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公民征稿}徐琳:向日葵,一个巨大的谎言

很早我就对国内的文学作品失去了兴趣,觉得都是一些做作的、谄媚的、虚假的东西。张抗抗的名字我是早就听说了,知道她是一个体制内的当红作家,我以为她也是那么回事,所以没怎么去注意看她的作品。

最近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一个帖子,是张抗抗说的一段话:似乎你看到了许多报纸,其实你只看到了一种报纸;似乎你听到了无数声音,其实你只听到了一种声音;似乎你想到了无数答案,其实他们只给你一个答案。如果需要,他们会把所有人改造成一种人,他们拥有这种强大的力量。他们就是一部高效的机器,几十年如一日地制造一种叫做奴隶的产品。

这段话让我对张抗抗顿时刮目相看,肃然起敬。作为一个体制内的当红的一级作家,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第七、八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文字著作权保护协会副会长、国际笔会中国笔会中心副会长,第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不容易,非常的不容易。我都有点不太相信这话真的是她说的。于是我到网上去搜索了一下张抗抗的作品,搜出来好大一串,我随便点开了一篇《向日葵》。这是一篇短短的散文,看完后,我相信了,她能说出那样的话,那段话与她的这篇散文是一脉相承的。这篇散文揭示了一个自然现象中的真相:向日葵不是向日的!这使我不由得一愣,我(相信很多人也跟我一样)一直都以为向日葵是真的是向日的!我还清楚地记得小学的老师对向日葵的名称来由的解释。这会儿经张抗抗这篇文章一提醒,我仔细一想:是啊,太阳是转动的(相对而言,实际上是地球在自转),难道向日葵也随着太阳的转动而转动?这不太可能啊,尤其是,太阳今晚在西边下山了,假如向日葵也转向西边去了,可明早太阳又从东边升起来了,那向日葵岂不是要来一个大甩脸?如蓦然回首一般?这可能吗?可能吗?想想都觉得好笑。

我赶紧又搜索了一下,得知向日葵原产于南美洲,由西班牙人带到欧洲,之后传到世界各地。英语称之为sunflower,直译是太阳花,那是由于其花盘形状以及黄灿灿的花瓣象太阳,这倒是符合事实。在汉语里,向日葵还有好几个别名:朝阳花、转日莲、向阳花、望日莲、太阳花。按说,太阳花这个名字是最恰当的,其他几个名字的意思都是一样的。那几个名字是怎么得来的呢?是翻译不当?还是其他原因?当然,作为一个植物名字,怎么取都没什么关系,但让“向日葵是向日的”这种谬误长期以讹传讹,这显然是植物学家们的失职。植物学家们为什么会失职呢?恐怕这里面是有政治上的原因,因为某党一直别有用心地利用这个谬误来进行洗脑宣传,要人们象向日葵一样向着领袖、向着党。

想到我这个本来是有较大的反叛性的人竟然也几十年来都被这个谬误忽悠了,我不由得感慨万千。在我们的脑子里还有多少象这样的谬误?某党究竟编造了多少谎言?

其实,只要人们象我刚才那样思考一下,就会发现问题。可是往往人们就是没有去思考,只是简单地接受,甚至是被迫接受,因为我们国家的教育制度以及宣传等等机构根本就不允许有独立思考,让你只能有一种看法、一种想法,就像上面那个帖子中张抗抗说的那段话一样,于是人们就都变得很弱智,长期被奴役着。很多人已经习惯这样的状况,以至于即使看见了不合常理的东西,也没有反应。其实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看到过不是向阳的向日葵,但却没有去思考。更可悲的是,明明我们承受着压迫,却还觉得很幸福,还要天天做感谢状。

培养独立思考能力,才不会被愚弄、被欺压。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