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彪峰被抓九個月,是為記

今天,是歐彪峰被抓九個月整的日子,每個月的3號,我都會寫下一些有關他的文字,然後發布在我的個人平台,提醒自己,也提醒關心他的朋友,不要讓他淹沒在那無窮無盡且不斷還在發生的抓捕事件當中。自小彪入獄以來,我們熟悉的朋友楊紹政教授被山巔,王愛忠被尋釁,陳雲飛被尋釁,李翹楚被山巔,就連九五後的方然,中國最後一位勞工研究者,早些天也被山巔了。我不知道下一個又會是誰?我每天都在惴惴不安中備受煎熬,我甚至常常因為焦慮而在深夜以痛哭來宣洩,睡醒起來又繼續惴惴不安。即使現在,在我敲下這些文字的時候,想到小彪,想到愛忠他們,我依然禁不住的淚流滿面。。。

我們這些所謂的前浪一個接一個的被消失掉,那一批又一批新冒出來的鍵盤俠們對此卻一無所知,但他們會為那些打滿雞血的口號式文章歡呼鼓舞,也會為那些蓄謀收割的賣慘文章奉上拳拳愛心,不吝惜任何溢美之詞,不思考任何邏輯的缺失。他們甚至不知道歐彪峰是誰!這個近幾年來唯一(除北京外)被美國,歐盟駐北京領事館邀請參加過活動的人權活動家,公民記者,就這樣猶如前浪般被拍在岸上,正漸漸被人逐步遺忘。即使那些曾被小彪鼎力相助過的某些所謂大v,名人,草根,也幾乎無人提及。這就是現實,殘忍且泠冽到令人無法直視。

早幾天歡歡曬出了她寫給小彪的第一封家書,情真意切,質樸動人,我看了也是禁不住的淚盈於睫,心緒久久不能平復。歡歡在家書中切切的囑咐,要小彪對自己的未來有一個新的考量,要有一個新的方向,我想,此時正在看守所的他必定也會思考這個問題吧?我記得我們之前在一起喝酒時也經常探討制度與人性,論制度的蠻橫,論人性的幽暗,有一次因意見的相左,在深夜還不惜跟汐顏吵得不可開交。現在過去了這麽久,看到了那麼多的齷齪,唯利是圖,親歷了那麼多的背信棄義,殘忍且鮮血淋漓。我們是否真的需要停下腳步好好的思考、沉澱、釐清?當然,在高牆之內的他肯定會有大把的時間來思考這個問題了,而我,還在不斷的被推著前行。可我,也是真的累了,也厭倦了那些醜陋不堪,我只想逃離。

當你凝視深淵,深淵必許以回眸,當你與惡龍纏鬥,你必變成惡龍。這世上,沒有任何的理想值得我們以如此的沉淪作為代價。說這些話,我只是想致敬那些走過了那麼多深淵,至今還在堅持大義,堅守良知的人們,你們的稀缺,便也愈發的顯得異常珍貴!趙寶珠大哥因病過世了,終年62歲,因不可描述之原因,我們連他的追悼會都沒辦法參加,他生前留下來的其中一個遺願,就是讓他的家人繼續為身陷牢獄的歐彪峰送飯。為此,歡歡備受折磨,總是覺得不忍,覺得難過。為了不違背寶珠大哥的遺願,我只能勸慰她收下,也希望小彪出獄以後,我們一起去看看寶珠大哥的夫人,去他的墳前為他點燃一炷清香,彌補我們缺失的祭奠。

小彪,你的妻子,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們都在等著你,等你早日歸來。

迷迭香
2021年9月3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本站首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