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回顾:中国加强打压独立记者力度空前


根据“保护记者委员会”(CPJ)的年度调查,中国在2020年连续第二年成为世界上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另外一家国际记者组织“无国界记者”(RSF)的报告显示,中国政府在2020年抓捕了117名记者,其中三分之一为公民记者。多名曾前往武汉报道疫情的公民记者仍然在押、面临受审或被失踪。

此外,外籍记者以及为外媒工作的中国媒体人员也受到了中国当局的打压和迫害。2020年岁末,中国当局又拘捕了曾为纽约时报工作的独立记者杜斌,还以涉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拘留了一名为彭博社工作的中国员工。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统治下,中国新闻自由的前景日益黯淡,言论审查越来越严厉。中国当局为什么要变本加厉地打压独立媒体记者?这将对中国的新闻媒体行业和公民社会产生什么样的深远影响?

旅德资深时政评论作家长平表示,中共为控制媒体,长期以来已经把对媒体的管制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而精细的系统性工程。在习近平治下,中共就像“战狼外交”一样,主动选择了以粗暴的手段对待媒体记者。

他说:“中共的媒体管制是一个庞大的精细的系统工程。从行业准入、资格审查、干部管制、审稿流程、经济惩罚,到现在的数字化监控,有一整套完整的制度。因为记者出现不听话的情况就可能失去工作。如果他想要独立思考,独立报道,那他就可能已经成为异议人士了。在这种制度环境中,中国暴力对待记者、关押记者的情况越来越多,显示了专制权力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为所欲为了,非常严重。跟战狼外交一样,它是中共的主动选择。可以说是在可以选择平和地严格控制和暴力对待记者的前提下,中共主动选择了粗鄙和暴力。”

英文网站“改变中国”(ChinaChange.org)的创办人、编辑曹雅学表示,中共对记者的打压始终没有停止过,但今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很多公民记者比如方斌、陈秋实和张展都被打压和迫害,这使得今年的情况显得更为严重。

她说:“(中共)对记者的打压始终没有停止过。90年代到2000年头10年,市场化媒体还有一些空间的时候,后来一些大的网络门户也有自己的记者的时候。我们不断看到有好的媒体、好的记者,在中国有相当的新闻的空间。但是每一次事件都会有一个打压的,像割韭菜一样,这样慢慢地就销声匿迹了。我们注意到今年有三分之一记录下来的被抓的记者都是公民记者。也就是说他们都不属于任何媒体,还有一部分是外媒记者。真正来自中国媒体的记者并不多,因为已经没有这样的记者了。所以你看方斌、张展、陈秋实,这个是和武汉肺炎相关的。郝劲松、杜斌他们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新闻记者。所以不光是记者还有网民发新冠肺炎的消息,发其它信息的消息被抓被判刑的情况。所以我也没有觉得它是今年突然加重了,或者特别明显,每年如此。这几个机构的记录,中国每年都是倒数第一、第二。”

除了对独立记者的打压力度空前以外,中共当局还利用其庞杂的宣传系统对信息进行重新解释和包装。《纽约时报》引述“中国数字时代”的创始人萧强的话报道说,“(中国的新闻审查)不仅仅是为了删除某些内容。他们还有一个强大的机制来创造叙事,并能有其庞规模瞄准任何目标。”

旅德资深时政评论作家长平对此表示认同。

他说:“在中共的宣传体系里,议程设置变为舆论引导。舆论引导不一样的地方是它不仅决定人们想什么而且要求人们怎么想。通过舆论引导,舆论审查的要义就不再只是信息的封锁,而是对信息解释权的争夺。夺得到信息的解释权,中共就不像想象的那样害怕更多的信息的进入。同时中国也在输出对于信息的解释,关于中国的特殊性和中国模式;关于生存权和发展权是首要的人权;包括‘人类命运共同体’也被外国很多学者和普通民众所接受。从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收集的大量的词条,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些议程设置、话语从述是如何用什么‘主旋律’、‘主流意识形态’、‘正能量’、‘厉害了我的国’、‘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给反华势力递刀子’到什么‘正确集体记忆’,林林总总,深入到各种细节。或者说各种细节都有各种角度,正如网民调侃地说这个鸡蛋很真难吃。马上就有人反驳你,隔壁的鸡给了你多少钱?再难吃也是自己的鸡下的蛋,凭什么说它难吃?或者你说我感觉今年北京有点热,马上就有人说,华盛顿热你怎么不说?北京那么多积极正面的地方你都不提,为什么只提天气?我看你是屁股坐歪了。说什么都别有用心。总体上说中共宣传成功地做到了,上访就是闹事、上街就是骚乱、揭露就是造谣、理论就是煽动、批评就是颠覆、一提美国就是卖国、一说台湾就是分裂、维权就是抗法、反抗就是暴乱。”

尽管如此,“改变中国”网站创办人曹雅学仍然对中国未来能出现更多像张展、陈秋实、方斌这样的有正义、有正气的公民记者感到乐观。

她说:“方斌、张展、陈秋实他们都是时事英雄。有了这样的‘事’了,他们感到有一个驱动,有一个责任,他们就去了。所以我们永远会看到这样的公民记者。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危险,他们并不是不知道。所以在习近平之下,这样的英雄…我说‘英雄’并没有什么高大上的意思,‘英雄’是说在这个时候他知道危险而站出来,这就够了,这就是一个‘英雄’的定义对吧。在习近平之下,气氛的确是严酷了,而且我甚至觉得会更加严酷。所以谈不上有什么信心,但是我对人、对人性,是有信心的。我相信中国那么多的人口当中,在特殊的时候,总会有人站出来去彰显人性的勇敢和高贵。使得我们所有人都带上他们的一点高贵性。”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