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绝望的反击

7月17日,在北京上访的焦作访民许有臣、张小玉夫妇,被当地警方抓捕后押解回河南焦作,到焦作后,双方发生冲突。警方控告许有臣、张小玉用水果刀捅死一名警察,但曾代理过张小玉案的律师常玮平向媒体透露,血案发生之际,张小玉打电话给他,称他们已经从北京回来,但刚出焦作站就被焦作市中站区派出所工作人员徐昭海限制人身自由,而且当时并没有出具任何法律文书。

上访、截访、黑监狱,十几年的冤屈、愤怒化作绝望的一击。谁制造了这起惨剧?谁还在制造惨剧?

梳理这起震惊全国的杀警血案,不难发现,当局暴力截访已经违法,在不出具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非法拘押访民,进而引发冲突酿成血案,当局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知情者称,事实并非如官方通报里说的那样,张小玉夫妇是在焦作站被无任何法律手续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下,为防备截访者暴力执法而自卫。

张小玉的上访之路始于17年前的一起经济纠纷。充满暴力、恐惧的上访经历,使张小玉对访民的痛苦和无助有了切身体会,她和各界爱心人士为访民发放衣物、食品达上万人次,从一位弱女子变成维权人士,经常帮助在京访民写材料,同时也非常勇敢,在纪念赵紫阳的活动中被殴打,断了几根肋骨。

律师在会见中发现许有臣伤痕累累,张小玉已经失明。二人的伤情可能是在被截访过程中造成的,也可能是被刑讯所致;若是前者,嫌犯可能是正当防卫或激愤杀人;若是后者,已有办案警察涉嫌刑讯逼供,焦作警方应回避侦办此案,河南检方应立即就刑讯展开调查。

另外,死者警察被迅速火化,导致不能排除其他致死原因;该案由死者所属的公安局侦查,没有回避;律师常玮平先后被作为证人、杀人犯罪嫌疑人讯问,并被非法拘禁超过12小时;二嫌疑人遭受严酷的刑讯,甚至失明。

许有臣伤痕累累、张小玉被打到失明的照片激起了网民巨大的愤怒。面对汹涌民意,河南警方声称,许有臣、张小玉的伤势是因他们拒捕、反抗。兔子急了都要咬人,遭遇非法拘押,公民难道没有最起码的自卫权?

有律师质问河南警方:抓捕许有臣、张小玉之后,为何没有按照法律规定送看守所?把两夫妻搞到哪儿去了?在看守所外为何呆了三天,这三天发生了什么?抓捕录像、进看守所录像为何不向律师公布?

著名学者于建嵘认为:“上访是条不归路。问题在于:中央一方面说信访是民众的权利,为此国家制定了信访条例并设立了国家信访局,另一方面又默许地方政府截访和打击迫害信访民众。此案无论对张小玉夫妻,还是死亡民警,都是因这个信访制度引发的悲剧。”

事实上,由于普遍的司法不公和腐败,北京当局将信访当作一个排泄冤民愤怒的管道和陷阱,任由地方当局暴力截访和迫害访民,将制度本质上的缺陷、体制与人权的矛盾转化为地方当局和访民之间的矛盾。作为利益共同体,在北京的默许和纵容下,地方当局借稳定、和谐之名,有恃无恐地残害访民。

上访之所以是条不归路,是因为无数的案例告诉我们,无数的访民在死路一条的上访路上耗尽了时间、钱财和精力,沉冤难雪,还平添一段新恨!导致六名警员死亡、四名警员和一名保安人员受伤的杨佳,被访民誉为“大侠”,无数访民同情、声援张小玉夫妇,因为他们太理解长年累月的上访的艰辛和屈辱,不在绝望中死亡,必在绝望中爆发。

十八大以来,北京当局的反腐力度称得上排山倒海,落马官员不计其数,但却没有让访民看到希望,因为体制的高墙变得更高更厚了。近两年拘捕关押的包括律师、记者在内的良心犯已超过上一任国家领导人十年执政期间的总和;废除劳教之后,扰乱公共秩序、寻衅滋事罪等口袋罪名作为劳教的替代,对良心犯、访民的迫害甚于劳教。

某个贪官落马,这个贪官经手的冤案并不一定就能得到昭雪,尤其是那些影响巨大、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案、要案,扯出萝卜带出泥,一直追究下去,很可能某个部门一窝端,陷入停摆的窘境。如近日辽宁清原法院爆出窝案,该县法院的中高层几乎被掏空:三名副院长中,两人被带走调查,一人目前处于在逃状态。涉案人员还包括该院执行局局长(党组成员)和六名庭长,确定身陷腐败窝案的该院法官达到11名之多;当地司法系统的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该法院第10名法官被调查时,有当地领导曾去省里活动,要求不要继续查下去,继续下去会导致整个法院瘫痪。

不建立宪政体制,司法不独立,没有包括自由媒体在内的强大的监督力量,就不可能从根本上铲除司法腐败的痼疾。而画饼充饥、将访民引向歧途、制造更多冤情的信访制度,固然可蒙骗一时,但一些陷入绝望的访民必定会予以绝望的反击。

上访本是泡沫和陷阱,类似张小玉夫妇这样同归于尽的反击惨不可言,访民真可谓苦中苦!体制中人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也要体谅一下访民的苦难,人家都已经绝望了,你何必去做体制的替死鬼?

有山东网民评论访民杀警案:等到全国人民都带着高涨的情绪进北京时,那可就不是上访了!当年崇祯皇帝站在煤山上目睹了这壮观的一幕!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36期    2014年7月25日—8月7日)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