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北仑码头集卡司机罢工 因运价8年未涨

8月18日,浙江省宁波市,因8年未涨运价,北仑码头车队数百集卡司机发起罢工,要求涨运价。至19日,宁波60%的集卡加入,罢工车辆增至数千,北仑各堆场入口被堵,主要进港道路被铺上铁钉,多辆未参加罢工的车辆被砸,提箱作业全面瘫痪,大批警察戒备。

微博图片中可见罢工司机采取的策略

@Billy徐佳宾:这些都是挂靠车,车队跟货代8月5号就开始涨价了,车队不给挂靠车涨价。我是货代啊,哪个货代说不给车队涨价,都是车老板的借口,这种都是挂靠车。车老板每次都收待时费,从来不给挂靠车司机的。(金光闪闪的大小姐mm:回复是货代不给车队涨价啊!!车队现在都不接单了 。明明是货代问题,车队都在亏欠,谁愿意做噢)

@Jason_Ningbo:今天宁波的集装箱车队开始罢工了,请求涨运费,在恶性竞争的环境影响下,已无利润可言,为降低成本,车况不如人意,司机疲劳驾驶,事故频发。还有压在集装箱卡车上的林林总总的罚款,税费,收费!油价节节攀升,罢工是现实所迫!


以下为《钱江晚报》报道:【运价8年未涨 北仑部分集装箱车主罢工】

(记者 王健)宁波是港口城市,每天来来往往的集装箱车是这个城市的标签。

昨天一大早,包括东方论坛在内的宁波本地多家论坛上,一则帖子爆料惊人。

网帖称,宁波北仑集装箱车队集体打罢工,要求涨运价。随后,还附有多张照片,一群人打着横幅,要求涨运价。很快就有人跟帖称,自己到港的集装箱货柜,也因此耽误。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参与“罢工”的集装箱车队,只是少数车队。的确是为了调整运价,少数集装箱进出港因此受影响。

律师称,目前国内客运价格,靠政府定价,而货运价格由市场调节。车队要求涨运价,可通过合理合法的渠道去沟通、争取,采取罢工的方式,的确有点过激了。

  集装箱车主——8年了,运价却一直没有变过

35岁的田中永,参与了这次罢工。他有3辆集装箱货车,全都挂靠在宁波一家物流公司。2006年起,田中永就在宁波跑货运,主要跑北仑港到义乌这条线

田中永说,他开始跑车时就一直是这个运价,而今,相关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为了省钱,他的3台车,只请了2个司机,自己也兼职做司机。

他给钱江晚报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一辆车跑趟义乌,他拿到2250元。付给司机的,加上燃油费、过路费,一趟下来大概要1850元。还剩下400元左右,扣除车辆保险、维修等费用,属于自己的所剩无几。

田中永说,现在生意不好做,每个月最多只拉20个货柜,平均每辆车能赚五六千元。遇到货柜少,没生意的时候,他还要亏本养车,养司机。

“上一次,宁波给出集装箱运输指导性运价,还是在8年前。至今,运价就一直没有涨过。”

田中永说,8年前,每升柴油只要4元多,而今涨到7.2元以上,而且司机的工资也再涨,可是运价一直没涨,车主赚到手上的,实在太少。

 

  行业协会——822日起,运价普遍提升12%

像田中永这样的车主,昨天一共聚集了100多人。

昨天下午1点多,钱江晚报记者赶到北仑时,和田中永一起参与罢工的人们,已经散去。下午2点,一场有行业协会负责人参与的“集卡车联谊会”,在北仑老板娘大酒店举行。田中永他们,也被请到了联谊会现场。宁波市交通运输协会集装箱运输分会(以下简称“协会”)的多名负责人,也赶来了。

协会常务副秘书长林晓锋表示,宁波的货运定价,由市场决定。作为行业协会,只能是给出指导性定价,作为参考。实际操作的价格,还得由货运企业和货代公司最终协商。

的确,从2005年宁波公路运输集装箱运输事实指导价以来,存在油运联动机制反映不充分,集卡车车辆结构调整,劳动力费用上涨,导致运输成本增加,集装箱货运涨运价,势在必行。

林晓锋说,在今年7月,协会多次开会协商,并向宁波市交通运输协会做了汇报,决定对8年来的指导性运价进行更新调整、规范。新的指导性运价中,较过去的运价,上涨了12%。本来,在8月22日,新的指导性运价,就要在宁波范围内统一实施的。

可是,还未完全公布,就出了这件事。

昨天下午,协会多名负责人也向现场的集装箱车主进行了说明。

 

  影响——部分集装箱货柜进出港受影响

目前,宁波集装箱货运企业有500多家,一共有12000多辆集装箱货车。

知情人士称,参与这次罢工的货运企业是一些小企业、小车队,还有很多是个体车主挂靠的车队,大约有200多辆货车。和大的货运企业相比,这些企业缺乏市场议价的能力。

眼下,每周五、周六是进出货的高峰期,平时的货并不多。昨天,这200多辆集装箱货车停运,对北仑港的进出港货物,影响并不大。

一位货代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要说影响,对于普通的货物出口,也就影响三四个航次而己。该出的货,还是会出的,只不过推迟几天。但要是对于一些赶着船期,交付时间紧的货物,那就麻烦了。“我的一个朋友的货比较急,因为没有车子拉货,已经准备改道上海港,这就增加了不少运输成本。”

昨天下午,宁波凡心律师事务所的智海忠律师,受部分集装箱车主的邀请,也赶到现场来做法律顾问。

智律师说,他来之前,并不知道车主罢工一事,这样做明显过激了。如果他在场,他不赞同这么做。货运定价,主要还是由市场决定的。最终的价格,还得根据市场行情,和货代公司或货主协商决定。

(新生代综合编辑以及摘自《钱江晚报》)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