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家喜、许志永再获律师会见 更多酷刑细节曝光

中国公民运动网2021年2月7日报道:1226公民案历经一年多的时间,目前已进入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日前,丁家喜的律师和许志永的律师再次获准会见,两人被羁押期间遭受酷刑的更多细节曝光,其中丁家喜在被剥夺睡眠疲劳审讯之下,曾两次昏厥,失去记忆;临沭县看守所没有供暖及热水,许志永的耳朵被冻伤。

丁家喜的辩护律师于2月3日在临沭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院内的视频会见室,通过网络视频会见到被羁押在临沭县看守所的丁家喜,在两个多小时的会见中了解到丁家喜被关押期间遭受酷刑的更多细节。

丁家喜被抓捕时:丁家喜于2019年12月26日晚被抓时,身上只穿了一件衣服,是光脚穿着拖鞋被拧着胳膊带走的,没让穿棉服,出门后非常冷,丁家喜感觉所有的关节像刀扎一样。

丁家喜指定监视居住期间:2020年春节后开始,丁家喜被日夜24个小时以最大音量连续播放了10天《习近平治国方略:中国这五年》宣传片;在烟台6个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长达73天被剥夺睡眠疲劳审讯。丁家喜6个月没有见到一丝阳光,24小时日光灯照射,不让洗澡,不让刷牙。活动空间就面对面两屋子,审讯室对面的屋子里只有一个床垫,无提审时也必须坐着,去走廊和卫生间都要被戴黑头套;丁家喜零口供一直坚持到2020年3月底。4月1-8号被绑在老虎凳上,背部一个束缚带,腰部一个束缚带紧勒至极限,致使呼吸困难。每天8人4组,从上午九点到第二天早上六点一直审讯。早上六点到上午九点间上厕所,吃饭走动,但不让睡觉。就这样24小时不让睡觉;到4月7号上午,丁家喜因老虎凳坐久,脚踝种得像馒头,疼痛难忍,加上突然想念起妻儿,便和讯问的人说我不再坚持零口供了,但提出四个条件:1、只谈厦门;2、认事不认罪;3、不用官派律师;4、保证睡眠。审讯人员虽然当时同意了,但是4月28号到5月6号又开始了轮流审讯,每天只让睡4个小时(凌晨2点到早上6点)。这期间丁家喜因为身体极度虚弱,以致两次昏厥,失去记忆。

丁家喜被关押在临沭县看守所:直到2020年9月中旬才能花钱,之前一直挨饿。每顿饭只有一个馒头,有时加一碗水煮菜。2020年6月到10月,午饭晚饭的菜是水煮空心菜,10月至今改为水煮大白菜,很难吃;因禁止购物,丁家喜只能穿囚服,没有自己的衣服,连内裤都没有。其中有狱友买了一件内裤给丁家喜时遭到训斥,管教称不能帮助这个人!现在存的钱都收到了,不到5个月花了6000多。临沭看守所的物价很贵,相当于外面的三倍;丁家喜被关押在207房间,同监室共关押18个人。

由于长期晒不到太阳和严重缺乏营养,丁家喜的牙齿缺钙严重,吃饭时不小心崩掉一颗牙,但看守所没有体检也没有任何医疗。丁家喜在看守所里没有名字,而是只有姓。被叫:“207没名的”。

丁家喜被关押13个多月期间,没有收到过任何信件,妻子罗胜春写给他的21封信一个字没见到。没笔没纸,也没书报,只可以看新闻联播,基本没有其它任何资讯,一年多信息几乎是真空。

许志永的辩护律师梁小军于2月5日在临沭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院内的视频会见室,通过网络视频会见到被羁押在临沭县看守所的许志永。

许志永被指定居住监视居住期间:被转入山东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后,自2020年5月中旬开始,连续一个多星期,每天被绑在铁椅子上,四肢被固定住,被限量饮水,每顿只有一个馒头,离开监室时不仅被戴上黑头套,还要再加戴沉重的摩托车头盔。

许志永被关押在临沭县看守所:被无名关押,看守所电脑系统中没有许志永和丁家喜的名字,被长期剥夺通信权利,临沭县看守所没有供暖设备,没有热水只能一个月洗两三次冷水澡,最冷时室内温暖只有零度,许志永耳朵被冻伤。

如此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并未能磨灭许志永和丁家喜坚定的信念,为着每一位中国人不再受奴役,许志永、丁家喜及无数良心犯们,正在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以失去自由甚至生命的代价,只为着建立自由民主的中国!

关于1226公民案/厦门聚会案

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及李英俊于2019年12月26日突然被山东警方跨省抓捕,其后全国各地对律师和公民展开了大规模的拘留及传唤,多名公民、律师因而展开逃亡。丁家喜等4人被抓捕后,黄志强、刘书庆、卫小兵、卢思位、常玮平、卢廷阁、庄道鹤、刘书庆、文东海等多人先后被传唤或刑事拘留。

其后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和常玮平均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后常玮平被取保候审)。警方更声称从张忠顺一间已经租出去的房屋中搜出了245发子弹,张忠顺家人表示这是天大的栽赃。此次抓捕疑为针对2019年12月初在厦门的一次公民聚会,聚会者讨论时政和中国未来,分享推动公民社会建设的经验,竟因此被指称为煽动颠覆国家。

2020年2月15日傍晚,许志永在广东被抓捕;当天深夜(2月16日凌晨)其女友李翘楚在北京被警方带走,居所再次被查抄。警察口头告知许志永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实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李翘楚没有准确消息。

3月初,为许志永拍摄纪录片的导演陈家坪被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实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居所遭到搜查,有关许志记的视讯资料被搜查一空。

上述被羁押人员无一获准律师会见,被关押地点未知,家属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

2020年6月18日-19日,戴振亚、张忠顺、李英俊、李翘楚、陈家坪相继获取保回家。

2020年6月19日,许志永(临公(国保)捕通字【2020】001号)、丁家喜(临公(国保)捕通字【2020】002号)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羁押在临沭县看守所。

2020年6月23日,丁家喜的家人收到由临沂市警方和当地国保送达的逮捕通知书,这是自丁家喜被抓捕半年来,家属收到的唯一一份法律文书。然而,家人依据逮捕通知书上的羁押地点打电话时,临沭县看守所称“没有丁家喜这个人”。

2020年6月20日,许志永的二姐接到临沂地区座机号码的电话,对方称许志永已被逮捕,逮捕通知书将应许志永的要求寄出,但一周过去后家人并未收到通知书。直到6月30日,许志永的亲属收到由开封市国保亲自送达的逮捕通知书,临沂警方并未如电话中承诺将通知书寄达二姐。

许志永和丁家喜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执行逮捕关押在临沂市公安局临沭县看守所后,一直被以化名秘密关押,其电脑系统内无法查到两人的名字。

2020年10月22日,常玮平再次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律师前往办案单位要求会见并提出为常玮平申请取保侯审均遭拒绝。常玮平再次被抓捕前,曾发布视频披露在被监视居住的10天里,被连续铐在审讯椅上10天10夜,被剥夺睡眠等。

2020年11月19日外界获知,许志永、丁家喜第三次被延长侦查期至2021年1月19日。

2021年1月19日,许志永、丁家喜一案被拆分成两案分别移送至临沂市检察院审查起诉,两人的罪名由此前的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变更为涉嫌“颠覆国家政权”。

2021年1月21日,许志永的辩护律师梁小军和张磊、丁家喜的辩护律师彭剑分别通过远程视频首次会见了当事人。

2021年2月6日晚,李翘楚被山东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押往临沂。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公民报道, 本站首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