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玮平 :贵阳黔灵山开会记

原编者按:本文是今天在贵阳参加“小河案两周年暨冤案申诉”研讨会的西安常玮平律师会后专门给“公民西安”发来的专稿,用平实的文字比较详细地纪述了这次研讨会前后遭遇的种种波折和今天贵阳黔灵山公园的湖面小亭处开会时受到便衣警察和一些不明身份人员无端骚扰的全过程。据悉,除常玮平律师外,西安还有刘志强律师、段万金律师也参加了今天这会议。

忙完湘西的一个案子,直奔贵阳,周末,这里将召开“小河案两周年暨冤案申诉”研讨会。小河案,被告人黎庆红“被打黑”,在发回重审一审时,40多个被告人,80多个律师,开了一个多月的庭,可谓律师“死磕”的巅峰,更是全国闻名的标志性法律事件,很多人藉此,完成训练,完成启蒙。

也许是因为我是坐火车来的,同行人少,而且是提前一天的早六点到,来的早,入住酒店时,还没有“尾巴”。会务方说,打个车绕几圈再去酒店。他们的谨慎非故作神秘,也非杞人忧天。在此之前,他们租赁的四个会议场所,相继都毁约,而之前一天晚上,一位律师还被查房。

白天基本无事,在爽爽的贵阳逛了逛,吃牛肉粉、酸汤鱼。不时有刚到的参会律师发一张一直在大堂里值守的“朋友”的照片。但直到第二天吃早餐,我们才知道具体在哪儿开会。

原来,会务方租赁的第五个会议场所水管突然因压力过大爆裂,“遵照”当地司法机关建议,去贵阳市有名的黔灵山公园“旅游”。压力,无处不在的压力,大家都感受到了,没想到首先垮掉的,竟然是根水管。这戏剧化的变故让会务方愤怒和疑惑,还派人去看了现场,竟真是水漫金山。正如青石律师说,这次力度很大,不惜血本,务求逼真。

赶到公园开会的律师们

大家各自乘车赶去黔灵山公园,当然,这也不可能是秘密。一路上,我们走到哪儿就跟到哪儿的“尾巴”,勤勉的提供着在和平年代并不多见但有越来越平民化趋势的盯梢服务。进去公园往里走,很快,在麒麟洞前黔灵湖畔,一个伸入湖中5*7见方、四周有水泥长凳的水泥平台上,大家坐了下来。差不多50名律师,不得不,但也算是天注定似的,要在这个钟灵毓秀的山水之间,开一个事后看来其意义和效果完全不输于在室内未被干扰情况下的律师界盛会。正如杨学林律师所言,这些律师,是过去一段时间去过建三江,参加过焦作案、郑州案、吴昌龙案、小河案的律界风云人物,颇有代表性,不算过誉之语。

首先,由各位天南海北的同仁自报家门。很简短,但还没进行完一轮的时候,警察来了。从“暗处”走到“明处”而已,其实,我们这些人,谁也没期待他们会缺席。警察自称接到群众举报,有人聚集,要调查。看来,“群众”永远不明真相,而且其神秘程度,已不输“有关部门”。当然,律师是讲法的:我们请他们先出示证件。不巧,警官证竟然忘到家了。又要查身份证,律师又借机给人民警察普及了《身份证法》和《警察法》的基本知识:“警察不得随意查身份证。”

到这个时,最忠诚的警察和最死磕的律师还是在法律基础上进行尚算友好的沟通。除了警察,还需要特别注意的,有路人甲乙丙丁等约几十人。他们的共同特点是,短平头,休闲装,挎包。有的自称是游客,有的则说自己是学生。有的在大声打电话,有的在律师站起来的时候,迅速坐在石凳子上占座,一言不发,有的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听说这里在“搞传销”,并积极的向围观的人宣传。但基本上,这些人的手机摄像头都是开着的。他们装扮的实在太逼真,以我们这些律师的智商,当然完全发现不了他们就是便衣呀。

据迟夙生律师说,这是一些前来为研讨会服务的人

这个时候,大家基本上都觉得,最糟糕的结果,大概是毁了这个会议。而后面的事就马上要狠狠的刷新底线了,或者说,公权力,就是没底线的代名词。

已过十一点,太阳直射,有些律师要离开平台去躲阴凉、上厕所,但被便衣围着,不让走。这些律师一旦强行要离开,马上就传来喊叫声,响徹山谷。便衣已经开始打人!!!长沙刘凯律师被他们围殴后抬走,还挡着不让后续赶去的律师近前,可能准备找车拉走,谁去就打谁。但这些律师岂是软骨头?他们很多就做过警察甚至警察局长,纷纷奋勇上前理论,要他们放人并报警。这些匪类一看这些律师不怕打,架着刘凯律师就要走。想跑,怎么可能?!多名律师一边一路奔跑截到他们前面,一边喊着绑架了!行近百步,刘凯律师趁机挣脱,纵身跳入黔灵湖!便衣一看,慌了,撒腿就跑。律师一路追赶。部分便衣逃脱跑了,部分被律师围住,但既使是如此冲突,律师也只是打电话报警,并未还击。倒是被抓住的便衣做困兽斗,打电话声言叫人带刀来。演的真像!

葛永喜律师的衣服被撕成布条

还好,黔灵湖水深不及腰,刘律师涉水重返平台,但他那纵身一跃,将永远载入中国法治进程史!事后统计,伍雷律师助理黄佳德实习律师被带走,刘凯、葛永喜、张锦宏、李和平律师被打伤。葛律师上身衬衫被撕为布条。黄佳德、蔡瑛律师手机被摔毁。

期间,大多数律师被限制在平台,无法走脱无法援手,后来,知道佳德被抓走,警方同意律师走了,律师却不愿走了。律师提出严正要求:严惩凶手,放黄佳德!并开始绝食抗议!

念斌案辩护人张燕生律师(左起第二人)收到了来自福建友人送来的花

午餐时间,穿警服的开始撤退,只留下几名便衣。下午,烈日下,有些热,但大家的兴致高涨,继续开会!这个从一宣布召开就连个会议场所都无法确定的会议,经过抗争,整个一下午,除了一两便衣拍了视频,会议进行得热烈有力!与会各位就有效刑事辩护和冤案申诉经验进行了交流。念斌案辩护人张燕生收到了福建友人送来的鲜花,她决定转赠给了本次会议的会务方。中国法学会郭道晖教授发来贺信:为民申冤,为平反冤案多做贡献,并祝会议圆满召开。是啊,不作死,不圆满。贵阳警方本该尽地主之谊,如此一来,在全世界面前丢了脸,何苦来哉?

中国法学会郭道晖教授为本次会议发来贺信

下午六点半,本次会议圆满结束。鉴于警方还没有还佳德自由,参会律师决定集体去找警方交涉,并选定了三名代表。七点半,黄佳德重获自由,喜极而泣。张律师送的那束花,又到了他手里。真是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或许,猪一样的手下还觉得挺好玩的,跟踪,装逼,打人。但幕后的大脑壳,怕是气的吹胡子瞪眼。完全失控了!

中国公民行走在中国的土地上,不是你一省一市的督都能限制,打不死也吓不怕。希望黎庆红的冤案早日平雪,而小河案的研讨会,怕是要年年岁岁开下去。贵阳,你最终将见证法律的胜利!

(据2014年8月30日微信公号“公民西安”)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