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声浪四起,北京冬奥与1936纳粹奥运比肩?

在距离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举办还剩不到一年之际,国际社会上抵制这场国际体育盛会的呼声越来越高。2月初,180多个倡导组织签署公开信,呼吁各国政府抵制北京冬奥会,以此回应中国政府在新疆大规模拘禁维吾尔穆斯林等侵犯人权的行为。

加拿大议会日前无异议通过一项决议,认定中国在新疆对维吾尔族人实行民族灭绝政策,并要求加拿大政府采取行动,将2022年冬奥会的主办地改到其它城市。亦有多名美国国会议员发起决议案,要求美国政府抵制北京冬奥会。

国际社会的压力能否促使北京改善人权?在中国国力越来越强,其领导人越来越强势之际,西方国家是否会最终效仿当年抵制莫斯科奥运会那样联手抵制2022北京冬奥会?

时事大家谈: 抵制声浪四起,北京冬奥与1936纳粹奥运比肩?

前知名中国人权律师、目前在纽约亨特学院(Hunter College)任教的滕彪表示,与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时相比,抵制2022年北京奥运会的呼声明显要高得多,主要原因就是有大量证据显示中国政府在新疆严重侵犯维吾尔穆斯林的人权,而且这些行为仍在进行当中。

他说:“目前抵制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理由应该说是非常充分了。或者说国际社会任何一个政府、任何一个人权组织,包括运动员都必须来认真考虑这个问题。如果去参加北京冬奥会,实际上就是对北京的种族屠杀和人权迫害这些反人类罪进行一个背书。还是有一些人,尤其中国政府宣传说在新疆并没有发生种族屠杀等等,国际也有一些人在附和这些说法。但是现在已经有大量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了在新疆正在发生大规模的非法监禁。包括洗脑,包括酷刑,包括大面积地绝育,包括把孩子跟父母分开,包括前不久BBC的报道证实那里边有系统性的强奸和性侵犯等等。这些证据应该说已经足够,在未来一段时间里会有更多非常可怕的罪行被暴露出来。所以证据和理由是足够充分了。”

一些美国国会议员不久前发起一项决议案,呼吁将2022年冬季奥运会改地举行。美国之音此前专访了发起这项决议案的众议员华尔兹(Rep. Michael Waltz)。

华尔兹议员说:“我认为比赛应该迁移地点。我认为国际奥委会应该把比赛转移到另一个地点。事实上,我的同事斯科特参议员过去近两年来一直在要求国际奥委会将比赛转移到另一个地点,但一直没有获得任何回应,只有沉默回应。因此,除非冬奥会比赛改变地点,否则我确实认为我们应该要抵制比赛。”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中国事务主任伊利夏提认为,美国政府不应该派运动员去北京参加明年的冬奥会。

他说:“我是一个美国公民,我有家在这里,我的家的一半在东突厥斯坦,也就是现在中国管辖的维吾尔自治区。如果美国的运动员,美国政府参加,也就是我的政府去参加这个奥运会,而当我的三个妹妹在集中营里我不知道她们下落的时候,我无法和80多岁的母亲通话的时候,做为我,一个美国公民,去参加这样一个政权的奥运会,我觉得这是对我做为一个美国公民的亵渎,是对我的侮辱。所以美国国会议员的说法完全充足,美国不能参加这样的奥运会。任何一个有良心的,认为自己是文明人类成员的任何人,都不能参加这种奥运会。”

目前看来,国际奥委会把明年冬奥会的举办地点改到其它城市似乎不大可能,而且也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公开表示会抵制。美国拜登政府也没有对是否抵制北京冬奥会明确表达立场。伊利夏提表示,如果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在抵制北京2022冬奥会的问题上不作为,其危害性将不会仅仅局限于人权。

他说:“1936纳粹奥林匹克给了希特勒一个政治舞台去表演,给了他一个耀武扬威的机会。2008年奥运会也给了中国极权政府一个在世界更加耀武扬威、蛮横霸道的鼓励。所以如果拜登政府为首的美国不站出来坚决抵制这个奥运会,而是成为种族屠杀的合谋去参加这个奥运会的话,那么习近平政权会更加疯狂。他会把他的手不仅仅局限在维吾尔人或吐蕃特人(藏族人),或者其它他管辖区内的民族,他可能还会把手伸向香港、台湾,以及东南亚的很多国家。他本来已经开始 把手伸向了缅甸,现在缅甸军政府背后就是中国政府。如果这种趋势不去阻挡,最后美国有可能被迫退出太平洋,成为北美这样的一个国家,还必须看着中国这个极权霸道的脸色行事。所以这不仅仅是事关维吾尔人的问题,这是事关人类文明走向何处,是成为民主自由平等的未来,还是走向一个黑暗极权的未来。这是非常重要的。”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曾在一篇社评中警告说,“如果哪个国家受极端势力蛊惑采取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实际行动,北京一定会予以猛烈报复”。

前中国人权律师滕彪表示,虽然今天中国的实力更强,其领导人也更强势,但如果民主国家能够联合起来,反制北京的办法仍热是有的。

他说:“对于国际社会来说,首先最重要的就是要联合起来,对于民主国家来说,必须要联合起来一起反制北京可能的报复措施。包括即使不谈奥运会,整个的对华政策,对付中国的日益扩张,日益对国际秩序的威胁,首先要民主国家联合起来。具体的反制措施有很多,比如中国和国际社会是相互依赖的,并不是单方的,无论是经济、贸易、科技方面,中国也需要世界,尤其是西方技术发达的国家。所以这种措施不是单方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对国际社会科学技术的依赖可能更大。还有一些具体的措施,制裁中国侵犯人权的官员,这个也是非常有效的措施。美国有《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其它一些国家也有类似的制裁侵权官员的措施。这些都是有效的,但最主要还是要协同所有的民主国家来反制中国,来认识到中国的威胁。”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