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紫娟第三次陕西行(二)

2021.7.23下午一点多,我们就到了陕西省公安厅人民来访接待室。但是人家执行夏季作息时间表,下午三点上班,等吧。

等待的时间太长,包龙军说去路对面公安厅找一下参与玮平案、曾去深圳找过我的国保总队某政委。于是,我们就过去和门卫商量。门卫说要进公安厅,必须联系里面的民警,由他来接。我说我也不知道国保总队那个领导姓啥,人家不告诉我,怎么办?他就给了我们一个电话(029)86165555,让我们自己问。打通这个电话,告知对方我们想联系一下国保总队人员。结果又给了我们一个电话:(029)86166766,让我们自己联系。可这个电话无人接听。没办法,衙门高深,我们根本进不去。

三点整,公安厅信访接待部门总算开门了。

我和辩护律师、包龙军、李大伟等按要求扫健康码、存包、存手机后,进入了接待区。我们向工作人员递交了针对宝鸡市公安局妨碍、侵害律师执业权的控告信后,又对超期羁押问题进行口头控告。并询问公安厅分别于2021.4.4和2021.4.12签收的我对宝鸡市公安局刑讯逼供、非法取证两封控告信的回复。工作人员(警号:000245)在收下我们的控告信后,称要在网上查询我们上次的控告情况,让我们先在等候区等候。

等了半天,也没消息,我们就再去窗口询问。他说网络坏了,正维修,让我们再等等。

这样又等了半天,他出来对我们说是要请示领导,领导会接待、答复我们。

我一听,一阵惊喜,啊,总算能见到管事的了。看来我没白控告,他们还是重视的。

这样又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出来了一位中年男子(警号为001416),自称是信访部的主任。他和我说,经过查阅系统,我的两封控告信已经转给了宝鸡市公安局,宝鸡市公安局已经于4月22日回复了我。

可是,我控告的就是宝鸡市公安局呀!而且,我根本没有收到宝鸡市公安局的什么答复啊!对我的争辩,他根本就不理会,只是说让我去找宝鸡市公安局问。并称从他们网上,能看到宝鸡市公安局给我回复的邮寄凭证。包龙军就问他,那有回执吗?他他吱唔着还是要求我们去找宝鸡市公安局信访部门。我和他说我连宝鸡市公安局的门都进不去。

说什么上级机关监督下级机关,我看现实中是不存在的,踢皮球一个比一个厉害。再待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我们的官老爷、我们的衙门,要这样解决问题,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还担心,再在这纠缠,惹得我们官老爷生气,定我们一个聚众扰乱单位工作秩序罪,我会和玮平一样,百口莫辩。

要赶紧走。

于是,我们就离开了省公安厅这个戒备森严的地方。

我很奇怪,我控告的是宝鸡市公安局,为什么把我的控告信又转给宝鸡市公安局?然后还让我自己去找他们?这就像是我去领导那告某个同事,领导说我把你的控告信转交给那个同事了,你去找他吧。我找他说什么呢?说我把你告了?这不扯淡吗?

我觉得,陕西省公安厅这是在有意向被控告人泄漏控告人信息。

这次去陕西省公安厅最大的收获就是我总算见到了一个“领导”……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公民报道, 本站首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