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科技巨头参与大规模人权压迫

国际特赦组织发布新报告,指出科技巨头Facebook和YouTube沦为越南政府监控和骚扰人民的工具,而这些公司日益扩张在极权国家的运营,则是一个危险信号。

《让我呼吸!越南网络言论审查及入罪化》这份78页的报告揭露了越南系统性压迫网络和平言论的行径,包括大规模“地理封锁”(geo-blocking)被视为批判政府的内容,与此同时,隶属于政府的人也会在这些平台上操弄诡计多端的活动,骚扰用户,让他们感到恐惧因而噤声。英语及越南语报告

这份报告的依据是多位人权捍卫者及活动人士的访谈内容,包含前良心犯、律师、记者、作家等,另外也整理Facebook及Google提供的相关资讯。报告也揭露越南目前关押了170位良心犯,其中69人只因其社交媒体活动便遭监禁,这个数字比国际特赦组织在2018年估计的良心犯数量要高出许多。

“过去10年来,越南的表达自由在Facebook和YouTube上蓬勃发展,然而,最近当局却开始锁定网络的和平言论,认为这是对政权的威胁。”国际特赦组织区域倡议副主任Ming Yu Hah表示。

“如今,这些平台成为言论审查、网络部队和网军的狩猎地 ,但是平台本身不仅袖手旁观,甚至介入助长情况恶化。”

2018年,Facebook在越南地区的收入趋近10亿美元,几乎占东南亚所有利润1/3;而旗下拥有YouTube的Google同期在越南的获利也高达4.75亿美元,主要来源为YouTube广告收入。这些惊人的获利规模反映出,保持进入越南市场对于Facebook和Google而言非常重要。

Ming Yu Hah提到:“Facebook是越南目前最大、获利最多的平台。企业无论在何处营运都有尊重人权的责任,在越南也不例外。Facebook明明可以做更多事来抵制越南这种令人发指的压迫行为。对数百万越南网民而言,Facebook为建立自由开放的社会带来许多希望——而Facebook至今仍有能力达成这样的愿景。”

“与其把这些平台变成攻击的武器,越南当局应停止压迫行使表达自由权的人民。每个越南人,无论其政治观点为何,都有权在网路和现实生活中参与公共事务。”

越南当局施压,Facebook和YouTube逐渐言听计从

2020年4月,Facebook宣布已同意“更加”遵守越南政府的要求,协助审查“反政府”的帖文,此外,Facebook为自己辩护,表示越南政府用降低平台流量作为警告,因此他们才改变政策。

Facebook在宣布迎合越南当局的审查要求后,于2020年11月发布了新一期透明度报告。根据报告,Facebook以越南法律为根据,限制发布内容的比例提高了983%,从上期报告的77笔增加到这次的834笔。

同时,YouTube也因为持续迎合越南当局的审查要求而屡获当局肯定。

根据越南国营媒体报导,资讯与通信部部长阮孟雄(Nguyen Manh Hung)于10月发表言论,表示Facebook和Google遵守移除“不良资讯、反政党与反国家的政治宣传”的程度都超出以往,分别遵守95%以及90%的审查要求。

平台封锁内容,向压迫性法律屈服

国际特赦组织报告中的各项证词和证据显示,Facebook和YouTube不断在越南加强对内容的审查。

有些用户发现自己的内容被以措辞含糊的地方法条进行审查,像是越南《刑法》的“滥用民主自由”,而国际特赦组织认为这些法条有违越南基于国际人权法的义务。这些用户内容经审查后,Facebook便将内容进行“地理封锁”(geo-blocks),也就是越南使用该平台的用户都无法看见这些内容。

民主派活动人士阮文庄(Nguyen Van Trang)目前在泰国寻求庇护,他告诉国际特赦组织,2020年5月时,Facebook通知他某篇帖文因“当地法律限制”而遭禁止。从那之后,Facebook就封锁了他所有提及共产党高层官员名字的帖文。

“我已经对Facebook失去信心,不再那么常发文了。试想,你花了多年经营你的Facebook帐号和帖文,写下你对民主的热情,结果Facebook简单的一个举动,就轻易抹去你数年来的努力。”阮文庄告诉国际特赦组织。

阮文庄在YouTube上也有相似经验,但与Facebook不同的是,YouTube会给予提出申诉的选项。阮文庄在YouTube上有些内容被成功还原、有些则无,但他从未得到YouTube的任何解释。

未经知会移除内容

张周友明(Trương Châu Hữu Danh)是知名的自由记者,他的Facebook不仅拥有15万人追踪,帐号也经过Facebook验证。他告诉国际特赦组织,在2020年3月26日到5月8日期间,他曾针对禁止稻米出口和大众关注的胡维海(Ho Duy Hai)死刑案发过上百则帖文,结果在6月时,他发现自己的Facebook帖文在未经通知下,全数无预警消失。

国际特赦组织也从其他Facebook用户听到类似事件,特别是当帖文提及河内农村Dong Tam的土地争议案,文章就会消失。这起案件在当时引起高度关注,因当地村民反对将土地让予军方通讯公司Viettel,结果两方对峙演变为村民与安全部队间的武力冲突,造成村长和三名警员在2020年1月因冲突丧命。

Facebook在2020年4月发布新政策之后,土地权利活动人士Trinh Ba Phuong和Trinh Ba Tu纷纷回报,他们曾分享有关Dong Tam的帖文,却都在Facebook未通知的情况下遭到删除。

2020年6月24日,这两名活动人士因大幅报导Dong Tam事件而遭到逮捕,被控触犯《刑法》第117条“制造、储存、散播、或鼓吹反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的资讯、文件及物品”;两人目前仍处于关押状态。在被逮捕后,两人的Facebook帐号也因不明原因消失。国际特赦组织认为Trinh Ba Phuong和Trinh Ba Tu两人皆为良心犯。

人民因使用社媒体遭到逮捕、骚扰、攻击

越南当局的压制行动让使用社交媒体的人受到骚扰、恐吓、起诉和关押。

目前有170位良心犯被越南政府监禁,数量超越国际特赦组织在越南历来的纪录。其中40%的人都因和平使用社交媒体而遭到监禁。

2020年有27位良心犯入狱,其中的21位(78%)皆因和平的网络活动而触犯《刑法》第117或331条,而Facebook和YouTube常使用的“地方法律限制”(local legal restrictions )就是这两条法律。

这些人被认为犯下的“罪”包含在Facebook上和平批判政府对新冠疫情的回应,以及分享人权相关资讯。

“每一个遭关押入狱的良心犯都代表越南有无数人民面临这般压迫和恐吓,也因此对于发表自己的意见感到害怕。”Ming Yu Hah表示。

国际特赦组织在近几年记录下数十起人权捍卫者收到骚扰和恐吓讯息的情况,其中不乏死亡威胁。这种缜密规划的骚扰行动通常来自政府支持的网络军队,例如Du Luan Vien或“带风向网军”,这些人是越南共产党(CPV)中央宣传部招募管理的团体,负责在网络上进行心理战。

Du Luan Vien的活动与“47部队”(Force 47)的行动相辅相成;“47部队”是近1万名国家安全人员组成的网络军队,主要任务是“打击网路上的错误观点及扭曲资讯”。

虽然“47部队”与Du Luan Vien这类的组织行事很隐密,但他们广为人知的行径包含大量举报人权相关内容,而这些内容的下场通常就是被Facebook及YouTube移除,帐号也会被停止。

除此之外,国际特赦组织的调查记录到多起博客和社交媒体用户遭到警察或便衣人员肢体攻击的案例。越南当局显然默许这种行为,也无意要为这些罪行负责。

终止共犯行径

越南当局必须停止打压网络表达自由;国际特赦组织呼吁越南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良心犯,并修改压迫表达自由的严苛法律。

所有企业——包含Facebook和Google——无论在何处营运,都有尊重人权的责任。无论各国地方法律是否压迫表达自由,企业在全球的内容审查决策上,都应尊重表达自由权。科技巨擘也应修改内容审查政策,以确保所有决策都符合国际人权标准。

2020年10月,Facebook成立了全球监督委员会,作为该公司独立的“最高法院”,用来解决因内容审查造成的人权挑战。但是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指出,若依该委员会的章程来看,Facebook根据越南地方法律所做出的审查行为,根本不受委员会监督。

Ming Yu Hah表示:“现在的情况很明显,监督委员会根本没有能力解决Facebook的人权争议。Facebook应扩大监督委员会的职责,把根据地方法的内容审查行为纳入监督范围;若不这么做,委员会和Facebook整个企业都将再次让用户失望。”

“Facebook并非如其所宣传的公众形象那样,与现实截然不同的是,无数想要发表心声的越南人民都遭到噤声。这种首开先例的共犯行为已经重创全球的表达自由。”

转自:国际特赦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