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香港编年史”无法连接 据报国安处首用国安法封网

在网上披露大量香港警察、亲中人士、黄蓝商店资料的“香港编年史”,总编辑陈妍茵7日在 Telegram 频道表示,自 6 日晚上起,多名香港使用者报告指,在使用香港网络供应商(ISP)的服务时,都无法连线至网站。陈妍茵表示,有理由相信本港的 ISP 主动封锁网站,“当中或涉及政府部门的要求或合作”,扼杀公民信息自由,“在此呼吁香港市民提前做好准备,以应对接下来更大规模之封网行动,迎接黎明前的黑暗。”

《明报》《香港01》有线电视均引述消息指,是警方要求服务供应商封网,是警队国家安全处首次引用《港区国安法》第 43 条封锁网站。

img

警方:不评论个别个案 香港宽频:无封锁“香港编年史”

对于有否要求 ISP 封锁“香港编年史”,警方早前回复《立场新闻》表示“不评论个别个案”。警方又指,根据《港区国安法》43 条及相关实施细则,警方可要求服务商对在电子平台上相当可能构成危害国家安全罪行,或相当可能导致危害国家安全罪行发生的电子信息,作出禁制行动,“警方采取任何行动,会按实际情况,依法处理。”

其中一间 ISP 香港宽频回复《立场新闻》指,“本公司没有封锁我们的宽频用户连线至该网站”;另一间 ISP 电讯盈科则指“没有评论”。

《立场新闻》记者下午透过本地 ISP 提供的网络连线,登入“香港编年史”网站,发现网站内容传递网络商(CDN)Cloudflare 表示网站现时离线(currently offline)。Cloudflare 并且从“网际网络时光机”(Wayback Machine)库存,取得网站过往的截取版本,即用户未能观看网站的即时最新内容。记者之后再以 VPN,透过海外服务器登入“香港编年史”网站,发现能正常浏览。

香港编年史总编:网络从未采取封禁 斥本港 ISP 与政府合谋扼杀信息自由

“香港编年史”总编陈妍茵昨日傍晚表示,在 6 日晚上起收到多名香港用户报告,表示使用部份香港 ISP 服务时,无法连线至该网站,而他们翻查统计数据后,亦发现来自香港的使用者数量大幅下跌。陈妍茵指,将网站内的信息向社会和世界各地传播是“香港编年史”的宗旨,网站“从来没有选择性封禁部份地区或特定网络供应商的 IP,未来亦不打算如此做”。

陈妍茵指,经过与网站支援者沟通及调查后,发现香港部份网络供应商在处理连线至该网的要求时,“故意将使用者传送的资料抛弃,令使用者无法获得本站服务器的回复”,结果无法看到该网站内容,又指与网站共用一样 IP 的其他网站亦受到一定程度影响,“现时参与封锁本站的网络供应商有 Smartone、CMHK、HKBN、PCCW 等。”陈妍茵又指,有理由相信香港的 ISP 主动封锁网站内容,可能涉及政府部门的要求或合作,“在此谴责香港网络供应商与中国及香港政府合谋,以封网行为扼杀香港公民获取信息的自由”,她最后呼吁香港市民提前做好准备,“以应对接下来更大规模之封网行动,迎接黎明前的黑暗。”

IT 界人士郑斌彬:暂未确定当局实施封锁

对于目前情况,香港互联网协会董事郑斌彬向《立场新闻》表示,事件发生至今都未有足够资料,能百分百肯定当局主动封锁网站。他表示按照网友昨晚(7 日)汇报,不少使用电讯盈科以及 3 香港的用户,已经根据“香港编年史”的内容传递网络商(CDN)Cloudflare 日前提供的 3 条 IP 位址登入网站,但都显示无法连接。他认为有 3 个可能,一个是相关 IP 位址确实被封锁,另一个是 ISP 的路由(routing)设定错误,令用户无法正确指往网站;另一个可能是 Cloudflare 出现技术问题,令用户无法透过 Cloudflare 的 IP 位址连接相应的内容服务器,于是无法浏览网站。

郑斌彬又提到,有使用数码通的用户表示,当登入“香港编年史”网站时,数码通提供的服务器并非将用户指向 Cloudflare 提供的 IP 位址,反而以一个错误的 IP 位址(127.0.0.1)回应。郑斌彬指这情况亦有 3 种可能,可能是数码通主动封锁网站,亦可能是数码通储起 Cloudflare 表示“封锁”的暂存回复,又或是编年史的技术团队设定错误,令数码通暂存了相关的错误设定,令用户无法登入网站。

可干扰网站连接快取资料 阻碍用户前往

有说法指,由于 Cloudflare 属于 CDN,会安排过百上千的网站都采用同一条 IP 位址,例如“香港编年史”就跟数千个网站共用 3 条 IP 位址。如果当局以封锁 IP 的形式禁止用户登入个别网站,最终会令数千个网站遭殃。郑斌彬表示有关说法正确,但他同时表示,当局如要令用户无法登入个别网站,可以采用其他方法,例如“网域服务器快取污染”(DNS cache pollution),简单而言就是连接网站过程中的快取资料被人为干扰,令用户最终无法登入网站。中国大陆当局以往就曾经用这种方式,令用户无法登入 Facebook、YouTube 等网站。

被问到一般网民如何确定当局已确实指示 ISP 封网,郑斌彬指其中一种方法是,世界其他地方的网民登入部分网站时,被导引至该国信息管理部门的提示页面,表示不准许用户登入;另一种则与现时类似,用户经常连接不到个别的 IP 主机,或者在登入部分网站时发现上述的“网域服务器快取污染”,这些都能够证明用户无法登入网站,原因不是设定或技术错误,而是故意行为。

VPN 可登入被封网站

当被问到如果确认封锁,网民该如何应对,郑斌彬指,如果是“网域服务器快取污染”,只需要在手机、电脑等装置的网路设定当中更改网域即可;但如果是用到封锁 IP 位址或者类似“防火长城”的技术,就要使用 VPN。

转自:立场新闻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港版国安法.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