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采访张小玉 发现政府黑监狱

09年开始跟踪拍张小玉夫妇,至今四年多,至和玮平同往焦作拍摄仅数月过去,不想就发生了如此恶性事件。我心清楚此事需要律师抱团儿参入。近几天在京奔丧,偷空手机搜索这些年所写相关文字,愿为律师们提供所记事实。下面是较近期所写……

太行山中黑监狱《河南焦作访民张小玉》

2013-04-21

从陕北回来了,准确讲是绕道河南回到的西安。

此行为记录河南焦作进京访民张小玉的遭遇,却为了避开政府的追踪堵截,先行绕道陕北,恰好那里沙漠里有我要拍摄的东西。完工后,来了个乾坤大转移,南辕北辙,乘坐一辆臭不可闻的卧铺大巴从榆林始,连续15个小时长途跋涉进入中南部的河南洛阳,再100公里抵焦作,之后潜入太行山深处一个叫做桑园村的地方……

为什么要潜入山里呢?下面有必要说说。

在太行山深处的一个山坳坳里有几十户人家居住一起。2012年11月,18大召开前后的那些日子里,每每入夜,就有从这座深山沟里的一座独屋里传来凄厉女声,十分渗人。就这事我问村民。村民们回忆说当时谁也不敢多问,担心会不会是黑社会绑票,一旦沾染,不再安宁。后来才都知道,那是焦作市中站区政府干的黑事。村民们又说:“这比起黑社会更不敢沾染,黑社会是在暗里,政府则有合法外衣,可以明火执仗。”我觉得这些村民很有水平。

后来村民们了解的的情况是:那天夜里,他们(政府雇佣人员)开一辆面包车从山外面拉来一个女人。车就停在村外山路上,几个陌生男人架着一个被衣物蒙着头的瘦小女人,连拉带拖的把那女人送到最靠村子外沿的一座独院里。关于这座院子,村民们只知道是全家外出打工的村民的住屋。政府对村民们放话说这里关着一个法X功。

接下来的10天里,村民们就一刻也没能安宁。

我在村里走访了村民,并且直接和那家住户有过对话。得知他从政府那里每天可以领100元租房费。

这女人究竟是谁?我当然知道。她叫张小玉,就坐在车内我的身旁。今天我和张小玉夫妇专门开车进山,就是为找到这个设在太行山深处的政府黑监狱。

张小玉是我在北京认识的河南访民。在北京上访五年至今未果。她是从北京南站被出示警官证名曰“冯晓健”的人绑架回豫的。之后10天里,就在这小屋子里吃喝拉撒睡。张小玉在墙壁上写了很多字,我此行就是为拍摄这些字和访谈村民们的感受。村民们得知真相后对我说,政府竟敢如此欺骗我们,拉我们同作恶,下次政府再来租房关人,就叫政府断然进不得村来。

我们方才得知政府每天用维稳费为这件房子支付100元。

这是发生在太行山深处的故事,我已经在这座村庄里做了四天深度调查和大量录像访谈。不日我将以纪录片形式公布真相……

在太行山黑监狱里的十天里,张小玉用捏碎的方便面、香蕉皮、被殴打致伤的血迹在那座黑屋里的墙上写满了大段檄文……尚有良心的衙役之一曾告诉小玉真相,但坦诚自己害怕政府只得为之……。

小玉是根据有限的两次允许如厕的机会,认出了农民自建的旱厕才找到这座黑监狱……她被夜半拉送至百里外的济源市在荒郊野岭里推下车……小玉试图打车,连续六辆拒载,第七辆的司机说:“谁敢拉你这女鬼模样,半夜三更的。”

有点意思的是,我和张小玉夫妇此行专程调查焦作市中站区政府设在太行山中的黑监狱,竟然发现这个小村庄正是张小玉老公许有臣的舅家所在村,因此调查非常顺利。许有臣的舅家家族纷纷举报线索,在镜头前发声,将中站区政府恶行彻底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不日请见此行调查纪录片详述)。

在新领导班子即将开展针对司法公安以及地方政府执政违法行为展开整顿之当口,我们也在这里喊它一嗓子口号:给顶风作案者一个下场看看!

注:纪录张小玉遭遇的纪录片《小玉》正在录制中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