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泉:《朴素正义——律师常伯阳的观点和足迹》编后记

今年以来,越来越多的朋友到了监狱(大监狱概念,含看守所、拘留所、黑监狱等)里,他们中的许多,都难以被会见,被遮蔽的,不是他们的正义和消息,被释放的,是他们在里面的乐观坚忍,是在酷刑和孤独中的零口供,是笑脸满盈和叩墙示意,这,给我们外面的,最大的鼓励和信心。我想,在当代为法治而努力的,可以分为两种人,里面的,和,还没进去的。

我形容常律师,不想只用正义、爱、勇敢、宽厚这样的词,他是这样的人,但不是全部。虽然,他凭着心中自然的正义,而各地奔波,为素不相识的人,为各样的案件;我们经常有问题,有需求,就找他,首先想到他,因为他似乎从来不会拒绝别人,我心里甚至在想,这哪里是善良,这已经是好欺负了。他只被被侵夺的人欺负,当片警威胁他要骚扰他家人时,温和的他厉声警告“你试试”,甚至以死相拼的话都说了出来;我还想说,他看上去矮小、羸弱,并不是一个斯达巴力士一样的强悍健壮的人物;他温柔,对朋友从不争论,和法官娓娓道来;他精通于法,但不至于法;他太忙,总是显得很疲劳,很多人一次次的说起,河南公益律师界要他多带些人出来,自己一个人,没法应付过来;在进去前两天,他说自己想歇一歇,想读读书,特别是历史,于是,从晨起到黄昏一整天,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读《台湾四百年》,读《追寻律师的传统》……

这个时候,常律师如果能传出话来,一定会说:不要为我忙活,我再里面好好的,过好你们的生活,救其他人吧。我会自私的心里说,没人比你更热心,没人比你更愿意做牛做马、承担这么多,救你出来,就是在救一群朋友出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