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斌家书:含泪播种的,必含笑收割

爸,我回来了。

我还以为只能在另一个世界,向您诉说我的委屈,和我的牵挂。但是,感谢主,我又回到了尘世。今天,我见到了日夜思念的智轩和魏云,还有哥哥姐姐们。智轩长高了,懂事了,他从四岁的孩童,长成了十二岁的少年。可是,妈妈呢?我还以为可以在她面前尽几年孝,但她怎么也走了呢?!我只能抚摸到她的遗像。冰冷。疼痛。就差七个月!

八年来,一个正常生活的人,一个无病无痛的人,却突然,被捆绑在,死亡的边缘。我们念家,只是海岛平潭一个平凡的家庭。谁会想到,这样的家庭,会遭此大劫?但,这一切,发生了。

这八年来,我见到次数最多的亲人,是张燕生律师。您一定知道,她每次来见我,都在安慰我,鼓励我,叫我坚持,让我相信。

通过她,我知道,有那么多我不认识的亲人,在为您的儿子,为这个几近崩溃的家,在奔走,在呼吁,在坚持。他们的信心,比我还足,使我,不忍放弃。

公孙雪律师,斯伟江律师,李肖林律师,张磊律师,张继宗老师,潘冠民老师,汪聪慧老师,何颂跃老师,宋朝锦老师,肖宏展老师,胡志强老师,王鹏老师,莫景权先生,王友诚先生,张耀良律师,还有念斌案律师团的律师们,以及各位网友,各位亲友,我回来了。是你们,给我信心,给这个家信心,使我们没有放弃。

八年来,特别是在戴着手铐脚镣的六年多时间里,我前一秒希望,后一秒绝望。每次,听到管教打开铁门的声音,我都想:回家的时候到了。要不到您的身边;要不,就回到您的孙儿和儿媳妇身边,回到哥哥姐姐身边。您知道您儿子内心的悲苦和委屈,知道我心里的希望和绝望。

八年来,因为有这么多人,渐渐认识到这个案子的荒谬,在无私相助,在奔走相告。因为他们的热心和付出,我们一家的这番磨难,作为牺牲的祭献,对社会,或许还有些价值。您也一定知道,因为他们,您儿子的内心,感受到的温暖。

您的儿子能从鬼门关上,回到在世亲人的身边,我们念家,要感谢的人太多,我真不知如何才能全部罗列。

现在,我感到很幸运,我们念家很幸运。建兰姐,这漫长的八年,你的付出,终获回报。

爸,您在那边,也告诉一下孝龙哥哥,孝强哥哥,还有刚跟您相聚的妈妈,您的儿子念斌,是清白的,那件事不是我干的。世俗的律法,虽然不能取代天上的律法,但世俗是要伴随我们念家一生一世的。我们念家,是清白的!

“含泪播种的,必含笑收割”。

感谢你们!

感谢您,阿爸父!

阿肋路亚。

2 014年8月22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文献. 收藏 永久链接.

1 则回复 念斌家书:含泪播种的,必含笑收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