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然:兩極分化的大狼來了

內地基尼系數達到0.73,反映貧富懸殊嚴重。

近日,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調查中心發布《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4》。報告的內容包括中國家庭的財產、消費模式、醫療開銷與負擔、家庭經營與自僱、住房、主觀幸福感六項子議題。報告指出,中國的財產不平等程度在迅速升高:1995年我國財產的基尼系數為0.45,2002年為0.55,2012年我國家庭淨財產的基尼系數達到0.73,頂端1%的家庭佔有全國三分之一以上的財產,底端25%的家庭擁有的財產總量僅在1%左右。

這個報告著實嚇人一跳,因為誰都知道基尼系數超過0.4就已經過了臨界點,社會就有了發生動蕩的可能性與現實性。大陸體制似乎具有驚人的存活能力,或者可以稱之為大陸體制就是超穩定態體制,任你風吹浪打,我自巋然不動,任你基尼系數高揚,我自知而無視。群體性事件發生18萬起已上,也只不過是星星之火,想成燎原之勢絕不可能。

在馬克思看來,兩極分化的社會是必然滅亡的社會,是需要用暴力推翻的社會。儘管馬克思的大部頭著作《資本論》的理論經不起實踐的檢驗,儘管剩餘價值的邏輯漏洞百出,但馬克思認為,兩極分化社會是極端不合理的社會,有其滅亡的客觀必然性。這一基本結論讓資本主義的企業家、政治家、思想家感到惶恐不安,他們不得盡心盡力地緩和階級矛盾,採取各項有效措施,努力實現社會公平,建立社會保障制度,並最終避免了兩極分化,這也算是馬克思的意外收穫。

在中國傳統文化看來,兩極分化是導致農民起義的根本原因。等貴賤、均貧富一直是中國農民起義的旗幟。毛澤東的革命實質上也是農民革命,打土豪分田對農民具有極強的號召力。毛澤東思想之所以到現在還受到社會底層群眾的擁護,就是因為滿足了底層追求社會公平、追求經濟平等的需求。不管這種追求對錯與否,平均主義的影響力與號召力不可忽視。毛澤東解決兩極分化問題的方式方法錯,他表面上消滅了原來的兩極分化,又製造出了的新的特權階級,毛澤東本人也成了特權階層的代表。特權階層與無特權階層的分化,是新的兩極分化。

在鄧小平看來,如果出現了兩極分化,社會主義就失敗了。改革開放以後,鄧小平認識到了平均主義的危害,及時提出了發展生產力,讓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的思想,主張通過先富帶動後富來實現共同富裕。先富帶動後富是需要以政治體制改革為條件,需要以實行民主為前提。只有實行民主,才能實現政治公平,才能通過政治公平推動社會公平。這些,鄧小平都想到了,但沒有做到。在1989年之後,他樂觀地認為通過政治精英就能解決共同富裕,他沒有想到的是,政治精英在沒有民主的條件下,只會破壞社會公平,只會讓政治精英及其後代先富起來,讓政治精英的家族先富起來,讓窮人更加地窮起來,讓社會結構板結起來,固化起來,相互猜疑起來,相互敵對起來。

在羅爾斯看來,公平正義是社會的首要價值。自由是平等的自由,平等是自由的平等,自由才能帶來機會的平等,機會平等才能讓人們自由競爭,才能讓社會底層、弱勢群體、最少受惠者俱有向上流動的機會,才有窮小子變闊佬的可能性與實現性。沒有自由平等,就沒有公平正義,就會讓公平正義變成特權者的玩物,用時喊幾句口號以騙取民主,不用時就公開地對民眾進行無恥地掠奪。

在權力者看來,在誰看來都沒有用,權力者看來才是真正的看來。權力者認為,只要保持維穩的高壓態勢,只要搞把反腐敗的表演秀搞好,就沒有過不了的坎,就沒有飛不過去的火焰山。只要手中握有暴力維穩的滅火器,什麼事都可以對付過去,沒什麼大不了。

擊鼓傳炸藥包沒有風險,只要不把導火索點燃就可以平安睡大覺。實則他們早就把導火索給點著了,炸藥包一旦爆炸,所有的人都會死於非命,社會將會處於不停的動蕩之中。

馬克思說的兩極分化,是資本家與工人的兩級,鄧小平說的兩極分化,是富人與窮人的兩極。現在的兩級分化,是窮人與官人的兩極,這比資本主義還壞,因為就是按著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理論視之,資本家還投資,官人只有剝削,沒有任何投資,完全屬於不勞而獲。

不知那1%都是由什麼人組成,從已經公布的個案來說,絕大部分是官員,剩下的就是官商結合體。有人說,人們現在是仇富,這其實是轉移矛盾之論,人們現在是仇官,仇的是官員搞的超經濟剝奪,這種剝削,就是馬克思生活的原始野蠻資本主義社會也是不能容忍的。如果再不解決窮人與官人之間的兩極分化問題,革命就會不可能避免地到來。到那個時候,公權力者們想後悔都來不及了。 

東網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