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抗疫之战是否损害了亚洲各地的公民自由

Safoora Zargar
图像加注文字,萨芙拉·扎加在去年4月被捕。

萨芙拉·扎加(Safoora Zargar)在印度首都德里因为参与抗议争议性的国籍法被捕时,已经怀孕超过三个月了。

那是2020年4月10日,全球大流行的疫情才刚刚蔓延到印度。

政府自己的指示称,怀孕妇女是特别容易受到感染的,但是有超过两个月的时间,她都被关在人满为患的提哈监狱。

“他们会叫其他囚犯不要跟我说话,他们会说我是杀了印度教徒的恐怖分子。这些人是不知道外面有抗议的,他们不知道我是因为参加了一场抗议而入狱,”被释放后,她在德里接受BBC记者访问时这样说。

她的罪名是参加了一场广泛的抗议,反对的是一条被批评者认为针对穆斯林社群的法律。示威轰动了整个国家,也引起了全球关注。

但是,之后却没有人上街要求释放她。没有办法:印度正处在全世界其中一个最严厉的封锁令之下,人们被限制留在家中。她是在这段时间被捕的很多人当中的一个。

而且不仅仅是印度。活动人士称,亚洲多个政府都利用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掩护”来执行法律,实施逮捕,或者推进一些国内外本来会激起强烈反对的争议性计划。

Political party activists, different University students shout slogans and the university students tried to break the police barricades during the protest against India's new citizenship law
图像加注文字,争议性的国籍法令数以千计的印度抗议者走上街头。

很多政府不仅没有激起反抗,而且受欢迎程度还上升了,因为人们在危机当中需要他们的指挥。

“这个病毒是敌人,而人民也被放进了一个战时机制当中。这让政府得以借‘对抗’疫情之名通过一些压制性的法律,”公民参与世界联盟(Civicus)的约瑟夫·本尼狄特(Josef Benedict)向BBC表示。

“这已经意味着公民权利倒退了一步。”

确实,公民参与世界联盟的最新报告《对人民权力的攻击》(Attack on people power)指,亚太地区已经出现“多个政府试图通过审查政府滥权的报道来压制异见,包括他们如何应对疫情。”

报告提到越来越升级的监控和追踪——目前用于追踪接触者——以及强制实行用来压制批评的严厉法律,这些都是打压的方式。由于很多这些措施都是为了应对全球疫情而实行,于是它很少遇到抵抗。

公民参与世界联盟的报告指出,这个地区至少有26个国家已经出现严厉的立法,另外有16个则有人权卫士被起诉。

“令人心寒的讯息”

在印度,除了萨芙拉之外,其他人权卫士和活动人士——包括一名83岁患有帕金森症(Parkinsons,帕金逊症)的耶稣会牧师——被以煽动骚乱、刑事诽谤的罪名控告和逮捕。在反恐法下,保释几乎不可能。

这种状况已经引起数个组织发出警告。五个联合国报告员表示担忧,称这些拘捕看来“明显是有意向印度活跃的公民社会传达一个令人心寒的讯息。”

国际法律家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简称ICJ)印度法务顾问迈特蕾伊·古普塔(Maitreyi Gupta)向BBC表示,他们已经反复呼吁政府释放政治囚犯。

然而,尽管有国际社会压力,拘捕行动仍然不减,而且很有少有抗议。

政府则反复坚称,他们所拘捕的人士是在与国家利益作对,并不论他们是在进行政治迫害。

在菲律宾,据称有心脏病和哮喘的62岁活动人士特蕾西塔·诺尔(Teresita Naul)被以绑架、严重非法禁锢和破坏性纵火等罪名拘捕,引发了强烈反响。

不过,作为一名“共产主义领袖”在媒体面前游行的诺尔只是被控这些罪名的400多人当中的一个,他们多数是活动人士和记者。像萨拉·阿瓦莱斯(Zara Alvarez)和兰多尔·厄坎尼斯(Randall Echanis)等人则被袭击和杀害。

与此同时,该国最大的广播电视公司ABS-CBN在去年5月被关闭亦令很多人失去了在全球疫情期间获取关键信息的渠道。

但是,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的支持度却仍然维持在高位。

: Employees and supporters of ABS-CBN light candles in front of its main studio to show support
图像加注文字,菲律宾广播电视公司ABS-CBN在去年较早前被迫关闭。

孟加拉国也关闭了数家批评政府的网站,罪名是散播关于新冠病毒的“错误信息”。

在尼泊尔,来自原住民社区尼瓦尔(Newar)的活动人士比迪娅·什莱什塔(Bidya Shreshta)向BBC表示,政府利用全球疫情迫害这个族群。

什莱什塔说,疫情期间,官员们违反了最高法院的一道命令,在加德满都谷地的尼瓦尔传统居住地上清拆了46所房子,以腾出空间来建新公路。

官方不顾抗议,有些抗议者还被用武力赶走。政府称,当地人需要通过“恰当渠道”表达他们的不满,还表示高速公路的工程将会进行,因为这是为了“公共利益”。

公民参与世界联盟的报告还提到了柬埔寨、泰国、斯里兰卡以及越南等都是值得担忧的国家,因为它们都出现了针对个人过度严厉的惩罚措施——很多是因为被指散播关于全球疫情的错误信息。

像缅甸这样的国家则被批评是利用“恐怖主义”作为借口,来限制言论自由。

A man wearing a Voting Is A Right costome stand off with riot police during an anti-government protest on September 6, 2020 in Hong Kong
图像加注文字,在香港,警察和示威者之间的冲突越来越多地出现暴力。

但是有些时候,政府的行动并非是直接与疫情有关——但是如果没有疫情它会不会发生,则永远没有答案。

在香港,去年6月通过的国家安全法是在新冠疫情令全城几乎每天发生的抗议停止之后,新法对于香港的民主运动有寒蝉效应。

其他一些事情则肯定是与疫情有关,但是表面上是出于善意。

在韩国、新加坡、台湾及香港等地,使用监控技术已经证明了对于控制疫情有巨大作用,但是国际法律家委员会担心这些技术在全球疫情结束之后仍然会继续被使用。

本尼狄特觉得,在很多这些国家,公民社会组织已经站出来阻止政府钻这些空子。而他也心知,很多国家的抗议仍然在继续,比如泰国的反王室抗议,以及印尼的创造就业“综合法”。

然而,这些冲击很可能持续到全球疫情结束之后很久。

黄之锋等香港活动人士声援泰国示威者,再次推高“奶茶联盟”一词的知名度。

转自:BBC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武汉疫情.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