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全牛:吊证系列可能是又一波整肃律师队伍的迹象

中国政府近期似乎正重新开始一波对维权律师的打压行动。不断有敢于坚守法律、独立发声的律师被吊销或注销执照。曾经代理法轮功学员案、709律师案以及近期的12港人案、公民记者张展案等中国语境下的敏感案件的河南律师任全牛,2月2日接到河南省司法厅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宣布自即日起吊销其律师执业证书。任全牛并不是唯一面对行政处罚的律师。仅是最近一个多月,就有四川律师卢思位被确认吊销执照,山东律师裘祥栋也已就其拟吊销执照,要求听证……被迫暂时或永久停止执业的维权律师队伍人员正不断扩大。任全牛律师接受本台电话采访,对1月29日的公开听证会没能改变吊照决定多少感到一些意外:

“据我所知,吊证决定来自北京”

任全牛:“有一点点(意外)。因为我原来始终相信他们不会类似于裸奔似地不讲事实、法律,我对他们还抱有一丝希望,希望他们从事实、法律的角度,但凡重视一点,也不至于根据我这个案件中的理由,吊销我的执照。这是我的一点小小的意外。”

法广:从决定书来看,您可以就此申请行政复议,或提出行政诉讼。您会将这些程序走到底吗?

任全牛: “我明知道结果会是什么,甚至他们都不会给我立案,但我可能还会走程序。实际上,这个吊照决定书今天发给我,就意味着我已经被吊销执照,其它的程序救济几乎没有用,因为(决定书)送达就生效了,我就已经不再是职业律师了。走其它程序等于是事后维权而已。我对事后维权也不抱任何希望。因为据我所知,(关于)我的吊证(决定)是来自北京,那么,其它的公检法(机关)不太可能能改变这个结果。“

“吊证系列是他们不再伪装法治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法广:最近,维权律师被吊销执照或被注销执照的事件频繁发生,您是否有一种在加速动作的感觉?

任全牛:“是的。在前几年,好像是<人民日报>(也可能是其它媒体,记不清了)提到新的“黑五类“,头一个就是维权律师(法广注:2012年7月31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文章,称美国“以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为核心,以期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渗透中国基层,为中国的‘改变’创造条件……)。“

法广:律师执业环境如此恶劣,您怎么看维权律师职业的前景呢?

任全牛:“实际上,从709以后,高层内部应该就已经很明确了。那一次他们是以刑事手段打压,结果好像没有太奏效,从那以后的这几年,就用行政的方式,处罚、吊证等没断,只不过自2020年疫情严重之后,经济环境、外部环境可能更糟糕了,再加上全国又在“扫黑除恶”,这些事情叠加,而这些律师,在他们眼里,还是不消停,不听话,不顺从,这可能是又一波对整个律师队伍(也是他们的司法队伍)的整肃刚刚开始的一个迹象,是他们不再伪装法治的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法广:就是说,再下一步,律师的只能可能将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维权,而是政府的一个工具了……

任全牛:“对。本来(对律师)的定位……2016年的改革要求律师拥护共产党领导,拥护社会主义法治……一般来说,律师没有什么针对共产党的领导的问题,但我们会要求按法治办事。他们要强调“社会主义法治”:“社会主义法治”是什么?这说白了就不是法治,它是要求一切听党和政府的指挥,自我审查。政府要“扫黑除恶”,你就不要从个案的角度,认为是错误的,不要挑毛病,要配合,要扮演配合的角色,这是他们对律师的定位。从法律上,从程序上,和他们较真儿都不行。从年初的这些吊证事件看,我觉得,接下来可能会内部传达或律师会议,要求律师一定要配合,起到配合作用,一定不要发出不同的声音,这个可能是他们未来或眼下想要达到的一个效果。“

任全牛律师尚没有仔细思考被吊销执照后的生活。他在当天发表声明,为自己成为自己曾代理过的众多被迫害案件中被迫害者,深感悲哀,但他表示,自2010年取得律师资格至今的十年是改变他“此生人生观、价值观的黄金十年。”他表示,从2013年开始代理不同的弱势群体被司法“霸凌“开始,,他一步步深入的理解到了自己所在的这个国家的司法是什么?他是怎样对待自己的”人民“的。每个案件都对他认清自己作为一个人权律师的责任和作为一个人的良知觉醒起到了重要作用。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