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人身攻击使流亡维吾尔活动人士更加大胆发声

站在国际社会批评北京在新疆的镇压政策最前沿的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女性活动人士表示,在中国官员试图抹黑她们而公开诋毁她们的人格之后,她们不会退缩。

几名流亡在外的女性成为了直言不讳的活动人士。她们告诉国际媒体,她们在拘留营中遭受了中国当局施行的强奸、酷刑、强迫绝育和思想灌输。

最近几周,中国官员指控她们有外遇、传播性病,并从事贷款欺诈,以此作为她们品行不端的证据。在中国试图对这些女子展开舆论反击和人身攻击之际,北京在对待新疆维吾尔人的问题上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过去四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镇压这个突厥少数民族群体。

但一些女子表示,这些来自中国的批评只会让她们更大胆地说出这些虐待行为。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为了证明我有关强奸、酷刑和强迫绝育的说法是无效的,中国官员竟然说我无法生育,” 拘留营的幸存者、42岁的维吾尔人图尔逊娜依·孜尧登(Tursunay Ziyawudun,又译图尔苏奈•齐亚乌顿)说。

2019年9月,图尔逊娜依·孜尧登从新疆的一个拘留营获释后,中国政府只允许她前往哈萨克斯坦与丈夫呆一个月的时间。一年后,她搬到了美国的弗吉尼亚州。她对美国之音表示,在抵达美国后,由于在新疆遭受虐待造成的持续性伤害,她的子宫被摘除。 

“我有四次被带到审讯室,在那里遭到殴打,”图尔逊娜依·孜尧登告诉美国之音。她还说,同被关押的一些女子在去了审讯室后就再也没有回到牢房,那些回来的人被告知要保持沉默。”

北京公开称这些维吾尔族女性活动人士是“骗子”,是在新疆问题上制造“假新闻”的“演员”。

2月18日,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徐贵相表示,图尔逊娜依·孜尧登的指控是“无稽之谈”。在北京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他将图尔逊娜依·孜尧登描绘成“反华势力”的一个“棋子”,并对她的婚姻史进行指控,称她因不具生育能力而离婚。

“出境后,为骗取难民身份,她甘作反华势力的‘棋子’和‘演员’,”徐贵相对媒体说。

一些中国事务观察人士和人权活动人士说,他们对中国共产党对批评者的人身攻击并不感到意外。他们说,中共继续阻止独立的外部团体调查维吾尔人和其他人提出的有关受到虐待的指称。

“这些指控往往伴随着其他的人身攻击。所有这些做法都是为了减少海外对中共的批评,”加拿大拉乌尔•瓦伦堡人权中心(Raoul Wallenberg Human Rights Center)高级研究员林耶凡(Anastasia Lin)表示。

在上个月于北京举行的同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新疆地区政府的新闻办发言人伊力江·阿那衣提(Elijan Anayat)攻击了另一名维吾尔活动人士古力巴哈尔·海提瓦吉(Gulbahar Haitwaji)。在中国的再教育营呆了两年的她指控中国对维吾尔人实施酷刑和不人道的残忍对待。

“她在国内生活期间,就与他人通奸,被邻居告发,” 伊力江·阿纳衣提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他还质疑古力巴哈尔·海提瓦吉的诚信度,并指责她是一个“恐怖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the World Uyghur Congress)的成员。世维会是一个总部设在伦敦的流亡组织,其领导人曾在美国国会和联合国作过证。

55岁的古力巴哈尔·海提瓦吉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目前生活在法国。她在一本名为《中的古拉格的幸存者》(“Survivor of the Chinese Gulag)的书中讲述了2017年至2019年她被关押在拘留营的细节。她说,她被链子拷在床上20天,并在新疆北部城市克拉玛依目睹了拘留营官员对其他维吾尔妇女进行的类似的不人道待遇。

“我在书中如实讲述了我在营内所目睹的一切,现在他们(中国官员)反驳不了我的说法,就对我进行毫无根据的人身攻击,” 古力巴哈尔·海提瓦吉上个月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她同时强烈反驳了阿那衣提对她的攻击。

38岁的早木热·达吾提(Zumret Dawut)是另一位被北京抹黑的维吾尔妇女。她也被中国官员徐贵相称为“毫无底线”的“演员”。

早木热·达吾提对美国之音说,徐贵相的攻击是毫无根据的,证明她的倡导活动帮助进一步暴露了中国在新疆的严厉政策。她说,2018年她在乌鲁木齐的一个拘留营被关押了两个多月,直到她的巴基斯坦丈夫让她获释。据她说,拘留营当局于2018年底强迫她和其他200名维吾尔妇女在乌鲁木齐县医院接受绝育手术。

“我说过我和东突厥斯坦人民被侵犯人权的事实。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试图通过人身攻击使我保持沉默,”达吾提说。她还说,她将继续讲述北京在东突厥斯坦的恶行。很多维吾尔人更喜欢使用东突厥斯坦一词来指新疆。

印第安纳州特雷豪特(Terre Haute)罗斯-胡尔曼理工学院(Rose-Hulm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中国研究的助理教授蒂姆•格罗斯(Tim Grose)表示,中国外交官和官方媒体针对这些女性使用的说法,不太可能分散国际社会对新疆侵犯人权报道的关注。

格罗斯对美国之音说:“这种策略试图转移人们对严重指控的注意力,并试图播下怀疑的种子。”他还说,中共也使用了类似的策略来攻击被认为反华的研究人员和媒体机构。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维吾尔人权项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的中文协调员祖拜拉·夏木希丁(Zubayra Shamseden)说,这些指控表明,尽管中国努力隔离有关新疆的信息,但这些妇女在提供有关新疆的信息方面仍然具有影响力。

夏木希丁对美国之音说,攻击活动人士的私生活,并公开羞辱他们,已经成为压制维吾尔目击者的一种常态。 

她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些女性证人的证词确实触及了中国正在试图向世界隐瞒的热点:对维吾尔人的缓慢但坚定的种族灭绝。”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