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我们应该怎样对待不同言论

我一直说,言论是一种市场——当然即便不是市场,也不应该封堵别人的嘴巴与大脑,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基本标识——应该真正平等、公平、公开竞争,这便是言论为什么一定要自由,不能受禁的基本逻辑,是我们一定要获得自由的不可移易的础石。有自由言论才有真正的思想,才有真正的创作,才有真正的学问,一个民族所出版之书籍才鲜活有生命力,人才可能成为真正的人。我们几千年来的专制制度,害我们实深,从文风到思维模式,再到思考力度,都有既深且巨的创伤。

我一直说过,世界上存在不同言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马克思说过,你不能要求玫瑰只开出一种芳香。罗素说过,参差多态是人类幸福之源。我们生活在一个丰富多彩的大千世界,而大千世界都是由不同物种组成的,不能因为某物种看上去无用,便会受到特别的钳制。也就是说,言论不管其有用与无用,有害与无害,有质量与无质量,是否谣言,都应该让其出笼止住谣言和有害的言论,不是去封堵,而是让所有言论都有充分表达的机会,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动物,他自然会有所选择,因此谣言或者有害言论自然没有市场,没有市场便不会再有人去贩卖。换言之,在言论自由这一点上,不应该有附加条件,这是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得以傲立于世,并且于世界有所发明之处的根本原因。但不幸的是,我们所居之中国,不仅当轴者有意阻挠不同言论,封锁不同信息,先入为主地认为我们只适合听哪种言论,而不适合听哪种言论。这种不把我们当作一个自由民的言论清洗、信息阻隔,是对我们智商的侮辱,是对我们天赋人权的侵犯。有人会说,有些人因智商不高、受教育程度低,不配获得相应的尊重,此实在是大谬不然。我们之所以了不起,在于我们对弱势者的一惯扶助,而不是用种种藉口将其抛弃。我们不能因为他们说得不美,说得不深刻,说的全是废话,说得甚至没有道理,而阻止其言论之出笼。若是如此,我们人类不仅丧失一点仅有的悲悯态度,而且丧失了真正的人性,人将成为非人。但遗憾的是,在我们这个国家,非人的力量是如此强大,真让人浩叹再四。

其实关于如何对待不同言论,我早已在敝博上有所言说,只不过来敝博的读者,有先来后到,他们不可完全读毕敝博,所以我不惮重复再次说一下。我简要地说一下我们应该如何对待不同言论,以此欢迎对我博客的批评,以及对本人诸方面的指陈。以此欢迎“喜欢丘吉尔”兄的到来,因为他促使我思考一些问题,并对自己所作所为更加严谨整饬。

一:世界没有“反动言论”。在我眼中,只有异见,没有意识形态的“反动”,更没有四九年中共所说的“反动言论”。因为没有什么言论,不经检验就获得免受质疑的豁免权。那种把自己标榜得“伟大、光荣、正确”,实属狂妄而不智。同时,也是对其它言论的一种扼杀,对他人批评权利的一种挑战。

二:没有任何一种言论有免受批评的权利。批评与言说,是人的基本权利,对同一件事情,对同一篇文章,对同一个人,有不同的言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没有才会让人感到不正常。直言之,哪怕是胡锦涛的讲话,也应该允许受到质疑。那种我们只有接受,而不能质疑的时代,应该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三:人人皆有说“不”的权利。说不的权利,不能因为受教育程度、金钱、种族等因素之制约,哪怕他是个弱智,哪怕他是个剥夺一些权利的犯人。说得更直白一点,凡是能开口的人(不能开口者,可以手语,可以笔谈,一样应受尊重),我们都不能堵他的嘴吧,凡是能写者,我们就不能封他的笔。

四:人人都应该受到质疑,没有例外。李零用“丧家狗”来命名其讲《论语》的书,便把有些人对孔子的“尊崇”给惹火了,其实孔子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应该充分而完全的研究,应该从各方面来言说,让他的丰富性、多面性完全地展示出来。他有天下的大善,我们固然要表扬,但有微恶,我们不能替其包庇,正所谓一眚不能掩大德。但一眚始终是存在的,不能为其抹去。我们想说一个人好,便想万美归于一身,要说一个人坏,便说他十恶不赦,其实这是对我们智伤的侮辱。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那是对神的僭越。

五:不要动不动给人分类,更不能因为他是某一类人而像配给制一样限制其言论自由。给人分类,说他左,说我右;说他是资产阶级,我是无产阶级,其实是自划牢笼。那种动辄把别人看成坏人,看成敌人的人,其实自己也活得不轻松,自己也受到伤害。比如共产党几十年的统治,不只是伤害了我们普通老百姓,也伤害了他们自己。有人会说,共产党有何伤害可言?他们到处作恶,无处不横行,会受到什么伤害吗?我说,有的。他们知道自己的政权不合法(几十年来了都有政治合法性的焦虑,想从此剥夺普通人的权利,不然不会戴“伟大、光荣、正确”这样狂妄而愚蠢的道德安全帽),所以他们内心充满恐惧。一般人只会知道,我们普通老百姓对共产党是如何恐惧,其实共产党也因为将分成三六九等(地富反坏右等,不一而足)而将自己孤立起来,自己内心也非常恐惧。连一个县政府、一个区政府都站有岗哨,共产党自己非常恐惧,把自己的办公场地,也当作监狱一样来造,把自己当作猪一样圈起来。我说的,伤害是双重的,没有单面的伤害。国外何曾有过这样的执政恐惧?尽管近几年由于本拉登等的肆虐,但只要你到国外,你就会知道,他们的政府是不惧怕人民的。

六:世界没有绝对正确的言论,只有不同的信息。我一直说,我不认为我所说的都正确,这是虚幻的。同样的,任何人也不能这样说,当然共产党也不例外。我们应该将这样的想法,坚定地表达出来。我说,我每天写博就是提种与大家日常看到的不同的思考路径和不同信息,不敢以正确自居,不敢以为必是,更不能享受不受批评的豁免权。共产党的言论只是一种信息,我的言论也是,把不同的信息公布出来,让大家自行判断。我们不要低估别人的判断能力,我们不能傲慢地建立在民众比谁愚蠢这一基本看法上。设若如此,则没有比这想法更愚蠢的了。

七: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础。没有言论自由,其它自由都会变成空中楼阁。如果有言论自由,连最弱智的人,他的意见都有表达的机会,一个傻子也有权利表达他可笑的见解。那么,我们才有可能真正获得自由。我不知道我们国家何时才真正有言论自由,但我相信,我们国家的人民必将获得自由,这一点我深信不疑。当然这一切不可能靠谁的恩赐,我们也不可太过急功近利,自己看不到自由民主到来的一天,便不付出自己的努力。我愿意贡献我一直说的一句话:我能及身而得自由民主之惠,当然高兴,我女儿这一代能得自由民主之甘霖,我当然欢喜莫名。但自由民主哪怕五百年后才中国实现,我也要做出我自己的努力。我不认为自己高尚,但我绝不低贱,我相信胡适之先生的日拱一卒、功不唐捐。

2007年7月10日9:00于成都反动居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