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瑛律师:“贵阳便衣,还我手机!”

贵阳“小河案”二周年纪念暨刑事辩护和冤案申诉经验交流研讨会,不断遭到贵阳便衣警察干扰,乃至被诬化成“律师传销”。冤案研讨,到底触碰了谁的神经?

1、会议召开前夜到达贵阳,却被告知会议场所因警方干预已五次被迫改变,尤其是第五次,会议室水管突然因压力过大爆裂,水漫金山。冤案研讨,果然感天动地!

2、30日,原定会议召开时间,律师们决定结伴游览黔灵公园。一路美景、心旷神怡、贵阳古城、名不虚传。湖中一平台游人稀少,甚为宽阔,律师们纷纷落座,休息,合影留念。

3、突然,数十路人结伴而至,平头、挎包、操贵阳本地话,却仿若初至黔灵公园,不停的走动穿插,“兴奋”的指点山水,却都在胸前平举手机,摄像头朝外,不拍风景只拍律师。

4、也许是觉场面不够火候,又有两名“路人”女士自称游客,在数名便衣的护卫下驾临平台,一绿衣女人表现出对律师尤其是陈泰和教授极大的热情,搭讪、拍照、摄影,令人“心思遐迩”!谁知,两女士翻脸比翻书快,造谣称“平台上有人搞传销,光天化日之下强拉小女子入会,小女子不从,险被殴打”云云,其义正言辞或可怜兮兮状,竟然感动一老者,跃跃欲试要“英雄救美”,殴打律师。其状其心,令人作呕。

5、一时间,两女搅起千堆粪,路人甲乙丙丁,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围殴刘凯、张锦宏、葛永喜、李和平等律师,混乱之中,刘凯律师被迫跳湖,为法制湿身;葛永喜律师衬衫被撕成布条,上身赤裸,为法制裸奔。贵阳便衣,还能更流氓吗?

为记录这耻辱的时刻,我忍无可忍举起了手机。“啪”,手机落地,几个身影扑过来,有用脚猛踩手机的,有推搡击打我身体的,“谁让你拍,你敢拍,砍死你”。我可怜的手机,被流氓便衣踩踏过后,无影无踪。

这是今年以来,我被警方毁损的第三台手机,我不愿继续承担这违法的损失,立马报警,要求贵阳警方赔偿手机。接警女接到报警后,处事不惊的回复“你是在湖南,还是贵阳,贵阳警方不可能砸手机打人”,随即挂断电话。

无奈之下,只得咬咬牙,重新购置手机一台,并返回黔灵公园搜寻破手机遗骸,终无果。

在贵阳遗失的这台手机,记录了我在郑州、在衡阳、在武汉的美好时光,记录了中国法制前沿很多重要的场景,现实意义巨大,未来价值无限!贵阳便衣,还我手机!!

蔡瑛律师 9月2日于长沙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