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强:教育自救,此其时也

李英强

自2013年开始,我到很多地方讲这八个字——“教育自救,此其时也”。我经常用同一个题目去不同的地方讲,这是为什么呢?一方面呢,我是希望跟大家分享从民间的角度做教育的一些心得和反思,另外一方面,我是真的希望能够团结更多的朋友来一起做教育这个事情。因为现在教育的糟糕程度其实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我们都是这个糟糕教育制度下的产品。

这次来厦门呢,还有一点特别之处,因为我最近刚开始做立人师范学堂的招生,然后我说要来厦门有些人就会问我说是不是要来巡回招生了。刚才我听到有几个朋友,也是你们担当者的核心志愿者,都是大四的啊,心里暗想:大四的,蛮好的,是我们招生的对象啊。可是呢你们都被北师大招走了。这个我得先负责任地说一句,北师大…千万不要指望北师大。北师大虽然是个有牌子的学校,但是显然它是教不来教育的。很坦率地讲,那些个专家学者是教不来教育的。讲这个话可能有点奇怪。中国凡是以师范为名的学校基本上都是不懂教育的,他们教的是教书,培养的是一批以教书为职业的人。

中国教育的秘密

但是,教育是什么?这个问题挺土的,有了小孩以后,我常常会被我的小孩更新掉对教育的理解。当然从我自己的成长经历里面,我也常常发现,我以前很胆大的那些理解其实是对的,就是我跟你们在座的各位年纪差不多的时候,我那个时候或者更早就发现中国教育的一个秘密。中国教育的秘密是什么呢?那就是它从小学到大学不断不断地把人整残、整傻、整疯,出来以后你会发现你自己对这个世界无能为力,你会发现你只能是顺着这个世界所谓的一些法则求得一个生存,而且生存是如此之艰难,所谓房奴啊,车奴啊,各种奴,你会发现,你在还没有成为人之前你就做了奴隶,还不等别人来奴役你你就自己把自己奴役了,很奇怪,这是我们教育伟大的成功之处,也是它伟大的失败之处,我们都是这个教育的产品。所以我讲的这个题目叫教育自救——从你自己开始,当你发现你自己被整惨了,已经被带到沟里去了,你要想办法自己爬上来。别指望忽然有一天政策变了,教育部撤消了,高考制度改革了,农村学校教育制度都变了,指望那个是没有用的。

一百年前,1905年,那个时候发生了教育界的一件大事儿,就是废除了科举制。你知道科举制表面上废除了,但是实际上在今天,“新科举制”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新科举制”比以前更疯狂的地方是——它不像范进中举那么难,范进中举那个时候,科举真正有使阶层流动的作用,也就是“寒门”是可以出“贵子”的。真正社会底层的人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成为所谓的“人上人”,所谓的“统治者”,所谓的“劳心者”。但是,我们今天的“新科举制”实际上大大地放水,就是说,他发现了一个秘密,从大概99年的时候,“新科举制”一直在改革,改革的主要方式就是——扩招。扩招实际上是一个挺关键的原因,这些年来,为什么大学越来越不像大学呢,跟扩招是直接相关的。当然,不是说不扩招的大学就是好大学,不是这样的。不扩招的时候,大学只是更像传统的科举制度。它选拔出来一些人,这些人就直接成为统治者,直接成为精英阶层。但是呢一旦放水,即使你进了“211”进了“985”,你出来了也未必是精英。这些年来越来越赤裸裸地变成了——如果你没有关系,如果你爹不是李刚,如果你出生于一个平民子弟,你想在现在的社会上混得好,几乎不可能。路越来越窄,这种阶层流动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小。同时,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就是三四十岁的人,70年代的人,80年代的人,开始成为父母之后,大家越来越有教育的焦虑。这个焦虑是什么呢?很多人结了婚之后不敢生孩子。我从美琴这边发现一个很特别的逆潮流的案例,她一毕业就结婚,一结婚就生小孩,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很有勇气的做法。我们现在社会上一种极大的焦虑就是:你生一个小孩你怎么办啊?一个婴儿,要长大,很多关啊:食品安全——你吃奶粉他长结石…就算这些关都过了,好吧,到上学的年龄怎么办?把孩子送哪儿?不要说小学啊,连幼儿园都能把你搞死了。你从小孩上幼儿园起就想,要上个好的幼儿园,避免他到时候上不了好的小学,上不了好的小学上不了好的初中,上不了好的初中又上不了好的高中……等等等等,那是什么?那是一种新的阶级思维,在我们当中慢慢慢慢地固化。我们发现我们每一个人都把自己的脑袋削尖想要成为统治阶级、主流意识的一个部分。那主流意识是什么?它值得我们追求吗?它好吗?我们现在很多人在教育过程中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也失去了反思能力,只是让自己匍匐前进,把自己作为人的尊严和价值抛到九霄云外,只是活着而已,这是很可悲的。这真的是很可悲的事情。

为何要教育自救

我今天讲“教育自救”就是——无论你年纪多大…当然有人会说不对,可能70岁以上的人,会稍微好一点。今天年龄70岁以上、80岁以上的人,他们完成教育的时间是在1949年以前,或者说,1951年以前,可能不大存在这个问题。所以他们会在今天被称为大师,无论男还是女。资中筠,大师;茅于轼,大师…等等,这些人都是在民国时期完成教育的。你发现没有?民国之后,几乎再没有出现过什么大师。但也有人说,年纪大了才叫大师,但是他真正的学问、思想、人品对社会的这种影响力,是无可比拟的。这些大师死了以后怎么办呢?死一个就少一个。像周有光这样的人,一百多岁了,现在大家天天都巴不得他讲点什么,周先生你给我们讲点什么吧,给我们开示一下吧…这很可悲的,你也是个人呀!周先生现在一百多岁他很糊涂了,你为什么还等着他跟你说点什么?南怀瑾临死之前多少弟子都巴望着他讲点什么东西,他要讲点什么东西那就不得了了——其实他已经糊涂得要命了!这是整个几十年来的教育极大的失败!当然不止是说这几十年失败,在此前,在科举制的时候其实人就是被这种教育体制压抑的、贬低的、很可怜的存在。我今天的这个题目不是针对某一种人的,我对年纪稍大的人往往有一种同情,因为他们被洗脑比我们洗得更惨。像你们90后甚至接近00后的人可能还好一点,但是也更可悲的是你们被导向一种强大的物质主义和功利主义。在我们那个年代来说,好歹还有点理想主义,好歹还有点不怕死的精神,好歹还不那么想要富贵,“富贵于我如浮云”,真的,我们这一代人还有点这种精神。到了你们这一代,在同学中你要是用的还是直板手机,你简直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甚至说如果还有买不起手机买不起电脑的,那你真的不用活了。不是你本来就是这样的,而是被教成这样的。谁教你的?不止是学校老师在教你,整个社会,电视、媒体,办演唱会的歌手…我想你们很多人都对春节晚会不屑一顾了吧?为什么不屑一顾呢?因为它赤裸裸嘛!但是不那么赤裸裸的呢?有点隐蔽的呢?每一天这个社会都在教你,教育是无所不在的!中山路上那个“黄则和花生汤”,它也在教育你。它说你看,你连喝一碗花生汤都困难,你还是个人吗?你还有尊严吗?人的尊严是从这里来的吗?你在中山路上很多东西吃不起,你没有消费几十上百块钱你觉得没意思!这是一个人本来应该有的感觉吗?各位90后00后,承担了许多这样的压力。你们现在已经很难从这种东西里跳脱出来,但是对于我们(70后)来说更难的是什么呢?更难的是成为一个人,成为一个个体。我们这一代人都是以天下为己任的,如果不以天下为己任,你觉得这个人没意思。你觉得这个人格局很小,这种人没有社会责任感,没有社会担当,这种人,跟他玩什么?没什么好玩的。但是,麻烦的是,这种使命感恰恰把我们洗脑,把我们变成一种精神上的残废人、一种可怜的存在。那种理想主义恰恰是不尊重弱者的差异性,不尊重每个人的个性,不尊重每个人的尊严和价值的。我们那个时代的人要努力摆脱的是这种东西。但是你们是走到另外一个极端了。

所以教育问题不是个小问题,教育问题是个极大的问题。教育问题绝不只是说乡村小孩上不了学。梁晓燕老师为了真正了解中国的乡村教育,曾经花了一年的时间到广西的板烈小学支教。我从不做支教这种事情。我推荐给大家一篇文章,《教育沉疴已久,支教需要更新》。“支教”这个支字,你看这个字你就知道这个事有多歪了。什么叫支啊?支农啊,支边啊,你们去查查这些词是怎么来的。这是一种集体主义价值观很鲜明的体现。从大局出发,觉得老少边穷的地方很可怜,我们应该从资源富裕的地方转移资源给他们。但是,这是真正的问题吗?农民真正是需要你去支援的吗?农民比你活得惨吗?当然,如果他惨的话,为什么惨?是因为他穷吗?是因为他缺钱吗?很多问题需要我们去思考,如果我们不思考的话,我们会以很正确的名义做了帮凶。这是很悲哀的。有的时候你觉得自己做得挺好的,很有爱心啊。爱心若没有正确的方向,我相信那些希特勒的先锋队,很多人对他们的德意志是无比热爱的,他们相信自己做的事情真的是太对了。他们为整个人类做的贡献,把犹太人这么低贱的、可悲的、愚蠢的存在消灭掉,这是为整个人类做贡献。洗脑已经被洗到这个程度了!

为什么我们讲“教育自救”呢?——我们要想去帮别人前,要先帮自己。如果你想对教育砍一刀,你得先把自己砍了。因为你就是那个教育生下来的蛋。崔健有首歌叫《红旗下的蛋》,你们可能意识不强,因为你们的红旗的颜色已经变成粉红色了。粉红色的资本主义,混合着权贵的、“封建”的社会主义,生下来你们这一群年轻的、迷惘的青年。所以,如果说你不从自己这里反省教育的话,你想要去改变教育,让教育里的各种问题得到缓解,很多时候我说得不客气一点,你徒然地浪费了你的青春。等到你年纪大了的时候,五六十岁了,你发现你年轻时候做的事情,除了让自己收获了悔恨之外,什么也没有。这个社会很残酷的,其实很多人白活了,你看,从49年之后,很多人活得真是太悲惨了。很多人说,这一生就从来没做对过。这个社会很可怕的是,当你想要做对的时候,你会发现你要受到惩罚,当你像一个人一样做出选择的时候你要受到惩罚,你就会被边缘化,而且,你随时可能会被剥削。我的很多朋友已经被捉起来了。我今天没有被捉起来是因为我不像他们那样勇敢,而不是因为我比他们聪明,不是因为我绕过了那个风险。像许志永这样的人,北大博士,我和他相识十年,2003年的时候他在北京做人大代表的竞选我就认识了他,那一年他参与三博士上书废除那个时候他们也确实用这个机会站出来,参与了公共生活,这非常好。你看这些人,都是非常温和非常好的人,但是只是因为他比较勇敢,他很多次被打很多次被威胁也很多次被带走但他依然不怕,他继续往前走,现在走到监狱里去了。

当我跟你在讲这些的时候,你觉得我好像在讲一个故事一样,但是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你们如果不了解这一些,你们要去做教育,那真是一个很可笑的事情。因为你连什么是真实都不知道,何谈教育?教育首先指向的就是人,教育这个工作是跟人相关的。当然我们经常听说,教育是跟人的灵魂相关的,甚至讲,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种自负是很可怕的。你的灵魂变成了做工程的对象,你去想想,在哪里剪一剪哪里砍一砍你就变样了,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如果你都没有认识到人在这个真实的处境中是怎么样的,何谈教育?比如说当你想要去农村,想要去帮助农村人,你首先想想农村人怎么了?农村人怎么样?当然首先你得认识自己,如果你连自己都不认识,却想去帮助人,说实话那会是很茫然的一件事,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教育败坏到非自救不可了

我讲得很沉痛,不讲废话。很多人觉得我奇怪,看到立人的工作宗旨和工作方式就觉得很奇怪,你想做公民教育,但你做图书馆干嘛?我当时说,这话不用我说嘛,说这个就没意思了。因为你想想你还能做什么呢?你说做公民教育,难道你去社区教育人倒垃圾要分类、地上不要弄狗屎吗?这叫公民教育吗?如果你认为这就是公民教育的话,那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种人哪怕是原始人也会有他们的秩序,也不能随便在人家门口拉狗屎啊。到今天这个时代,你以为到社区做这些工作就是做教育的话,那绝对不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地方,你们作为年轻人,当然我们作为年纪大的人也是一样的:你们的孩子怎么办?你要让他毁一遭然后再自我修复吗?送幼儿园?跟人家去挤小学?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这个问题怎么解决?要不我们几个人合伙写篇文章,呼吁一下这个“择校制”太差,不行,不能搞择校制?“择校制”是个很表面很表面的东西,只要教育制度不变,择校制怎么可能改得了呢?它是不可能的。因为稀有的资源在那里,它的价值在那里,总归人们就会想办法去抢夺啊。在这种所谓的好学校里面,一个学校里的一个入校名额值40万,你再怎么说它不值,那也没用。你说我们摇号?摇号那也摇不到啊,你会发现在摇号之前人家已经分配完了,让你们摇呗。或者你说我们就近入学?你会发现就近的那些人都是他们的人,他们都已经住那儿了。你说你也住那儿?好,他们拆迁,你怎么办?拆迁盖新楼你买得起吗?3万块钱一个平方,你买得起吗?但人家一买买一层。在这个当中,资源本身是有价格的,你希望通过一个很愉快的分配制度来改善,是没有用的。大的制度没有变,你想通过这种方式去改变,是没用的。

那怎么办?我的解决方案非常简单,就是教育自救嘛。我有一个孩子我自个儿教,当然我不是说所有人都能把自己的孩子教了,而是我们民间社会,把自己孩子的教育问题解决了。我为什么要默认教育是政府才能解决的事呢?这不是很奇怪的吗?这恰恰是洗脑的成果。教育为什么成为了政府的义务呢?教育成为政府的义务不过才一两百年的历史。如果你往前追溯的话,以前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教育本来就是,私塾啊,家庭学校啊…上不起学没关系,不用自卑,不用觉着上不了学我就惨了,但是今天你会发现,你千方百计地得到了小孩上学的资格,克服了上学的困难,可是,坐教室里被洗脑了。

我常常说,我很为我们乡村的父母感到悲哀。我说,如果你们知道你们在外面辛辛苦苦打拼,风餐露宿挣的那些钱,你以为为了你的孩子好,让他上学,你知道他学来干嘛吗?你真的了解吗?你打了个电话,问了他孩子你好吗?他说我好啊,钱寄来了吗?你说寄来了,孩子说那就好。没寄钱的时候孩子还不高兴,寄钱了他才觉得还可以。那是教育吗?那是作为父母的人吗?如果你真的知道你的孩子在学校受到怎样的对待,他像小畜牲一样被关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面,这个空间是个原始的丛林世界。所以,你会发现从小学开始,那些寄宿制学校里面就存在同伴之间的相互欺凌。那种心思比较坏的、体格比较好的小孩,很快就会发现他的市场。他马上就组织三五个同学,组成一个小小帮派。我老家湖北,跟xx是同乡,他父亲是我小学一年级的老师,我们那地方啊,经济不算最穷的,但是整个教育的败坏和冷漠是很严重的。小孩在学校是学习吗?他学什么?今天上午还有一个伙伴跟我在聊,他说有一些支教组织,他们的志愿者回来跟他们交流,说那乡村的初中,初一的时候,八九个班,初二就五六个,到了初三,四个班,到初三毕业的时候,其实只有两个班的学生在那了。而且整个学校在干嘛?你们年龄都不大,可能都还有印象,你们的初中,大部分同学是不是后来都没上大学?初中生,高中生,他们每天学习那么紧,一天到晚考试、读书,哪有时间啊?其实,你看到的只是表面的东西,你看到的一天到晚做作业的小孩只是极小一部分,尤其是愿意做作业的,极少极少。其他人在干嘛?他们一天到晚都在那发呆,所以他读到初中毕业了,那些简单的小学数学他都不会。不信你现在去检测,基本上都是这样。他根本就没心思在你讲的东西上,因为他没有兴趣嘛!这个社会这么丰富,日新月异,每一天,他都想着他那没有上过任何学的爸爸干活一天挣两三百块钱,这小孩想赶紧长大了好出去挣钱,他想:关在这里我好可怜!然后我又没有钱,还经常有人敲诈我,动不动老师又要收钱,收钱我又要问爸爸要钱,爸爸就骂我“总是只知道要钱,你还知道什么?成绩一塌糊涂考了几分!”但是你想,他在学校能干嘛?如果你们去乡村支教,你会发现两种人,一种小孩呢,很认可你去教他,他会主动参与进来,还有一种呢,特别被动,“来我们讨论一下”,谁要讨论?没人要讨论。他们会想:你说吧,让我们做什么?但是你会发现,一旦你跟他们深入地交流之后,他把你当朋友了,他的话就特别多,特别愿意跟你交流,各种事情都跟你干,非常能干。但是在他的老师的眼里,这个小孩狗屎不如。这小孩成绩特别差,什么都不会,英语考几分,数学考几分…但是,他真有那么差吗?只不过是他在现在的教育体制里被贴了这个标签。从小就被认为狗屎不如,这样的人,上了小学初中,毕业,或许再上个中专、技校…就送到富士康。各位,富士康还算好的啊,有很多人老是盯着他,所以他很多地方还做得不错,还有些改善的可能,那更多更黑的地方呢?更多更黑暗的地方,是我们所不知道也未曾了解过的。中国社会底层的黑暗,你如果去看一眼,你会浑身发抖,发现这是个非人的世界。前几天看到写东莞的一篇文章,写东莞的工人、小姐和乞丐。我读完那篇文章被吓到了,太恐怖了。我们今天已经通过应试教育这个体制把自己变成一个“成功”的人,所以你基本上不会过上那种生活。我们生活在两个中国,他们的中国和你们的中国是不一样的,你们的中国是GDP每年8%的增长,30年来一直保持稳步发展,2020年或2030年GDP总值要赶上美国…你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中国。你拼命想要挤进去的,就是在那个钢筋水泥的楼里面得到一张办公桌,混到一碗饭吃。你想过为什么吗?为什么我那么费劲才能混到一碗饭吃?

教育自救,要从你自己开始,从你自己开始要回应这个问题——教育到底是什么?目标是什么?读了那么多年书,整个教育过程里你到底学到了什么?它教给你什么?它教给你的这些东西到底哪些是真理,哪些是谬误?有没有真理?你要问一下这里面有没有真理,需要你去想。

以前很多人问我,你好勇敢啊,你在城市里生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放弃呢?你北大研究生毕业,为什么要做这种公益的事情呢?我说你以为我放弃了啊,我只是选择了一个更好的。原本在北京的那种生活,那种所谓的白领生活,有什么意思呢?每天重复的生活,有意思在哪里呢?只不过在跟别人的比较上,你钱多一点,你比别人更有面子,但是,除了这些以外,到底还有什么意义呢?没有。所以我们这个社会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人要得精神病,而且有一种精神的癌症叫抑郁症。很多人得抑郁症,为什么?因为他活着,但不知道他为什么活着。他每天生活但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活。他失去了生活下去的理由,所以他潜意识在造反,你不应该这样活,你错了!活着有那么难吗?如果你真的只是要吃一碗饭,有那么难吗?如果你看到工地上的人一天干两三百块钱,你肯定会想,有什么难的?而且现在招工都招不到。我说那我们这大学毕业怎么不能去啊?不行的话擦皮鞋也可以啊,擦一双两块钱,一天擦二十双,四十块,回家了。其实不止,今天中午我听说鼓浪屿有一个老人家,在那边卖水。从一月到三月,卖了四十万。哇!这可能吗?是真的吗?你试过吗?当然我不是说你们都要去卖水,你们不要去工作了…那么多人卖水那谁来买水呢。我想说的是,这个社会里面我想其实有太多东西可学,但是在你们所受的教育里面,它只教会你们毕业后应该有一份白领工作。如果不是白领的话,你会觉得这大学它哪算大学呢?

教育没有那么神秘

所以我想,教育自救首先指向我们自己,其次,涉及我们小孩。你说怎么办?我们自己把小孩教了,有何不可?教育没那么神秘,不要轻信某些专家的瞎扯,说这都是专业人士才能教的。我简单举个例子,大家想一想,任何一个正常人(当然不包括智力受到损伤的人),90%以上的人,他生下来之后到他能说话的那时候,有人教他吗?我请问一下,有没有人教他?你们会说话是因为你们爸爸妈妈天天教你说:“你,”你就跟着说:“你。”是这样的吗?从来不是。“这个是杯子,来,跟我说,杯-子!今天认真练,不学会不让你吃奶!”可能吗?我女儿两岁,我发现她什么都会说,好奇怪啊!她跟我讲故事,她还会画画,我女儿画画画得比我好多了。她拿出一张纸,开始画,黑黑的,两个,一看就是眼睛对吧。然后又画了两竖,她说这就是脚,然后,她还在下面画两道横的,她说这是鞋。然后旁边又画个大的,中间画个小的,她说这是爸爸,这是妈妈,这是宝宝。爸爸妈妈和宝宝。嘿,我说我从来没教她,她就会了。有一天她忽然对认字感兴趣了,她就问我爸爸这是什么字,我说人,她说是立人吗?我说是,立人。她说:“呵呵,我喜欢立人!”她每次看到我看书的时候,她看到里面有人字,她就问我说爸爸这是什么字,她考我呢。我说这是人字,她说,爸爸是人,妈妈是人,宝宝也是人。你能想象吗?一个两岁的小孩她怎么学会的?我没有教他。包括数数,我发现她自己会数数了。她数12345678910111213…19,14!我也没纠正。确实,她数到13,就跳到19,然后又回到14,你说她为什么跳到19,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也懒得去纠正她。她自己学会的,我也懒得去教她。如果我教她的话,我在上楼梯的时候我会跟她说,来我们一起数一下,马上就到了,12345…人家学习就是这样呢?你说这不是教育吗?那教育是什么呢?学习是什么呢?这其实就是同一个词,一个词的两面。所谓的教育其实就是学习。那我们从这个事情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教育是什么呢?教育是在某种环境里面,学习的主体被一种兴趣驱动,然后学会了某个东西。这个过程我们把它叫做教育。你会开始去思考,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让这孩子去学习的呢?这不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吗?

就从这个角度,世界上产生过很多教育的流派,各种分支。柏拉图一个流派,蒙台梭利一个流派,华德福一个流派…但是其实他们都是在试着回应这个问题——教育到底是什么?等人家回答出这个问题,我们拿答案来抄一遍。“哇,华德福好牛啊!好了不起好神秘啊!华德福一百年历史啊!”各位,100年那也是人办的啊!他到底有什么了不起?他到底发现了教育的什么秘密?我想我们每一个人回到自己成长的历程里面去想,教育到底是什么?我们到底是怎么样学会这东西的?我们会在里面发现很多秘密。所以我说,在我们的学校里面,做的那个事情,它很多时候不是教育,是反教育,是教育的反义词。学校破坏掉了它恰恰应该提供的那个环境。一个像我女儿这样的小孩,如果送到幼儿园,那就毁了。为什么呢?一个老师,跟小孩讲:“小朋友们我们今天要来学习画画!”小朋友们很高兴:“哈!画画!”“来,每人发张纸,拿支笔,”然后,那张图片出来:“今天要画一只鸭子!鸭子呢,这个嘴是这样的,身子是这样的,要涂成这个颜色…”然后我女儿呢,假设画的不是这个样子,她画的鸭子是大头,小小的身子,没有尾巴,她说这是鸭子。然后老师说:“这是什么鸭子!你少胡话!”从此以后她再也不会画画了。很多时候,我们常常是被某个老师一句话就毁掉了。有时候你在语文课上看小说,你们班主任看见了,把你叫起来:“你,给我站起来!不知廉耻!你爸爸妈妈把你送到学校…”你会发现,把你打击得那门课你再也不想上了。本来对于语文你是很有逻辑的,你写作文干什么都可以,但你语文成绩很差。我觉得很奇怪的是,在中国竟然有孩子学不会语文!竟然有孩子学不会自己说的话!一定是被学校毁了而不是教了。我想说的是各位,教育没有那么神秘,没有那么可怕,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从自己出发去探索,从我们自身的成长,从人类的成长经验里面去学习。当然,还有很多经典值得我们去学习,值得我们去回应,去拿来参考我们所研究的这些问题。蒙台梭利走的那条路,他为什么那么重视教育的这个侧面?他重视了会怎么样?比如说我们《窗边的小豆豆》里面的小林校长非常好,他到底好在哪儿?他到底哪儿做对了?他做对的这些东西是否一定要放在学校里面做?

教育自救的浪潮正在兴起

尤其在今天,我女儿现在会写字了,会认字了,她会认父亲的父。我有一次写给她,她就说:“这是父,我们在天上的父!”哦?她还会背很长的一段:“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父的,直到永远。阿门!”两岁,你能想象吗?我们很多大人都背不会这一段,但是一个两岁半的孩子会。所以我说你们得早点结婚早点生小孩,不要害怕,不要担心以后怎么办,我已发现这个社会正涌起一股教育自救的潮流。各种人开始自己办教育,最简单的一种方式就是把自己的小孩从学校里面带出来,放在家里自己教。当然,这需要很大的决心。要很多妈妈或爸爸放弃自己的事业,要把自己的小孩的教育当作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来做。但是这个值不值呢?每个人自己衡量。中国已经有几千个人在这么做了,我是说仅仅放在家里自己教的,更多的放在各种学堂、私塾的,不算。光是完全放在自己家里教的,最保守的估计也有几千个人。

我有一个朋友叫徐雪金,他是在家上学联盟的发起人。你们有兴趣可以登陆那个网站,发现现在很多人在家上学。在家上学在美国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教育体系了,有好多套教材。在家上学联盟的网站上,比较活跃的可以统计的就有一千八百多个人。我跟徐雪金有好几年的联系,他一看我做图书馆就说你这是帮助民间教育做基础设施的啊。你想,假设有一个图书馆是向所有人开放的,所有人都很方便,而且这些图书馆的藏书是为这些人服务的。你想想,教育不就变得简单多了吗?因为你手边有很多资源。假设又有很多人来办各种公共的游泳馆、田径馆,我们完全可以把学校的各种功能社会化。一九七几年,有一个叫伊里奇的人写了一本书叫《非学校化社会》,里面就讲到未来的教育事业不是以学校的方式进行,当时引起了教育界的轰动,很多人觉得他这个想法很激进,可是在今天看来,在整个互联网普及到今天这个程度以后,我们再来看,没那么激进,没什么了不起的。因为我已经认识很多人,他们的小孩就从来没有上过学。也许有人会说这些都是个例,其实不是,很多人都这样做。很多人现在都已经好大了,甚至上大学了读博士了工作了,没有问题,但是,在中国确实还有许多问题要解决。

当然中国的教育决不是办几个私塾的问题,决不是弄几个“在家上学”的问题,中国的教育自救还包括要办大学。否则的话小孩在家上完初中上完高中怎么办呢?还是没地方去,还是得送到大学里去洗脑,上毛概。虽然你们不以为然。我有时跟一些大学生朋友交流,他们就说李老师你说得太严重了,那些课我们都不在意的,我们根本就不把它当回事,我们都逃课,我们根本就不上,但是我说我问你一个问题吧,请问世界的本质是什么?他说世界的本质是物质啊,物质的本质是运动啊,运动是变化的啊。我说除了这个答案呢,从你自己的角度来说说世界的本质是什么?他说不出来。你知道吗?当有一个东西占据你思维的空间的时候,即使你排斥它也没有用,因为你只知道这种存在。世界不是物质的,像我这种人,基督徒,认为世界是上帝创造的,你觉得好可怕啊,从小老师教的不是这样。你明明知道老师教的不对,可是你说,除了老师教的,还有什么东西是对的呢?你不知道还有另外一种可能。也许你跟别人说李英强说的不一样,可是李英强说的只是李英强说的,你自己要有自己的思考。怎么样才有可能得到你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呢?这需要你来问你自己。所以我刚才说,不要小看学校里面的各种课程,它没那么简单。

立人图书馆、立人大学和立人师范学堂是教育自救的一系列实践

我们再回到主题,教育自救,此其时也。不只是我们要来对我们自己来开始自我教育,我们不仅要关心我们小孩的教育,不仅要关心他小时候的教育,我们还要关心他上大学。可是上大学又碰到问题了,我们不是做民间教育吗?那老师呢?你说的那种教育的教育者呢?从事这个教育行业的人呢?我开始探索基于图书馆的教育。基于图书馆可以做什么教育呢?基于阅读的自主教育和开放教育。一个人学会阅读以后,就是学会学习,当然我说的这个阅读是一种宽泛的阅读,并不只限于读书。其实读书是一个很基本的东西,包括怎么样去获得各种外界的信息,包括怎么样听人讲话,这都是阅读啊。都是你接受的信息,由你怎么样加工怎么样反思怎么样成为你自己的东西,怎么样又排除掉一部分,这个过程就是学习能力的一个基本内容。因为人在没有学会阅读之前是不会学习的。所以很多人你别看他上了初中上了高中,可是实际上他是不会学习的。当然我希望你们不是啊。很多人一旦大学毕业以后就再也不读书了。是因为他觉得“我学习得已经很够了还要让我学吗不要让我学了”,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学会学习。因为没有学会阅读就没有学会学习,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有时我鼓励一些中学生说,应试教育没那么可怕啊,在学校的时间都是你的,你的生命也是你自己的,你的生命就是你的时间嘛!你每一分每一秒怎么过,都是你对你自己生命的掌控,在这一秒这一分,你是用来打瞌睡呢,还是用来读书或者思考问题呢?当然,我们知道,在学校读书或者思考问题都是不被鼓励,甚至是会被打击的。《肖申克的救赎》片头里,书里藏着一把锤子;阅读就是那个锤子,那个锤子可以来帮助你,把那个厚厚的墙壁凿开,你自己凿出一个墙洞出来。各位,铜墙铁壁啊,鲁迅先生呐喊了很多年,就那么一把小锤子,你把它凿穿了,就逃出去了,就获得了自由。“有一种鸟儿,它的每一片羽翼上,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任何的笼子都关不住它。”如果你是这样的人,你最应该做的就是阅读。当然你可能会说,阅读有那么神奇吗?你说办几个图书角他们就有锤子了吗?当然不是。在阅读里的成长过程,是需要我们去思考的。首先,在今天这个时代,我们发现大多数人不喜欢阅读。电视、网络、游戏,比阅读要有意思多了,好玩多了。那为什么要阅读呢?因为阅读里面带着思考。阅读是一个人精神成长的很重要的方式。当然这里的阅读指的是书本阅读,而其他的阅读方式比如说看电视,它这种图像化的方式当时刺激了你大脑的某个部分,就像你们听我来讲,你会觉得很受刺激,从来没有人这么讲过,你会想:这个人讲的还是蛮反动的哦,讲得有点另类,也许有道理,但是你会感觉不靠谱,因为做不了嘛。过了三天之后,你可能都忘了。有没有一个叫李英强的人来过厦门讲过教育自救?没有印象。为什么?因为你没有经过自己的思考,那个事情跟你没有关系,李英强这个人跟你的生命毫无关系。这么多本书,你随便拿出一本书来,你真正读进去,你就会推开通往精神世界的一扇门。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他的精神成长史。如果你说你没读过什么书,那你就是真正的loser,你什么都不是。你就只是这个世界的快餐文化里的填充品而已,你就从来都不是你自己。很可悲的,你就是那么一个快餐文化的填充品。

刚刚我们说图书馆,基于阅读的自主教育和开放教育,开放教育这就跟网络联系在一起了。后来,我就开始办立人大学,为什么呢?因为我发现中国大学太糟糕了。我办立人大学的时候刚刚好,南方科技大学刚好也是那个时候办起来。有人就问我说,请你把立人大学和南方科技大学做个对比,你认为它们有什么相似性?我说没有,而且我认为南方科技大学不那么值得关注,你们不要那么关注他。我觉得立人大学从“基因”上来说比它优越多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南方科技大学是深圳市政府出资的,肯定是不靠谱的。所以你会看到它派了个公安局的局长书记去做校长。你说看到觉得很震惊,我说你有什么好震惊的,它的逻辑就是这样,它本来就应该这样。当它以一种很温和的方式在那里,朱清时在那做校长,你就觉得还有希望吗?我当时就对朱清时没有指望,他做不了,他推动不了教育改革,那你说,李英强,你来推动教育改革?我说,我不推动教育改革,我做教育啊,我推动教育改革干什么?我做一个真正的教育在那里,不需要改革。当很多人开始对教育有理解,有选择的时候,那个东西自己就垮掉了。就好像今天乡村中学孩子的辍学率已经证明了这个教育体制是不能长久的,小孩啊,贫困阶层的人用脚投票,我就不读了嘛。读了这个毫无意义,坐在那里学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什么“社会主义是中国人民的历史选择”“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最优越的”,学这个跟我的生命有什么关系呢?当然,我不只是学这些,我还要学数学,学英语,你学英语的时候,你觉得英语跟你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呢?如果英语跟你的生活没有关系,你学得会吗?你学那么多年英语,为什么学不会?因为你从来都不知道这英语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所以各位,我说教育自救这个事情,首先是需要干的,其次是可以干的,我从我自己短短几年的经历来看,慢慢发现,缺乏做教育的人,所以我今天开始,要办一个新的机构,叫做“立人师范学堂”。这个立人师范学堂致力于培养独立的、民间的教育实践者、教育研究者和教育创业者。教育市场多大啊!你想,一旦教育自救成为一种潮流,家长们纷纷开始为自己的孩子选择一种教育方式的时候,将会形成一个多么大的市场!目前他们没有选择啊。厦门人就没有选择,因为整个厦门几百万人,也许会有那么几所民间自办学校,但是你要知道,这个量级相差特别大。这是个接近于零的市场。

教育自救,从自毁三观开始

你别看学校现在垄断,那么强大,一旦市场开放,学校分分钟就崩溃了,毫无意义。那些教了几十年的老师在真正的教育面前——请原谅我这么说有点不敬啊——他就像一个白痴,什么都不会。因为他自己都不能学会教育。我不是说这些人人品有问题,我们都是这一整套教育制度的牺牲者,这一整套制度已经把我们都限定成这个样子了。有人说这是我们的宿命,不是!这不是宿命!你还有可能,当然,不是说一切皆有可能,而是说你还有可能。你还可以从今天开始从自己身上开始反思,把自己吃的那些狼奶吐出来。我们整个人安身立命的所有东西都是从那个教育里面来的,我们关于这个世界关于整个社会关于我自己这整个理解,现在已经形成了,怎么办?那就是一个“毁三观造三观”的过程。“三观尽毁”是你人生的开始。如果说你的三观还没有毁掉,那就说明你的三观还没有开始。你们的人生还在一个框框里,那已经没有什么可能了。你最多也就是混个什么公司的白领,公司的副总,过了十年之后可能因为你很勤快升为了行政副总,成为了业务副总,这也到头了。你对整个生活的理解就都是别人教给你的。

我不客气地讲,这不只是中国的问题,不只是中国教育是这样,美国教育也这样啊。不过美国教育跟我们不一样的地方是,它在公立学校之外还有好多私立学校,这就是它的好处,但是美国的公立学校一样糟糕。如果把美国的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加起来,其实也不过怎么样。为什么呢?因为它不过是造了一个“美国梦”。美国人的那种中产阶级的肥胖的、度假的、买好房子的物质主义的美国梦,其实是美国人今天走向衰落的很重要的原因。美国现在已经日薄西山了。它虽然很强大,像罗马帝国一样,曾经很辉煌很厉害,控制了整个20世纪的世界,但是它崩溃起来很快。因为它内在的精神已经变质了。它已经变成了一种物质主义的、实用主义的金色的美国梦。当然跟金色的美国梦对应的是我们粉红色的中国梦。希望你们在这个大梦里面,能够有所觉醒,能够真正察觉到你作为一个人的活着的意义。你为了什么而活?你不去回应这个问题你就很难回应什么是教育。

今天就先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英强校阅于2014年7月14日

(本文来自“立人教育札记”博客,系作者在厦门“担当者教育双周沙龙”的演讲实录)

本文发布在 公民文献.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