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 :獨立評論人宣傳的勝利

08月16日(六)

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愚蠢,主導人類近現代文明的西方人更是如此。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近日發表一份報告,稱中共政府意識形態教育成效驚人:2004年課改後的思想政治課教材可以更加有效地塑造學生的意識形態。我希望有一份報告研究中國宣傳對西方人意識形態的改變。這份報告打破了很多人的幻覺。

一種為中共洗腦教育辯解的常見說法是,儘管中共進行網絡封鎖,但是相對過去年代來說,互聯網仍然為中國網民提供了豐富的資訊。不久前,有一位親共的西方評論員就公開質問:在資訊如此發達的現代中國,怎麼可能進行洗腦?該研究發起人之一、德國慕尼黑大學經濟學教授坎托尼(Davide Cantoni)表示,最令研究人員吃驚的結果是,雖然中國學生擁有接觸其他媒體和信息的機會,政府居然還是可以有效地通過教材改革改變學生的意識形態。這份報告的研究對象是北京大學學生,該校被認為是中國最優秀年輕人的聚集地,也具有反思和反抗的傳統精神。研究表明,使用新教材的大學生更加相信中國是一個「民主國家」,更加信任中國中央和地方政府,以及包括公安機關和法院在內的國家機構,並且對中國的民族政策更有信心。

在我看來,2004年課改的「成功」並不是一起偶然事件。自從1989年以來,中共新的意識形態教育一直在「進步」。1949年以後的中共意識形態教育,當然也是非常「成功」的。但是,「文革」讓中國幾近崩潰,這種「成功」也隨之中止,八十年代出現了中國人對西方文明全面認同的趨勢。「六四」鎮壓之後,中共利用殘暴產生的震懾作用,對意識形態教育進行了改造。

最大的改變有兩點:一是「去正義化教育」。不同於此前的假大空說教,宣稱全世界中共最偉大光榮正確(這種說教當然仍然大量存在),新的教育中承認自己有問題,但強調別人也不怎麼樣,「天下烏鴉一般黑」,利益至上是普世原則——並成功地把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權等價值立場污為假大空宣傳。二是國情教育和愛國主義教育。既然沒有普世正義,理所當然應該根據自家的情況謀取最大利益。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的國情,西方人的觀察和批評都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的干涉內政。2004年課改後的思想政治課教材,進一步強化這兩個方面,既減少對西方文明的介紹,又增加對在中國國情下進步的肯定。上述研究表明,這種變化並不顯著,卻微妙而有效。根據我的觀察,隨著中國經濟權力的擴大,這套意識形態宣傳也有效地改變了香港、台灣和西方世界。

我相信反對「佔中」和「太陽花學運」的香港人和台灣人中,很多就是通過這種宣傳「理解」中共的。「看到中共的進步」,在西方甚至成為包容和睿智的自我標榜。儘管習近平訪問法國時可以讓奧德朗總統絕口不提「人權」二字(請注意不是沒有必要談,而是經過交易和威脅之後的妥協),清楚地意識到政治文明被中國改寫的歐洲人仍然不多。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