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之行后世卫组织又遭遇滑铁卢

2月9日周二,世卫组织在武汉两周调查后发表声明称,新冠大流行不可能始于武汉实验室的泄漏。两天后2月11日,世卫总干事谭德塞改口说,关于病毒起源的所有假设仍在考虑之列。之后相继传来世卫专家爆料:说中国当局拒绝向调查人员提供2019年12月武汉爆发疫情初期发现早期病例的原始材料。

首先回顾世卫专家组在武汉的调查结果:周二,世卫组织食品安全和动物疾病专家、调查组主席彼得‧本‧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在新闻发布会上否定了病毒是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泄露的怀疑和假设,声称,这种假设“极不可能”,并且不建议在今后的研究中使用,他认为:病毒最可能”的途径是通过中间物种交叉进入人类。

就在2月9日世卫组织专家组长作出以上声明的同一天,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就在第一时间对世卫的病毒起源评估表示质疑,他坚称有“重要证据”表明,病毒起源于中国的实验室。蓬佩奥还指出: “必须说我们(特朗普政府)离开世卫组织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开始相信它是腐败的”。他虽然希望中国对世卫的影响力不会影响到致命病毒起源的结论,但悲观地质疑:“世卫已经政治化了”,“它在中国向习近平总书记屈服。”

美国佛州共和党参议员里克‧斯科特 (Rick Scott)也发推表示,COVID-19威胁面前,世卫充当中共傀儡,帮助传播错误信息并不作为。这是不可原谅的,必须追究他们的责任。

美国前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本周三对福克斯新闻表示,世卫组织无视特朗普政府国务院1月发布的有关武汉实验室的事实核查报告。“我认为世卫组织昨天(周二)发表的讲话是虚假的。”“我和蓬佩奥一起非常努力工作,以便在几周前的卸任之前获得一些最好的情报,以便我们可以谈论我们对中国和COVID的了解。”

拉特克利夫补充说:“中国军方下令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最早于2017年开始对冠状病毒做实验。其中一些病毒在基因上与当前的COVID-19病毒有96.2%的相似性,此外,一些从事类似冠状病毒研究的科学家在2019年秋天患上了COVID症状的疾病。”

这指的是:在美国国务院的事实核查声明中,列出武汉病毒所的三大疑点:1. 武汉病毒研究所(WIV)内部几名研究人员于2019年秋季发病,症状与COVID-19和常见季节性疾病一致;2. 从至少2016年开始,武汉病毒所研究人员进行了涉及RaTG13(注:乙型冠状病毒属一种感染蝙蝠的病毒,属于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实验,而且在COVID-19爆发之前没有停止的迹象;3. 武汉病毒所存在秘密军事活动。

面对失去信誉的危机,世卫总干事谭德塞11日改口说:“在与调查小组的一些成员交谈后,我想澄清的是,所有假设仍然是公开的,需要进一步研究。”也就是说:关于病毒起源的所有假设仍在考虑之列。

《华尔街日报》2月12日援引世卫调查人员的话报道说,中国当局拒绝向调查人员提供2019年12月中国武汉市爆发疫情初期发现的174个早期病例的原始、个性化数据,而这些数据可能会帮助专家们确定病毒首次在中国开始传播的方式和时间,双方因为这些细节的缺乏而发生激烈的争论。

周六(2月13日),世卫调查团成员、澳大利亚传染病专家多米尼克·德怀尔(Dominic Dwyer)也向路透社证实中国政府拒绝提供原始数据的爆料。他说,获得原始数据尤为重要,因为在174个病例中,只有一半的病例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而华南市场是武汉最初发现病毒的地方。

周六(2月13日),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表示,世卫组织使命从未如此重要,美国对其专家所做的工作深表敬意。这就是拜登总统为何选择重新加入世卫组织的原因。这也意味着要以最高标准来要求世卫。在关键时刻,保护世卫组织的信誉是重中之重。美国对通报COVID-19调查早期结果的方式深感关切,并对得出这些结果的过程提出质疑。重申调查团的报告必须不受中共的干预。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声明指出“世卫报告必须是独立的,专家的调查结果不受中国(中共)政府的干预或改变。为了更好地了解这次疫情并为下一次疫情做好准备,中国必须提供疫情爆发初期的数据。展望未来,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应该参与到预防和应对卫生突发事件的透明和稳健的过程中来——这样世界才能尽快了解到尽可能多的信息。”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武汉疫情.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