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圣雨:中国社会运动的出路

[笑蜀按]推荐一篇文章,标题稍有修改。作者是草根人士张圣雨。文章朴实无华,没有高大上的政治口红,但诚恳,接地气,有深度,有技术含量。中国的社会运动,中国的转型,需要这样实事求是的思考。可惜,中国知识界根本无力供给,反倒沉缅于太多伪问题之争、沉缅于华而不实的话语泡沫,走不出绝对化、教条化、僵化的死胡同。思想与运动的脱节,是中国知识界的悲哀,当然,也是中国社会运动的悲哀。

张圣雨:【中国社会运动的出路】

在海珠看守所拘留期间,有幸偶然看到张维迎等人编著的《改革~最大的政策》,这本书因为是体制内学者写的,是中共制定政策的参考依据。书中指出全面深化改革,最终将进行政治改革,否则所有改革也不会成功。其中一篇文章标题是改革就是不断把私权还给个人,里面一句:现在的改革不是阻力太大,而是动力不足!这句话让人有如雷贯耳的惊醒。

惊醒之后陷入深深的思考。改革的阻力在哪里?改革的阻力当然来自既得利益者,既得利益者也分成两派,一派顽固抵制改革,一派有意推行改革。我曾经不止一次发表文章说中共领导人(胡,习)等人一直有意主导改革,为什么迟迟不见有明显的政策改变呢?他们在顾虑什么在等待什么?顽固派(以江为首)的阻力有多大?

因为我激进的言行,一个国宝曾经劝说我,一个人站在自己的位置看问题是不够的,还要站在对方的位置看问题,这样看到的问题才比较全面,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我认为他说的话是对的,我们不妨站在有意改革的政府官员的位置来看民主改革带来的问题(风险),面对网络上网民铺天盖地满腹怨恨的恶毒咒骂,以及社会上不断涌现的群体暴力事件,改革过程稍有不慎,可能导致不可收拾的混乱局面,对国家,对改革者都可能是毁灭性的灾难。

据传,一些试图阻止改革的顽固派官员,暗中用巨款收买一些黑社会上的亡命之徒或恐怖分子,在各地制造暴力恐怖事件,以此吓唬威胁主张改革官员:瞧瞧吧,改革到最后你们也会被这些暴民杀死。如此以来,这些主张改革的官员还敢大刀阔斧改革吗?他们只能小心谨慎的改革,甚至还可能停止。可是一些人却对各地的暴力事件尤其恐怖事件拍手称快,这是很不明智的。

我不赞成一些维族人搞恐怖袭击,他们伤害的普通民众,没有对统治集团和贪官造成半点威胁,也没有启发和鼓励民众,只能让民众反感憎恨。他们既然不怕死,还不如上街游行更有效,游行受到的处罚最多是判刑坐牢,但是,却可以引起民众的同情, 以及国内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支持。 因为大多数民众在中共的洗脑宣传下,普遍对维族人有偏见,游行可以让更多人了解真相,这才是争取自由权利的可行之道。

事实上,很多普通中国人都明白共产党政府的黑暗!他们常常会问,共产党政府下台,你们组建的政府怎么保证清正廉洁,让别人相信你能够给多数人带来利益?如果你的言语和行为处处表现的都是仇恨情绪的宣泄,而没有建设性和包容性的理论素养,你是很难得到别人认可的。所以,我在和别人交流的时候,常常因为知识的匮乏感到力不从心而痛苦。最讨厌没有一点素养满口暴力仇怨语言,而又没有一点点暴力行动,也不愿参加非暴力活动的人,这些人一定是混进民运圈的五毛或国宝,大家一定要小心这样的人。

加快民主改革的关键是如何加大改革的动力,首先,争取更多体制内良心人士的理解支持,尽可能把改革的阻力转化为动力,要让他们放心,民主改革后他们的利益不会受到损害,而且因为民主社会环境的改变,生活会变得更充实自在。

一个国宝曾经说:即使实现民主以后,做警察的还是警察。我回答说:是的,不会有太大变动,但是民主以后社会环境的改变将惠及所有人,如食品安全有了保障、自然环境的净化、社会文明的进步等使人与人变得真诚友善,生活在这样社会岂不幸福,这种幸福却惠及每一个人。

其次,改革的主要动力还是来自千千万万的普通民众,如何唤醒他们的权利意识和公民理念, 在公共维权群体事件中, 民主人士应该发挥自身的综合素养,为政府和民间架起一座有效沟通的桥梁, 化解矛盾而不是煽风点火,让政府不会因为公民维权意识的增强而恐慌,从而取得政府的谅解和民众的拥护。当然,参与群体事件中起领导作用的民主人士有很大风险的,如郭飞雄、许志永等人一样,会成为中共打击的主要对象,但是,当你面对政府官员可以静定自若侃侃而谈时,对政府官员何尝不是一种震撼,对民众是一种鼓舞。当越来越多的民主人士成为引领地方维权的骨干的时候,他们会影响越来越多的人走到民主运动的前面,那时中共政府也是无力控制局势的,只有顺应历史潮流改革了。这需要更多的民主人士提高自身综合素养,我们不能做改朝换代的草莽英雄。

这只是个人的观点,无论对错需个人领悟。感觉民运圈很多人思想保守,不敢提建设性主张和创造性思维,只会机械性照搬传统的方法(举牌、围观),我们都忙于疲惫中奔波,却收效甚微。本文但愿对一些人有帮助。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