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公民应该怎样对待政府

冉按:读我文章比较久的读者,常问我为何不写时评了。我写了六年的时评,每天一篇,写了两千多篇,几乎没有一个领域我没有批评与论及过,直到写得腰椎间盘突出。老实说,现在许多事,都可以在我旧日文章里看到,也就是我曾批评过。现在要写,也是重复旧日观点,所做之事便有创造的快乐。除非有新的观点要发表,老实说对写时评已意兴阑珊。 

当然针对一些现在的问题,我发些旧文在公微上来,让没有读到过的朋友读,亦让读过的朋友们回忆那时读与现在读的一些区别。比如有人说不爱政府可以,至少要理解它吧。我说理解政府都不是公民的责任,更别说信任它。今天就用《公民应该怎样对待政府》一文来回应那些觉得应该理解政府的朋友。2014年8月12日于成都

我常常批评政府,有些人便说我偏激,于是我写了一篇《到底谁更偏激》来回应,希望大家看到我们的政府比我们民众偏激很多倍都不止。他们用各种无所不用其极的宣传方式来灌输诸种于他们有利的理念,并打压诸种对他们的批评与质疑,没有比对不同言论的钳制,更加偏激的了。除此之外,我要持续不断地说,批评政府而不表扬政府,是一个公民的天职,何况我们这个政府根本就没有真正的监督与制约。今年的抵抗风雪之灾,我不能说政府一点都没有做,但远远做得不好,同时他们对灾难中人为祸害避而不谈,对失职者没有应有的惩处,这是对死难者和受灾者权利的极大的蔑视,像这样的政府应该被持续的敲打与批评。但有些人的思维,似乎官方很委屈似的,仿佛民众在冤枉政府这几十年的诸种恶政,其实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中国人更善良的民众。

我对政府的批评未必都对,但我批评的权利不能受任何之制约,但打压民众的批评言论已成中国政府的常态,单是最近这几年哪一年没有因言论而受冤的文字狱?有鉴于此,我将自己所知的几点关于公民与政府的关系言说出来,当然不能罄尽一切,敬请诸位补充。

一:政府与公平是平等契约关系。政府不是公民的大哥,公民也不政府的跟班,二者只是一种甲方与乙方的平等的契约关系。政府是流水,应该受到公民的监督与选择,不行就应该接受民众和平的票选。

二:政府不是拿来表扬的,是拿来监督的。我曾经写过《政府不是拿来供着的》,请大家参看。表扬政府不是公民应该做的事,政府做得好,是他们分内之事,不值得表扬,做得不好,应该受到公民的长期批评。

三:政府不会自动行善。政府因为手中有着许多权利,而为恶的倾向与能力比普通个人要强出许多。换言之,政府的恶,是一种强大的恶,理应受到多方制衡。制度缺陷甚多和没有监督的专制政府,就更不会自动行善。

四:开动自办的传媒自我表扬的政府应该不受民众的信任。这道理非常简单,就像一个人办张《人民日报》天天来宣扬自己如何道德高尚,并且不许人们批评他一样可笑。所以几十年的“伟光正”宣传,无非是为剥夺公民利益的洗脑借口罢了。

五:为纳税人服务,是政府的天职。不要“为人民服务”这样的政识意识词汇来忽悠我的利益,因为在你这样不受监督的政府中的字眼中,你可能随时将我剔除你认可的“人民”之外,并且受到像“反革命”一样的对待与惩处,几十年来生活的悲剧,就该让我们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一个乱花纳税人的钱,从不真正为纳税人服务的政府,还值得你嘶声力竭地在那里表扬,那就真是滑天下之稽。

六:政府是服务机构,官员是公民的服务生。官员没有给民众发号施令的权利,更没有强迫号召民众一定要怎样生活的权利。公民纳了税应该受到相应之服务,同时纳税人付你薪金,你就应该好好替他干事,这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

七:公民有不服从的权利。公民不是政府的应声虫,不是政府的奴隶,公民有在宪法范围内,对政府说NO的权利,有对政府的诸种政策加以反对的权利,有对政府的号召说不的权利。

八:凡是对政府的赞扬,我们都应该有所警惕。对政府的赞扬,无论是来自于机构还是来自于传媒,我们都应该警惕这背后的对公民利益的忽悠,尤其是官员的自我表扬,更应该受到我们一直的质疑与批评。

九:政府没有免受批评的豁免权。我一直说政府不受真正监督,不受批评,给社会和民众带来的危害,是怎样估计不过分的,六十年来的生活,无不在给我这个判断作注释。

2008年2月26日8:18分由深至穗旅次急就

(据2014年8月12日微信公号“冉氏艺文志”)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