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员维权被抓 人权组织促中国当局放人

设在美国的中国人权捍卫者近日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劳工活动人士、微信群“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的盟主陈国江。陈国江因关注外送员的工作环境,组织和帮助外送骑手互帮互助及维护权益,2月25日遭警察带走。家人至今未收到任何拘留通知书,也没有他的消息。

不知罪名 无拘留书 

中国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在3月17日的公告中表示,据信陈国江被关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他的父亲陈万华在一封公开信中对儿子的状况感到忧虑,表示至今未收到本应在24小时内发出的拘留通知书,也不清楚是何罪名。陈国江的妹妹致电朝阳警方,被告知拘留通知书早已寄出。

中国人权捍卫者敦促中国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陈国江,并要求在其被拘留期间,应当允许他与家人联系,会见家人或他家人委托的律师。

该人权组织还要求中国政府确保公民结社、表达及通讯的自由,以及组织起来保护劳动权益的权利。

自建微信群组为外送员维权 

“外送江湖骑士联盟”是由几年前开始做外送的陈国江创立的微信群及公众号。他使用过网名熊焰和陈天河。陈国江此前从事过多种工作,也开过餐馆。他外卖过程中发现大量外送员生存环境恶劣,权益往往得不到保障,便创建了以互帮互助为主旨的微信平台,除记录日常遇到的问题外,还提供维权支援,受到极大关注。一年多来,平台已发展到至少16个微信群,好友超过1万4000人。

今年 2月18日,陈国江和其他骑手抱怨“饿了么”等外卖平台推出的奖励骑手春节期间留京的活动有欺骗嫌疑。2月19日,“饿了么”在官微致歉,承诺增加补偿活动。目前外界难以确定这次事件是否与陈国江被抓有关。

早在2019年10月,陈国江便因发动外卖员通过拒绝接单来维护权益,被警方拘留过26天。

据网上消息,陈国江被抓前一天曾在微信群表达担忧说:“明天下午我不说话,就证明我有事啦,我能说话就没事。”

陈国江被抓的同时,其他多位外送员也被带走或问话。有几位后被释放。随后,各地一些外送员准备举行“三八大罢工”声援,但因当局各种强力维稳措施而未能实现。同时,号召声援陈国江的“工号51”的微信公众号、小编微信号和防失联QQ群等全遭封杀。

网友捐款支持外送群体维权 

不过,陈国江的父亲陈万华3月15日在“外送江湖骑士联盟”微信公众号发出求助信,表示家境贫困无力为陈国江聘请律师,希望关注“盟主被捕案”的热心人为第一阶段5万律师费提供资金支持。

求助信发出后,迅速被“工号51”的电报(Telegram)频道转发,并号召网友通过微信、微博、QQ、知乎、B站等一切墙内平台扩散并捐助。

尽管募捐迅速遭到各种抹黑、限制、屏蔽等打压,但陈国江家人3月16日下午在“外送江湖骑士联盟”微信公众号发出完成筹款、停止募捐的消息,其中支付宝收到了5万5千多元,微信收到6万8千多元,并已找到律师约好3月24日进行会见。随后,“外送江湖骑士联盟”微信公众号被关停。

记者通过一个社媒群组多方试图联系采访外送员,最终一位因担心声音被警方收集的外卖员只同意文字表述。这位外卖员表示,他相信“盟主”陈国江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只是为外送群体争取点权益。 

他说:“我也是很震惊的,他所有的活动都是公开的,没有任何违法的地方。网络上传盟主被抓是由于揭露了‘饿了么’对骑手的欺骗,我认为他做的没错。‘饿了么’平台春节设定的奖励条件太苛刻,而且存在想故意克扣外卖员福利的情况。由于单个外卖员完全没有和平台谈判的权利,要么被平台肆意剥削压榨,要么就是自己团结争取权益,指望不上别人。为了骑手的利益得到保障,所以我觉得盟主向媒体反映这个事情是正义的。但是这也破坏了资产阶级的美梦,所以他们就把这样一个骑手联盟的组织者抓起来了。”

抱团取暖是当局之大忌 

有群组里的评论表示,“盟主”被抓,绝不是因为他犯了什么错误,而是因为他的正义感,因为心怀正义的陈国江在骑手中已经具有一定的影响力。而这样的影响力,有可能转化成骑手们团结起来抗争的动力和纽带。而这正是当局忌讳的。

维权网上一篇署名庞守义的特约评论则表示,在陈国江被带走后,微博上和公众号上一旦有关于他们或罢工的消息,很快就会被删除屏蔽了。这一迹象表明,数量庞大的外送骑手组织起来维权,已引起当局的极度不安。陈国江的遭遇说明,当局希望通过抓捕组织者来严打民间维权团体,以收到杀鸡儆猴之效。

一位担心被认出声音,只愿以文字接受采访的长期关注中国劳工状况的独立评论人士也表示,当局一向害怕劳工形成组织,威胁到资方利益和政权稳定。这与几年前打压深圳佳士工运是一样的思路。

他说:“其实盟主这次被抓不仅仅是因为之前他替骑手质疑‘饿了么’春节期间奖励方案欺骗骑手并迫使‘饿了么’道歉,‘饿了么’就联合警方报复他,更是因为他之前搞的骑手互助组织外卖骑士联盟已经有了外卖员工会的雏形,而不受中共管制的独立工会是中共最为忌惮的,他们就想着要擒贼先擒王、杀鸡给猴看。”

这位独立评论人士表示,这个“外送江湖骑士联盟”之前发的视频和做的事情大多是和外卖员身边事相关,没有什么政治上的表达和意图。不过他还是担心当局会找借口给陈国江定罪。 
他说:“我觉得这次中共很可能会用寻衅滋事这个口袋罪来给盟主定罪,但这显然在法理上是站不住脚的。毕竟盟主质疑‘饿了么’只是行使了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且他质疑的问题连‘饿了么’自己都承认并道歉了。中共给盟主定罪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外卖行业维权难 骑手抗议事件增加 

近些年来,中国各地城市的外卖行业迅速崛起,尤其在源自武汉的新冠病毒疫情期间,很多人选择外卖或外送,尤其在平台上点餐既经济又便捷。“美团”和“饿了么”堪称两雄,生意火爆。

匿名外送员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外卖骑手的工作很难,艰辛是多方面的。除在福利、外卖配单、误单、被投诉、被罚款、被克扣、被扣车、车祸等方面经常遇到问题外,外送这个行业在普通人眼里也不是什么光彩的工作。多数外送员往往只是在没得选择的时候才会选择去送外卖,挣得都是辛苦的血汗钱。

据中国人权捍卫者的数字,中国各地各类快递、外送员约在700至1000万人。有分析表示,在无法成立工会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利用网络平台自发互助。而帮助他们建立一个更加公平的劳动关系需要社会的关注。

据设在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统计,近年收录的骑手罢工抗议事件有所上升,由2017年10起增至2019年的45起,2018年收录的骑手交通意外则有121起,其中19起骑手送餐身亡事件。

该通讯表示,在2020疫情年,由于外卖业成为大量就业不足工人赚取收入的少数渠道之一,许多外卖员被迫忍受平台各种不合理的规定和持续下滑的工资,而集体行动只有3起。2021年收录的两起外卖员抗议分别发生在广东深圳和浙江桐乡。两地的“美团”骑手3月1日发起罢工,抗议配送费下降。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