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老人自杀 撕开养老机构暴雷真相

湖南老人曹荣林在养老机构暴雷后,因为无法收回先前向其投入的养老金而绝望自杀,引起舆论轩然大波。金融专业人士指出,这起事件反映出中国养老机制中,政府监管不力的问题。

六十二岁的曹荣林1月19日中午从湖南益阳的资江一桥上纵身一跃,跳入冰冷的江水中,与世界决绝告别。他以这种惨烈的方式把身前诸多烦恼抛诸脑后,同时也揭露出中国养老产业存在的种种弊端。

湖南益阳老人疑因被养老机构骗光钱自杀身亡(视频截图)
湖南益阳老人疑因被养老机构骗光钱自杀身亡(视频截图)

纵身一跃的背后

曹荣林生前以打杂工为主。他前几年向当地的纳诺老年公寓分红型养老产品投资,总共预存了十七万元。但益阳市纳诺老年公寓有限公司早在去年七月就因为涉嫌非法集资并且资金链断裂而被益阳市公安局立案调查。

据中国财新网报道,曹荣林的妻子不久前重病,被送入当地医院重症监护室,急需拿钱治病。曹荣林可能是因为先前存入纳诺公司的养老金无法取出,心生绝望而自杀。

事件发生后,《中国新闻周刊》披露,益阳纳诺老年公寓有限公司的案件中有两千余名老人受到损失,已经有不止一名老人因为无法取回养老钱而自杀。

与此同时,在益阳,去年暴雷的社会养老机构除了纳诺之外,还有衡福海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而存在类似问题或风险的养老机构有十多家。

一位不愿具名的曾在中国金融行业有二十余年从业经验的人士向本台分析说,中国养老机制从根子上就有问题,“养老应该是社会公益,或至少是半公益的事情,但你会发现,中国基层的社会养老组织基本都是以盈利为目地,这样老人就变成了赢利点,你这样去想的时候,就会觉得非常可怕。”

他认为,政府本该在养老问题上承担更大的责任,但现在是把很大一部分问题甩给了社会,这是造成问题的根源。比较普遍的现象是,虽然城市人口的养老得到了社保等政策的覆盖,但农村人口的养老还没有保障。

“对于城乡结合部,(农民)直接转化成城市居民,他的养老是个极大的问题。所以,在很多三、四线城市,四、五线城市,就会经常存在农民养老的问题。”

养老机构雷声阵阵

在另一方面,近年来养老体制的变革也为诸多养老问题的出现埋下了伏笔。

中国从2018年底取消养老机构的行政许可,审批门槛降低,监管难度大。有不少分析认为,这种体制给了一些养老机构可乘之机。不少养老机构采用各种套路来吸收老年人的资金。

本次事件中的纳诺老年公寓有限公司是在政府鼓励下发展起来的民办养老机构,于2012年6月注册。公司以养老服务合同为名义,从老年人吸取资金,进行民间筹资活动已有八年。期间,其关联企业光辉护理院开业时,还得到湖南省和益阳市红十字会,以及益阳市民政局领导的站台支持。

但去年七月,在接到民众对纳诺公司非法集资的举报后,益阳市公安局已经控制了纳诺公司法人代表鲁光辉等犯罪嫌疑人,并对涉案财产采取了查封等强制措施等。

目前在美国从事养老相关产业的华盛顿信息与战略研究所所长李恒青告诉本台,这一事件反映出政府监管失职,“政府应该马上对所有的养老机构经营模式进行审核,它应该有服务机构来帮助它,来审核你的哪些东西是不过关的,你是不能做的,是风险太大的,风险那么多,就很可能出现问题。”

他指出,相比于中国的养老体制,美国的体系要成熟很多,“美国这边的养老金有非常明确的投资方式,比如我们叫做个人退休制度(IRAs)的东西,这是我们的圣经,我们投资都必须严格按照上面的规定。”

中国养老机构暴雷的现象并非始自去年。2019年底,中国官媒新华社就报道说,长沙市顺祥养老机构、宁乡市九月集团、株洲市和盛园、湘潭市颐和寿康等养老机构先后暴雷。

前述那位金融界人士认为,他相信全国大多数省份的养老机构都存在类似问题。但近两年养老机构的暴雷还有更为广泛的社会经济背景,“像疫情的出现,甚至还有前两年中国P2P暴雷的事情,其实都存在养老机构的资金进入了这些机构,从而产生了一系列的问题。”

养老问题作为老龄化社会的主要问题之一,正受到中国民众越来越普遍的关注。中国从二十世纪末就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并且老龄化的程度不断加深。根据中国民政部的统计,到“十四五”期末,中国将进入中度老龄化社会,六十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达到三亿。养老问题对中国社会的重要性将日益突出。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