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两地书

题记:今年4月《民主中国》发表了我的《焦庄保护计划方案——中国乡村历史性转型的一个摹本》。此文写成于2月份,我把它发给我的儿子看。儿子在阿拉巴马大学读大三。儿子反应的迅速和热心出乎意料,于是便有父子间这几封密集的电子信件。这也是我们爷儿俩今生第一次大规模的通信。

嗯,看完全文了。

感觉想法很不错的。不过就内容来说,焦庄保护计划比起叫“保护”更像是“美化”或者“发展”之类。因为我觉得“保护”的意思应该是在维持原样的基础上进行修复、维护。但是现在的计划里包括新建小运河,开发成小湿地,种植芦苇水杉,增加石刻等等,这些不是焦庄原有的文化和植物,是新加进来的。所以叫“焦庄美化计划”或者“焦庄文化自然发展计划”可能更合适。

目的性方面,我觉得爸可能是想把焦庄变成桃花源那样的理想化的村落,不过很多计划内容的设想都比较理想化、乌托邦。想要村子变成设想里的这样,是一个从居民思想到环境都要改变的过程。比如“梨子、苹果和樱桃都长成大树,果子落满地也无人捡拾”这种境界也是在物质极大丰富的前提下才能实现。不是一个人可以让她变成的,也不是几年就可以完成的。必须要考虑到现实中实行此计划的更多障碍,不止物质上,更有人心上的障碍。

关于资金方面,感觉估算一下需要的量应是十分不小,而募集朋友捐款和自己出资不一定够。村里人肯定是想要家乡美的,不过实际的行动力上可能不一定如料想那么强烈。现在这种比较势利的环境下,募集到大量捐款可能不太现实。申请非营利组织的资金肯定需要审批,也不一定100%能批下来。资金限制导致计划不如想象中发展得好的可能性很大。

总体来说,感觉计划里更多的是理想化的设想,实行方面的困难应该比想象中多很多。这样大规模的由内(居民思想)到外(自然环境)的整体革新是需要大量的资本与文化积累,水滴石穿,居民齐心协力才能完成的。只要去做,总会有办法。但是只要去做就能做成的事情也不是多数。个人对这个计划的想法很钦服,对焦庄的设想很有意义,让人觉得如果全国的村子都是这样该多好。不过对它的实现前景比较担忧。

以上这些都是个人见解,不一定我说的就在理。望老爹考虑一下。

                                             2月21日

我在南京和杭州住了三个晚上,昨天中午回到北京。三天都是看梅花,南京梅花山,杭州植物园和孤山。这三处,没见到特别好的梅花品种。我说的特别好,是与日本那个城市梅园的梅花相比而言的。咱俩曾谈过日本那个城市的梅园。那是日本哪个城市?我忘记了。那个园子,梅树茁壮,梅花硕大鲜艳。将来我要专程再去看看日本那个梅园的梅花。

我微信告诉过你,你的回信出人意料的好。第一个出人意料是,我没有想到你会如此迅速写这么一大篇回信。第二个出人意料是而且还分析得这么好。第三个出人意料是你一句没提这样做是不是要花我们自己很多钱。这说明你很理解你老爹的情怀。这一点我特别感到感恩。我生来就不是一个自己有俩钱就只知道求田问舍买庄子买地的田舍翁。我对社会有担当。我是一个社会改良家。

关于这个计划的名称,你建议叫“焦庄文化自然发展计划”,很好。或者更确定一些,叫做“焦庄文化和环境发展计划”。当初之所以叫“焦庄保护计划”,一是针对当下的村庄灭绝潮,二是这个“保护”不只是指保护焦庄现有的,而是着重指让焦庄“香火”不被这次村庄灭绝潮所灭绝。不让焦庄灭绝的一切努力,都可称为焦庄保护计划。一切努力,包括保护现有的和新建新的。

关于目的是否能实现,关于人心的问题。我这个想法已经在除夕和大年初一晚上在村里的两次聚会上谈过。正月十六回去祭祖,我把这份文字资料散发给村里一些有文化的人。大家都很振奋。人们的心是差不多的,对自己村子的美和存续,都非常非常在意。至于成熟的果子会不会落到地下都无人捡拾,不重要。在成熟落地之前被孩子们吃掉,也很好。我们小时候夜里偷果子。现在果树都没有了。没有了惹孩子们惦记的果树,这乡村算什么乡村呢!

关于资金。我觉得用不了多少钱。主要用钱处是挖环村河,修石桥,栽树,建书院和建塔。如果是咱私家的事,这几项事,我觉得现在我自己就能把它们做完。是大家的事,我就不能全干。应该让大家分担,成为大家的事。大家分担,有金钱和心力上的投入,就会更珍惜。至于如何让大家参与,我翻译过危地马拉的社会转型操作,颇有心得。比如石桥,可以让村里有钱人认建,上面刻上捐建者的名字,两三万元足可造一座带栏杆的石桥。这样就可以把经济压力一一分解。办法会很多。

中国乡村社会到了一个历史性的转型期,需要有文化、有阅历、有情怀、有情趣的人去投入心力。在这个制度之下,中国农村在经济和文化上长期都是失血的。农村长大的孩子,有点儿出息的都飞走了,不管不顾她了。现在到了一个文化上反馈和反哺乡村的历史转折点!

几天前在我看你来信时,你卫国叔恰好来家玩。我让他看了你的信,他也很赞赏,说这孩子长大了,说的有板有眼很在理。我这人一直对自己很自信甚至是自恋。这是一种天然倾向性,没什么来由。我对我的儿子一直也很自信甚至自恋。我总觉得我的儿子是与众不同的。事实证明,你通过看日本动漫无师自通学会说日语,通过喜欢日本动漫自己无师自通能画如此漂亮的日本漫画,达到如此高的造诣,这就说明你确实是与众不同的。目前你处于又一个关键的人生提升期。在选择读哪所大学的研究生一事上,建议你不必再徘徊瞻顾,且选定哈佛耶鲁牛津剑桥这四所大学。在这四所大学里选你喜欢的专业。儿子,你能行!我相信!

老爸  2014年2月21日于北大燕北园

你提到的日本那个城市,应该是大阪市,梅园应是大阪城(天守阁)公园的梅园。不过我去的时候是夏天,没有看到梅花,可惜了。

关于我的回复。的确,回的时候边打字边想怎么写比较好,因为我的确觉得实现这个计划挺困难的,各方面的阻碍都感觉不小。

“中国农村在经济和文化上长期都是失血的。……现在到了一个文化上反馈和反哺乡村的历史转折点!”这句话我觉得说得很对。有些事的确是需要有人带头去做的。如果决心要做的话就放手去做吧!不过一定要注意,人是有极限的,不要太累自己了。

我是学商的,学了这么久不可能一点钱的事情不说啦。就像投资一样,要抱有投出三分留下七分这种想法。目光放在长期的发展上。这样以后保护计划上需要有改动,或者有别的计划出来后也不愁因为资本限制无法伸展手脚了。

关于你的医保社保,回国的时候曾跟你提起过很多次,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办好。这些是百利无一害的,一定要在身体好的时候做好万全准备。我之前那个得癌症的同学,虽然家里也很富裕,不过保险也都做的很万全的。现在化疗已经成功了,应该就快出院了。

关于计划里的环境改造方面,我非常建议要请或者咨询专业人员来进行设计和指导。因为园林设计和环境美化这种东西就像建筑一样,是有章法有学问的。就像画画,不可能上来就能画好,得几年十几年的功夫才能精。如果没有在专业知识和专业审美的基础上进行设计建设的话,很可能最后成型的东西不伦不类。要做到雅俗共赏,虽然不一定非常雅,但一定不能非常俗。毕竟你的想法是像桃花源那种,最后希望进遗产名录的(进名录的名胜,似乎少说也要几百年。还需努力)。树什么的也不能乱种,园林一定要有章法。不过现在能设计古典园林的人感觉不多啊,总之往这方面努力吧。

我的初步想法就是这么多,老爹视情况参考一下吧。

多谢老爹看好,我会加油的!

儿   2月21日

谢谢你的理解和支持!有人能修建个长城,有人能修建个紫禁城,有人能修建个金字塔,有人化缘能建成乐山大佛,与他们相比,我这个小计划实在不算什么,累不着我。

关于资金。我尽量考虑万全。

关于我的社保医保。我没做。我这人命贱,上帝不会让我害太贵的病;如果一定让我害太贵的病,他也一定会帮我想办法解决治病的钱的问题。这是气魄层面。实际层面,如果北大恢复了我的工作,社保医保自然一揽子解决。如果永远也不可能恢复,那么我根本没有必要活那么久,或也没有必要通过花大笔钱治疗从病魔手中挣出来。总之,在这些事上,我是大撒把,这车交给上帝亲自开去吧。你不用太忧虑了。

今天我路过甘家口建设部,在建设书店买了四本书,《民间古堡》、《中外建筑史》、《风景园林概论》和《西方造园变迁——从伊甸园到天然公园》。栽树和建筑,也许是我人生必经的一段岁月,也许会持续终老。我渴望以长寿的树木和结实的建筑迎接未来一代代后人。那树木和建筑,是我的心意和深情。

老爹 2014年2月22日北大燕北园

我非常不欣赏以及不赞成你关于自己健康的想法。

不能只想对社会负责任,不想对家庭负责任。你生病自己放弃了,我们也不会放弃,我也不会放弃。

人自有命,但是命有一半也把握在自己的手里。记得之前一起看过的那个英语笑话。洪水要来了,有一个人坐在房顶上不肯撤离。很多人过来劝他一起走,他说上帝会救他。水淹到房子一半了,别人开船来救他,他说上帝会救他。洪水淹到房顶了,直升机来救他,他还是说上帝会救他。最后他死了,见到上帝,指责上帝为何不来救他。上帝说第一次叫人救他,第二次招船救他,第三次让直升机救他。

不像故事里,咱们现在还没有洪水,但是防洪堤要先打上。什么“如果不复职,那么……”,人的命是在自己手上的,凭什么因为北大怎样做,安全局怎样就自愿早死。刚说完自己自信自恋,怎能又这么快妄自菲薄。我知道你这么多年经历太多,实在很消磨人的意志。命不只是一个人的,是一个家的,也是朋友们的。看重它的不止一个人。

上帝让水流动,但是船上把舵的是人自己。其实感觉说了半天谁都知道的大道理,但是真正做到的确不容易。尽量往这方面努力吧。而且你的计划和建设不是也靠着你么,早走了怎么看建成时候的样子。

可能说的有点过,不过都是我所想。望老爹加油!

                                            儿  2月22日

ps.有些事想着麻烦,做着也麻烦,但是不做的话一直都是麻烦。要是听得进去的话,还是尽早把社保医保弄好,而且不是有派出所的人可以咨询吗。不行的话商业保险也很多,省事。

谢谢你在这个问题上的一直坚持。

各种保险都是对草民的,英雄豪杰不需要保险。(豪气干云)我自我定位是国士级人物,我未来的保障是国家的事,现在我只该做事,不该管这些。(自命不凡)

我生命的末了,必是各器官自然衰竭,寿终正寝见上帝。等衰竭到呼吸吹不动气管里的痰(要闷死)的时候,给我抽抽痰就是最好的延命手段。抽一次痰花不了多少钱。(笑)

你祖父逝于文革,那时有合作医疗,家庭不花什么钱,活二十九岁。你曾祖父母逝于改革开放后,那时农民无任何医疗保障,活了八九十岁。

城市有医疗保障的老人,以上医院多拿药为占便宜,心态很不健康。我耻于像他们那样的晚年。

“如果不复职,那么……”云云,不是妄自菲薄,而是这样的世道不值得我长寿,不配我为它活着站台。屈原是妄自菲薄吗?王国维是妄自菲薄吗?我这些年过得很好,真的。你不必为我感到委屈。它一点儿没有消磨我的意志。我几乎是全中国最幸福的人。

你星宇阿姨也很在意我的社保医保。等她回来了,她若愿意替我办,让她办吧。反正我不办。我没兴趣。我不想额外地活更久,也不想额外地比普通中国老百姓有更多的保障。

你学商科,如果我无保障害大病,你若不能从死神手中买回我的命(挣到足够买爹命的钱),那你就白学了,不如学两希哲学或欧美文学。

我现在很好,一切都好,三高无一高。我必寿至百年,而且期间不进医院。放心吧儿子!

愿神垂听我的心愿!哈哈哈。

爸 2014年2月23日星期日北大燕北园

PS.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每天做好你的GRE考试的备考就好。不必为我的一切忧虑。切切!我该做什么我自己知道。相信我!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36期    2014年7月25日—8月7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