的音乐,人们在团聚着,城市中荡漾着“团圆”和“幸福”,而对于我,这已经是第二个孤独思念你的中秋节。

宝成,我不知道你此时在做什么,是否在想念老父亲?是否在思念女儿?是否在挂念我? 宝成,17个月了,这漫长的日日夜夜,我不断的告诫自己:要坚强、要坚强、要坚强! 工作的波波折折、身体的病痛缠绵、家务的繁琐劳累、老人的生活、孩子的成长、里里外外的大事小事,无不让我身心俱瘁。从电脑被抄走,工作方面就跌宕起伏、不得消停,这期间,我的养父去世了,我却没能赶回去;万里之外的女儿,婚事已经确定,没有给与她更多扶助的我,开始为她的嫁妆发愁了;咱爸这面,愈来愈发糊涂了,有时,甚至不可理喻,我也只能愈来愈担心他老人家而自我郁闷了(我曾和小宝说,我抑郁了);小宝上初中三年级了,这就要中考了;家里的很多设施都坏了,我也不会摆弄……。

“女人,你不要低头,桂冠会掉落;女人,你不要哭泣,没人会替你”,我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白天,我挺直腰脊,昂着我高贵的头颅,笑容满面的穿梭在这个匆忙的世界;回到家,我同样要笑对咱83岁的老爸和13岁的女儿;入夜,我还是不敢哭泣,我怕清晨的曙光中,人们会看到我红肿的眼睛。 宝成,这17个月中,今天是我第四次泪雨滂沱,我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思念和哀伤——我们同在一个城市,却不能相见;我们咫尺却如天涯。

宝成,这么久了,病痛我忍着,劳累我忍着,对你的诋毁我忍着,工作中的屈辱我忍着,亲朋的疏远我忍着,国宝的压力我忍着……。 宝成,我过去真的不知道我这么能忍、这么能承受,有时候我甚至很崇拜我自己了。但是,我终归是一副血肉之躯,我终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半百女人,我拼尽全力,毕竟是超负荷的,我真的很累很累、很苦很苦。 你不在我身边,没有人为我分担辛劳,没有人为我指点迷津,更没有人为我逗乐打趣。 宝成,我想念你,我需要你坚强的臂膀,让我也更安全更坚强;我渴望你温情的爱恋,让我也更加温情柔美。

几天前,狱警给我来电话,说你“态度强硬”、“没有悔改之意”,所以,不能安排咱俩见面。这可能也在你的预料之内吧?我曾经多次想象,家属探视时,我和你说些什么话,和你商量些什么事,我甚至幻想,能隔着玻璃,轻轻触一下你的手指尖,感受你生命的搏动,也算是我今年中秋最快乐的事,看来都没有希望了……。 好吧,那就继续着你我的思念之苦吧,这注定是你我需要承受的,我相信,我们的付出是有价值的。
宝成,在我心中,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正直的男人,一个热血男人。你就是那座高山,你就是那片瀚海。
宝成,为你守候,我自豪!让这封没有发出去的家信,见证我的爱!
祝你中秋节快乐!吻你!

爱你的未婚妻:帆
2014.09.07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