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从俄罗斯的纳瓦尼到中国的王策、郭飞雄 —-中、俄异议份子命运相似却各异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尼遭到警方拘押后,数万名俄罗斯民众多次动员起来,走上街头,要求当局立即释放纳瓦尼。纳瓦尼于去年遭神经毒剂毒害险些丧命,在德国救治、愈后于1月17日返回俄罗斯,随即遭到警方拘押,并于2月2日被莫斯科法庭判处三年半监禁,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反响。

实际上,在一些专制国家和地区,像对纳瓦尼一样打压反对派人士的做法,并非孤立事件。在中国、在香港、在伊朗、在土耳其。。。。。。为什么不同政见者在不同的国度却有着共同的遭遇?对此,欧洲之声理事会主席、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法广: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尼究竟怎样得罪了普京?

廖天琪:其实,你在问题中已经画龙点睛提出了答案-纳瓦尼是反对派领导人!这就是他得罪普京的第一条罪。普京变着花样一再霸占着俄罗斯最高权力的总统位置,他2000-2008年当了两届总统,后来2008-2012由梅德维杰夫接任总统,他退居总理职位,然而仍然大权在握。2012年他三度参选,并且胜出,成为总统,2018年四度参选,连选连任,任期到2024年结束。当总统上瘾了的普京,于2020年7月推动公投,修改宪法, 将现任总统普京和前总统梅德维杰夫的任期归零,这样到了2024年,他还可以参选(当然一定会胜选)并连任两届,具体地说普京可以当俄罗斯总统至2036年。普京和习近平两个独裁演双簧,都是“修宪专家”,都给自己弄了个万年总统的终身职。

纳瓦尼是个近十年来展露头角的反对派政治家,遭到普京嫉恨,去年8月他在俄国旅途中被投毒,几乎送命。几经周折,德国紧急派飞机过去把晕厥的纳瓦尼接到柏林,入住夏里特医院,经过抢救,才保住性命。纳瓦尼中的是一种高端的化学性神经毒剂诺维乔克(Novichok)。这种神经毒剂是苏联70年代研发出来的“化学武器”,却从来没有在战争中使用过,但是这把“牛刀”偏偏被用来“杀鸡”,这几年曾被用来毒杀前特工斯克里帕尔(Sergei Skipal)、利维年科(Alexander Litvinenko), 两人都在英国遭到投毒。

当下,纳瓦尼最令普京暴跳如雷的原因是他成立了「反腐基金会」,最近纳瓦尼用简单的无人机,空拍了普京在黑海之滨小岛上的豪华别墅,他在网上公佈此影片,称之为「普京皇宫」。这个佔地广阔,附带着赌场、葡萄山丘和滑冰道的庞大「宫殿」,是用「黑钱」投入建造的。围绕着皇宫週遭约7千公顷的大片地被俄国安全局(FSB)所佔用。纳瓦尼说,皇宫本身的主人是普京。此录像视频上週一公佈,普京就急忙公开声明,这不属于他,也不属于任何他的家人近亲。他心中恨极了这个人已在牢裡,还如此大胆犯上的政治「对手」。

法广:观察人士注意到,在连续几个周末的声援纳瓦尼的示威活动中,动员了许多过去从未参加过此类抗议活动的民众,也有大批年轻人的参与。您如何解读此一现象?

廖天琪:欧洲的各大媒体,这两三週以来,天天都报导了不仅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等大城市,有上万人上街,连离莫斯科550公里外的小城市,或乌拉山区都有民众抗议。示威抗议活动遍及俄罗斯的120个城市,民众的愤怒如海啸一般。这些群众大多数是18-35岁之间的青年男女,但是也有农民和家庭妇女。普京长期统治下,俄国贫富差距日益明显,少数人富可敌国,穷人却贫无立锥之地,中产阶级也不断萎缩。加上新冠病疫的冲击,社会的各种弊病都凸显出来。人民的不满情绪,藉着纳瓦尼被囚的导火线,爆发出来。昨天,2月2日是纳瓦尼受审判的日子,消息传来,他被判三年半的刑期,理由是他触犯了假释的规定。法庭指控他,在德国被抢救,然后留在德国休养期间,应当向莫斯科当局报病假备案,如此可笑的理由,让普京政府在全世界都丢尽颜面。就像记者在俄国街头,问路人感想如何时,一个女人说:纳瓦尼被投毒,政府不去调查拘捕凶手,反而判罪受害者,这是什么法理?

独裁政府总是犯同一错误,惧怕人民,惧怕挑战他们权力的人,用压制的手段去应付困局,结果民愤就如一个压力锅,裡面的气越集越多,得不到释放,总要爆炸的。如今普京为俄罗斯塑造了一个英雄勇者,我们只消看看纳瓦尼在法庭上听到被判刑的时候,脸上带着轻鬆的笑容,就知道,他明白自己再次赢了一局,成为俄罗斯最有前途的政治家,人们把他视为英雄,爱戴他,拥护他。

法广:俄罗斯的示威活动与香港曾经的抗争运动是否有着共同之处?

廖天琪:有很多相同之处。二者都是人民对政府的非法行为,表达愤怒和抗议,不仅参加的人数众多,而且在时间上是有持续性的。另外的特点是,参加抗议的年轻人占绝大多数,群众没有真正的领导人或组织,老百姓不相信国有媒体和电视电台的消息,他们更相信在互联网看到的信息。纳瓦尼和他的团队利用社交媒体,也採用YouTube甚至 Tik Tok来发佈消息,年轻人看到有人发佈上街抗议的消息,都追风似地前往参加,不顾那天气的严寒,不畏警察的棍棒。这两三个礼拜以来,有时候一天就有3至4千人被警察拘捕,但是抓了放,放了又上街,雪球般越滚愈大。人们的诉求主要是「无罪释放纳瓦尼」,也有举着「反贪腐」、「要求真相」的牌子的。人们要知道,既然普京说他跟这豪华宫殿无关,他和近亲都不是业主,那为何专门负责政府高官安全的国家安全局FSB就驻守在「宫殿」四周?为何周遭海域都划为禁区,闲人免入?老百姓相信纳瓦尼的指责是对的,普京就如同「沙皇」一般,霸占着国家的财富和资源,贪图个人享受。

从这点上看,俄国人民更敢于直接向独裁君主挑战,而中国人或香港人是不敢、也不可能,把矛头指向习近平的。

法广: 1月24日,中国海外民运界举行网络哀悼会,悼念在不久前过世的民运人士王策。其实,像王策这样一生坎坷的民运人士数不胜其数。他们为何遭此命运?

廖天琪:中国共产党成立于1921年,是个百年老店了,它从建党早期开始,就以「斗争」、「欺骗」为手段,对付自己人毫不手软,对于反对者和异议人士就更是无情了。中共治下,国家走了那么多弯路,葬送了上千万同胞的性命,凡是有思想、有抱负的知识人,知道「一党专政」的结果,必然会造成国家和社会的动乱,暂时的压制可以消音,制造「和谐」的假象,但是国家要长治久安,终究必须走民主宪政之路,所以有那么多勇敢的志士前仆后继,以各种方式去追求这个目标。王策是其中佼佼者,他长年对中国的体制和社会进行思考,他在美国夏威夷大学主修政治学,他的博士论文就是探讨中国的宪政之路。拿到博士学位后,他本可以在美国安居乐业,找到待遇优厚的工作,但是他有着赤子之心和壮士之勇,竟然于1998年从西班牙返回中国,并上书中央,要求中共改革,逐步放弃「一党专政」,步向宪政民主之路。因此被逮捕入狱,判刑4年。海外民运裡面这样身体力行的人是凤毛麟角的。不过当初在杭州由王有才、王策等人组建的民主党,其党员非常勇敢,真有数十位人士被抓捕,获重刑,刑期前后加起来有几百年,这些人代表中国人的骨气,值得我们敬佩和大书特书。

法广:最近,中国维权人士、独立作家郭飞雄准备赴美探视患癌的妻子被禁出境,引发较大反响,请谈谈您对此一事件的看法?

廖天琪:郭飞雄是一位非常优秀勇敢的维权律师,2006年他为太石村的农民维权,被判刑5年。他的妻子张青被连坐,备受折磨,不得已携带两个幼儿逃离中国,远走美国。郭飞雄2011年出狱,两年后为了声援《南方週末》的公民运动,再次被抓捕,判刑6年。2016年他抗议狱中的虐待而绝食近100天。2019刑满出狱。如今,跟他共患难的妻子癌症手术,身体嬴弱,需人照料。但是当局竟然在机场拦截他,虽然他有合法的护照和签证。郭飞雄两次无辜被投入狱中,坐牢11年,妻离子散。现在警方以他若出国,会「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扣留了他。他为了抗议开始绝食。这种违法而反人道的政府行为,引发了国际的抗议,中国民运界人士联署抗议,美国的政治家也公开站出来,要求中国当局允许他赴美。我本人也向德国议会和欧盟写信,要求欧洲政治家们站出来主持公道。我希望在短期内事情会有转机,郭先生应当停止绝食,并且获准赴美,跟家人团聚,照顾病妻。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