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泰和:拿刀来,贵阳记

《小河案两周年暨冤案申诉研讨会》8月30日预计在贵阳召开,会务人员先后签订五个场租合同,被警察威吓出租方搅黄;最后一个场地,水管离奇爆裂,水漫金山地毯,又不能使用;约莫200人的便衣警察、30辆警车,全天候跟踪所有与会人员,三餐、逛街、购物、买药、浴足24小时护卫;住宿也不得安生,查房、窃查行李、律师们不得不以某某亲友会为暗号Check-in,逼迫旅店谎称满客拒绝晚到的律师入住;假扮服务员谎称要下雨检查窗户关严、空调漏水进房窥探;旅店大堂、楼道密布便衣;贵阳司法局恐吓律师不得参会;将律师们逼到黔灵山公园的一个池塘的观景台上露天开会;要求公园茶座谎称装修拒绝律师开会;之后更是明目张胆以接到举报为由要求开会的律师全体到警局接受调查;开会现场、远端制服警察、便衣密布穿插,如临大敌;在最后黔驴技穷之际,装扮流氓殴打律师、抓捕律师、逼迫律师纵身从3米高台跳入水中逃生、扬言拿刀砍死律师……
但这一切都无济于事,律师们处乱不惊和平开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非常出彩地,史无前例地开完了一次爽爽的贵阳爽爽的律师会。毋庸赘言,律师会议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从自媒体的关注度,70个律师的微博贴,估计阅读量高达上亿次,自此几乎无人不知贵阳律师案,无人不晓小河案。贵阳警方是彻底失败,刘凯律师宛如美国大片超级特工那惊世骇俗的纵身一跳让几个矮矬便衣望律师兴叹弗如;黄佳德被抓8小时候在全体律师坚守警局门外的压力下乖乖释放……这一切凸显的是警察的无能,滥用警力,浪费公孥……不唯如是,还道德败坏,毫无底线,节操尽碎,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为了破坏开会,他们制造谎言,派出各色人种,老人、女人、青年造谣律师们在开传销会。还有警察更是将律师开会与恐怖主义分子相提并论。而所有这些谎言,小儿科的伎俩,都如螳臂当车,阻止不了律师们正义的聚会,地方公权力是完败不剩底裤。
而这一切,是中央高层的意志吗?
显然不是。中央高层搅黄律师集会的目的何在?中国立法高层不是鼓励律师每年学习进步吗?我看不出北京方面对贵阳律师开研讨会有任何忌惮,甚至压根儿就不知道。这么屁大的事情,根本入不了中央的法眼。相反,死嗑律师们活跃在各个地方帮助昭雪冤假错案,对于中央高层来说,是对和平社会的有力促进,对腐败官员的有效打击,何不乐见其成?最近福建高院的念斌案就是典型,无论中央媒体还是最高法都褒赞有嘉,连《环球时报》都转向认同死嗑律师死嗑法律。但既然如此,地方政府为何竟然如此光天化日之下迫害凶行恶向律师呢?显然,他们跟中央完全不一致。贵阳警方出动的警力阻挠830律师研讨会,其规模近乎镇压一场真正的恐怖主义暴恐。而如果真的是暴恐事件,中央早就知道了。
这件事情只能这么总结:中央集权的方式统治社会有着一个巨大的弊端,那就是地方诸侯尽管在中央集权的控制下,但是他们仍然能够违背中央、躲着中央干与中央政治上完全不一致,甚至是颠覆中央的坏事。可以试着放大830事件,如果两百年前没有自媒体,地方诸侯擅自镇压草根民众开会,因为没有来自自媒体的舆论披露,地方政府于是为所欲为,血杀屠戮合法聚会的民众。对等地,民众不会坐以待毙,于是与地方诸侯对杀开来,于是风起云涌揭竿而起,这就是古代官逼民反的典型机理。多亏自媒体时代,地方诸侯不敢肆意妄为,尽管他们已经露出凶相要“拿刀来”,但21世纪的信息时代,他们的刀仅仅停留在恐吓上。而一句“拿刀来”,其实恐吓的不是草根民众,而是真正的致命危险,危险的是整个国家的中央统治。因为地方诸侯的无知脑残、自私自利,因为对威胁自己官位的民众穷凶极恶的打压,他们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地方服从中央,反而是走到了对立面,让一个已经溃烂的蚁穴更加溃烂乃至于危害到整个貌似金汤稳固的阻拦大川之大坝。
结论是,中央集权有着这样固有的弊端,希望中国高层能够对症下药地改善之。不要因为底下诸侯的无知,甚至是一个最爪牙地位的恶吏的一句“拿刀来倾翻了整个大厦。笔者提出的解决之道是,让民众有一个与中央直接沟通互动的渠道,这包括媒体不再垄断于官媒,情报必须逐级上报等都应该放开,让媒体信息通达、情报畅达。否则一个入不了法眼的地方滥权,一个更入不了法眼的“拿刀来”就是让大厦崩倾的引线。
不信?你看看这一出剧情在过去的二十四中央集权史中哪史不是似曾相识?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