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张小玉一案肖国珍律师发推汇总(续一)

(参与2014年7月26日讯)关于张小玉、许有臣被酷刑:

一、 行为人(酷刑实施人)与直接责任人(酷刑策划者)涉嫌犯罪,应予追究。检察院不得不作为。请亲属与公民们去检察院举报。追凶到底!

二、 张小玉、许有臣应当立即送医院接受人道治疗。不得耽误!

焦作警方涉嫌之罪:非法拘禁(包括但不限于案发前的暴力截访、抓张小玉之子),刑讯逼供、故意伤害(案发后的酷刑)。对张小玉之子,还可能涉嫌暴力取证。可以此依法要求检察院调查此事。

根据我的经验与对中国特色国情的了解,河南当局极可能要做的:

一、 在威力强大的政法委领导和协调下,众警察异口同声说是许杀的。以刑讯逼供获得口供,张许二人在酷刑之下生不如死,按警察意图招供;或,虽拒绝按警察意图招供,警察直接以暴力抓住他们的手按指模。

二、 被当局发文宣布的“嫌凶”许有臣,处死刑;张小玉作为“从犯”,处若干有期徒刑。

三、 怎么才能给张小玉定罪量刑?当局有的是办法,而且很专业,虽然经不起推敲。他们可以说是她要许有臣动刀,比如说是她有预谋带的刀子,比如说她也捅了一刀——随便什么借口都可能——虽然,实际上,由于警察抓人后第一件事就是搜身,刀子不可能是他们俩带的。

四、 这就是为什么警方急于火化王军干遗体的原因:彻底毁灭证据。据目前情况推断,王应当是只有一个刀口即王是一刀致死。但遗体一火化,法医鉴定想怎么写就可以怎么写了。比如说有两个或更多刀口,其中有一刀是张小玉动的手。

五、 这样做的目的是:1、掩盖当局非法暴力截访的真相,掩盖死者致死的真相;

2、许有臣一死,死无对证,再无翻案机会;

3、张小玉,远非一位普通访民,她更是是一位人权捍卫者,她声援陈光诚、声援艾未未、声援秦永敏、帮助受害访民,她在维权过程中结交朋友无数,早已成当局的眼中钉。4、当局不能判她死刑,于是把她关在监狱里,让她发不出声,上不了访、不能申诉。从此当局太平。5、然后在监狱里慢慢折磨她,让她致残(如倪玉兰)、致死(如曹顺利)。这样,张小玉就永远销声了。“稳定”就实现了。

抱歉我只能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度河南当局。历史与现实证明:我们的“恶意揣测”总是赶不上当局作恶的速度与强度。

写以上这些,非常痛苦。因为残酷。小玉夫妇的命运所面临的残酷。曹顺利女士(也是我的朋友,我们在同一间房间住过整一周),就死我我们眼皮底下。只有面对,才可能避免这样的悲剧。

所以,我们能做的是:实体上要真相,程序上要公正。公民们紧盯着这个案件。律师们功不可没。越透明,越能保护多年来饱受迫害的张小玉许有臣免遭屠戮。他俩的生命与自由,在当局手上;也在我们手上。取决于双方的较量。这是邪恶与正义的争战。

2014年7月26日星期六,美东时间12:08 pm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