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紫荆党:亲北京商人筹组新党为确保“百年一国两制”?

HONG KONG
图像加注文字,创办人李山透露,该党发起人不少是清华校友,清华校花是紫荆花,香港市花则是紫荆花,所以取名为紫荆党。

香港一批亲北京财经界人士近期筹组了一个名为“紫荆党”的新政党,目标是“为全体香港人争取下一个五十年不变,追求百年‘一国两制’”,行动纲领之一是要“参与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委员及行政长官选举,支持、赞助和推选代表其理念的候选人”。

该党表明,希望改革香港立法机关成“两院制”,上下院分别由特首委任与普选产生,强调此举可以一方面“遏制极端势力”,也“防止特殊利益集团掠夺普通市民的利益”。

香港紫荆党创办人表示希望吸纳25万名党员,成为一个“代表香港人利益”的政党,他们对香港房屋、教育议题等也提出了一些新建议,包括“明日大屿”计划以众筹发债等方式融资、把公营房屋转租为售,解决严重贫富差距问题,以及让中国大陆的大学每年接收大批香港学生加强爱国教育等等。

紫荆党的出现随即引起香港媒体和观察人士关注,认为北京对港府、传统建制派、传统商界的能力和信任程度有所保留,所以紫荆党会是北京希望为香港传统建制派换血的重要一步。不过,香港本地的传统建制阵营认为,筹组政党并不容易,需要时间和能力去参与地方工作争取市民支持,不会威胁到他们的地位。亦有分析指出,紫荆党推动的改革并非北京现有路线,未必得到中央的祝福。

紫荆党创办人之一黄秋智接受《南华早报》访问时强调,创党并非想取代建制派,而是求合作。他不认同外界对该党是由中共地下党员组成的指控,强调成员只是很简单为理念而从政的一群人,亦称并非为了生意投身政治。

紫荆党背后是谁?

根据香港媒体报导,紫荆党已正式在香港的公司注册处注册,注册人包括身兼中国全国政协及瑞士信贷集团董事李山、中播控服董事会主席黄秋智和身兼内蒙古自治区港区政协常务委员的卓悦控股董事会主席陈健文。三人均是在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案引发风波前甚少站在公众领域表达意见的人。

今年57岁的李山于四川出生,在环球金融机构及中国主要银行有超过25年的管理经验,目前是丝路金融有限公司执行长、香港中国金融协会副主席。55岁的黄秋智在广州出世,但在香港长大,现为丝路控服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长。

黄秋智对香港媒体表示,新政党的创办人有十多二十人,大部分人在香港长大,有留学外国经验,与内地有联系,他们在去年的政治风波中感到徬徨,认为作为香港人应该身体力行去解决香港的问题,因而产生创党念头。

但他强调这并非一个“海归派”的政党,而是一班尊重“一国两制”、捍卫自由民主法治,热爱香港的人组成。他们希望香港继续是享有自治和经济繁荣,促进中西交往桥樑的地方。

李山透露,该党发起人不少是清华校友,清华校花是紫荆花,香港市花则是紫荆花,所以取名为“紫荆党”。李山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他表示自己是前总理朱镕基的门生,朱镕基对他影响深远,令他明白学经济是为了“经世济民”。

HONG KONG

百年“一国两制”?

紫荆党近日接受访问时,表明希望向中央争取香港“下一个50年不变”,达至百年“一国两制”。该党认为,自香港1997年主权移交以后,2047年的期限困扰各界,认为未来不变是“香港社会的最大公约数”,也是“香港社会稳定的定海神针”。

发起人李山不认同香港前景黯淡,过去一年的动荡令大家对“一国两制”有更深入的思考,党的原则是“尊重一国,珍惜两制”,同时要捍卫香港民主自由法治等价值。

李山身兼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副理事长,他上月在该院演讲时表示,香港的核心问题是治理问题,他认为政治体制上,立法机关应该引入中国“贤人政治”的传统,改革成“两院制”,下院由全民普选产生,上院由社会各界协商、特区政府委任产生。

目前香港立法会分开直选议席及功能组别议席,制度上倾斜于建制阵营,反对派难以获得多数议席,而民主派人士亦因政治立场被取消参选及议员资格,早前泛民主派集体辞职以示抗议,令议会只剩下两名非建制派人士。

李山认为,“两院制”可“平衡对立的社会群体利益,遏制极端势力,防止民粹主义蔓延,也防止特殊利益集团掠夺普通市民利益”。

一些分析认为,他的这番言论中前部分与建制派口风一致,明确反对激进反对势力,但后者的“特殊利益集团”则引发不同的解读,有一些分析认为,这代表了对香港传统商界的不满。

李山强调逐步实现《基本法》赋予港人依法参与普选的权利。

HONG KONG

房屋问题的建言

香港林郑月娥政府提出“明日大屿”愿景,希望改善香港土地不足的房屋问题,计划在交椅洲填海兴建1000公顿人工岛。这项计划造价估算至少6000多亿港元,支持者认为,这是长远规划香港土地问题的一步,反对人士担心计划会出现严重超支,增加香港财政负担和破坏环境等等。

香港立法会财委会在只有两名非建制派议员下,在12月初通过了5.5亿港元的前期研究拨款。

紫荆党创办人之一李山表明,要推出“百年房屋政策、消除地产霸权”,并提出应该以“全民众筹”的方式,建立全民所有房地产的开发公司,每港人一股,每股1万港元,再通过机构投资者融资250亿,再发债一万亿去获取1.1万亿的资本再通过机构投资“明日大屿”。

这项建议最先由香港长和系科网公司TOM集团前行政总裁王兟提出。他认为以“创新公私营合作”(PPPP,Popular 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的方式开发“明日大屿”,避免了掏空库房等问题,减低政府财务风险。王兟对香港媒体表示自己曾婉拒加入紫荆党,但承认自己与李山相熟,并感谢李山亦曾经把其概念作提案,多次为其宣传。

香港发展局表示不对建议作出评论,强调局方会探讨不同模式和融资方案,预计项目需时三年半作评估。

另外,李山亦提出把香港八十万公营房屋转租为售,透过价格和支付方式提供优惠,让低收入人士能最终得到房子的产权,他认为去年社会动荡的原因是香港长期忽略低收入阶层的行益,需要通过财富的再次分配去解决香港严重的贫富差距问题。

各界对紫荆党有什么看法?

香港时事评论员程翔在《众新闻》撰文表示,香港在2014年发生为期79天的“占领中环运动”(又称“雨伞运动”)后,中央和中联办方面认为香港资产阶级上层靠不住,已开始讨论“新港人治港”的问题。

程翔认为,紫荆党是由中央或中联办组建、由中共香港工委领导下成立的亲中共的政党,反映了中共对香港人、香港政府和香港左派的深深不满,目标是要“全面接管”香港的政权与非政权机构,整顿香港政府、立法会和传统建制派。https://bbc.com/ws/av-embeds/cps/zhongwen/simp/chinese-news-55315025/p090wn36/zh-hans视频加注文字,

《香港国安法》如何改变民主活动人士的生活?

另一名时事评论员刘锐绍也对BBC中文表示,暂时难以很具体地评论紫荆党的背景,或将来的动向,但他说,“在北京的心底里,是不相信境外的香港人的”,整个趋势是突显了中国大陆的管治模式和意识,观乎历史,特别是国共内战时期,内地也有很多人成立一些团体来支持自己,这些新组织和传统港人组党不一样,他们吸纳的对象可以是近十几年的大陆来港人士。

网媒《香港01》发表观点文章,称过去建制阵营政党由“香港人圈子”内的人士成立,但紫荆党则是由有内地背景的人士成立,“传统建制派要反思,是否自己太过不济,因此才会引起内地精英不满,继而成立新政党去竞争”。

文章指,“紫荆党的成立提醒了传统建制派要有危机感,要自我革新”,批评传统建制派“未认清楚香港存在的深层次问题,看不到欠缺公平正义、分配不均等弊端导致香港管治危机深重”,例如一些建制派人士反对推行最低工资,过份倾向雇主,建制阵营在反修例运动前并没有高调支持收地建屋等等,质疑他们太盲目地为政府“保驾护航”。

香港民主党副主席林卓廷认为,紫荆党只会是中共另一个“傀儡”。民主派前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就指,如果真能建立有25万名党员的党派,未来的发展或不是“紫荆党”与“民建联”内斗,而是“民建联”并入“紫荆党”,由中联办领导的香港党委系统全面成形。

HONG KONG

香港建制派政党不认为会受到紫荆党的威胁。香港最大建制派政党民建联有约4万多名党员,工联会也经营很长时间才有数十万作单位的人数的社团。民建联成员兼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叶国谦表示,自己也是近期才收到紫荆党成立的消息,对于该党声言要有25万党员,他形容是“有点天方夜谭”的想法。

他认为两党可以有良性竞争,但会否合作言之过早,“每个有心人都可以成立(政党),但要通过颇多的社会运作,得到广泛社会认同和支持,不是说要成立就成立得到。”

立场倾商界的自由党党魁钟国斌表示,短期内看不出紫荆党能够取得多少议席,看不到他们加阔了选民基础,或是可以吸纳新一批选民,“你会叻过(厉害过)民主党、民建联?人家地区深耕十几年,不是有钱就拿到票……人家有那么大的志向,我不会泼人冷水,但我看来不是这么容易做到。” 

紫荆党创办人之一黄秋智表示,创党并非想取代建制派,而是求合作。他不认同外界对该党是由中共地下党员组成的指控,称成员只是很简单为理念而从政的一群人,并非为了生意投身政治。

他在访问中批评港府太弱,建制阵营没有成长,直言去年的反修例运动,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是“社会动荡的原因”,批评她“未设计好《逃犯条例》修例草案,就在中美关系紧张之时提出修例”。

黄秋智称,该党有与中联办沟通,但强调不应只集中在紫荆党与中联办的关系,反问如果紫荆党是为了香港人及香港的长期稳定繁荣而做事,“无论是港府还是中央,怎会不给我们它的祝福?”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对BBC中文表示,亲北京媒体没有怎么报道紫荆党的消息,又不见得有建制派大人物出来支持他们,估计他们是一批来了香港一段时间的专业人士,企图增加自己的政治影响力。

“回归23年,他们在整个建制阵营都没有什么角色,没有很多人认识他们,政府没有委任公职给他们,我估计他们想增加自己政治话语权,引起政府注意,并建制架构找到一些位置。”

他指出,在《国安法》实施后,香港政治进入新常态,民主派被严重打压,剩下的是建制阵营之间的竞争,紫荆党明显不会得到民主派的支持,只有从建制派中获取支持。

“这是大转变的过程,民主派都被你赶走了,建制派以前有共同敌人,就团结起来,但现在在新的政治环境,或会出现利益分歧,但政治资源全掌握在北京手中,他们要吸引北京的注意力,希望在选举、政府架构中谋一席位。”

钟剑华认为,建制派过往都是“呼应阿爷”(“阿爷”指中央政府)为主,不敢提出“大动作”,然而紫荆党的建议,虽然没有多少建制派人士提及,但也不见得是“大动作”,例如“一国两制”早已是由北京定义,就算百年“一国两制”也与现在不太有什么分别,在北京眼中不会是错误的言论,而在议会政制上,紫荆党主张“协商政治”,某程度上算是“香港议会制度的倒退”。

“他们现在说的东西,不是说给香港人听,也不是要为香港建构发展蓝图,只是想做点事情引发当权者的注意,”他说。

转自:BBC

本文发布在 港版国安法.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