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燕大地上的消失村庄:专访京津冀强拆调查者高阳

高阳是河北保定的一名文史工作者,自2017年4月以来,他接连四年走访京津冀各地,调查研究习近平上台后当局对农村的强拆情况。

高阳调查京津冀区域强拆的起因


记者:高阳先生您好,想首先请您介绍一下,您的研究领域是什么?

高阳:他们大规模拆迁之前,我就很关注幽燕传统民居,是一种很有特点的传统建筑。他们拆迁之前,传统民居就面临着很多破坏,大概是从90年代开始这种传统民居就越来越少,基本没人新建传统样式了。留下来的民居都是越来越少了,也没人愿意住这种房子。所以我从2015年就开始去很多地方,在那些房子被毁坏之前就拍很多照片把它们保留下来。

河北容城一家被拆毁的玩具厂。玩具制造是当地的支柱产业。(高阳提供)
河北容城一家被拆毁的玩具厂。玩具制造是当地的支柱产业。(高阳提供)

记者: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京津冀区域的强拆的呢?

高阳:我最早是在2017年愚人节那天,中国政府宣布成立雄安新区。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他们要大规模强拆了。因为我是保定人,雄安新区就在离我家很近的地方,所以我通常都是骑电动车、自行车过去,为了方便,主要是在现场施工、拆迁的地方拍一些照片,有时候也能碰到一些当地人,跟他们聊一聊当地的具体情况。他们主要拆迁是在2019年大规模开始,那时候我也去了张家口那边,因为冬奥会他们也拆很多村子。今年6月开始,对京津冀这边河道内的村庄进行搬迁,全部都拆除。我们家旁边是白沟河,我去那边(看到)有大概10个村子要搬迁。

2019年10月,河北容城南文村,当地政府张贴的拆迁标语。(高阳提供)
2019年10月,河北容城南文村,当地政府张贴的拆迁标语。(高阳提供)

记者:在调查的过程中,您有没有遇到过什么麻烦?

高阳:有时候当地村民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拍照时他们就把我拦下来,对我盘问一些问题。有一次我在河道搬迁的村庄,去的时候到了村口拍照的时候就被当地人给拦下来了,他们可能是当地村内的人,但是我看到旁边站着好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可能不是本地人,看起来像是阻止调查拆迁的人。他们把我们带到村委会里头,让我说是干什么的,问了很多问题,最后把我给放走了。

京津冀农村的总体拆迁情况

河北容城张市村,一名老人面对着被拆毁的家园。(高阳提供)
河北容城张市村,一名老人面对着被拆毁的家园。(高阳提供)

记者:那么根据您的调查,京津冀区域有多少村子被拆了?

高阳:雄安新区、大兴国际机场、还有河道村庄,是拆了最多村子的地方。统计的话,到今年年底,雄安新区那边的容城和雄县那边已经拆了25个村。河道这边,就是白沟河这边,有10个村正在拆迁、很多现在还没有拆完。大兴机场那边,他们拆得比较早,2015年就开始拆了,现在机场基本上已经建完了。(机场)附近很多(村庄),他们说是因为噪音、污染,或者要搞商业开发之类的,拆了很多村子,现在继续在拆。大兴、廊坊一带,我统计到的被拆村庄数字是61,还有大概50多个在计划拆迁。雄安新区那边,他们已经拆了20几个,在未来几年之中可能剩不下几个村子。统计的数量,(京津冀地区)拆了160多个(村庄)。(拆迁)主要就是2015年开始,也就是习近平上台之后才开始,好几个大工程:雄安新区、大兴机场。就是因为习近平个人好大喜功的性格,他就开始觉得现在中国实力挺强的,他的中国梦就开始做起来了。

2020年3月,河北白沟倒闭的玩具市场。由于容城的玩具作坊被拆毁,白沟玩具市场的店铺也纷纷关门倒闭。(高阳提供)
2020年3月,河北白沟倒闭的玩具市场。由于容城的玩具作坊被拆毁,白沟玩具市场的店铺也纷纷关门倒闭。(高阳提供)

记者:被强拆的人们,现在生活情况是怎样的?

高阳:本地人原来一般都是务农的,有的还有小作坊之类的。比如容城那边,很多人做毛绒玩具,所以这边本地人一般生活都挺富裕。但是新区搞了之后,因为征地,强制让他们搬走。只说让他们搬,他们以后怎么生存?然后,赔偿也不合理。不管你原来的房子花了多少钱盖好的,不管院子多大、面积多大,一般每户就按人分,每户也就得几十万块钱。搬去的地方,还不能自己选,随便给你挑一个破地方、给一个破房,还得让你花钱买,最后还是一个毛坯房,你还得花钱去装修。最后,给的补偿款根本没用,现在很多人失业,没有任何收入。

河北容城北河照村,传统民居被政府涂上拆迁标语。(高阳提供)
河北容城北河照村,传统民居被政府涂上拆迁标语。(高阳提供)

记者:他们是用什么手段进行拆迁的?

高阳:一开始,村里比较穷的人都是签字同意的。然后,他们用坑蒙拐骗的方式,把人都弄走,村里也剩不下多少人了,剩下的都是知道怎么回事的。对这些人,他们就用强拆的、暴力的方式。当地人也没什么抵抗办法。像今年6月底,在保定清苑市郊,当地村民只能用当地能找到的石头、酒瓶子之类的东西来打那些来拆迁的人,警察、特警之类的。之后他们抓了很多人,有很多人受伤。保定这边驻军是非常多的,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三十八军。在保定市区东南,有一个空军机场。他们很多直升机都从那来,恐吓村民,在村庄上头绕来绕去发出噪音。它飞得非常低,故意发出很大的噪音来。

河北白沟北刘庄被拆毁后的废墟。(高阳提供)
河北白沟北刘庄被拆毁后的废墟。(高阳提供)

解决问题的出路

记者:您觉得,解决强拆问题的出路在哪里?

高阳绘制的“燕地消失村落”地图。(高阳提供)
高阳绘制的“燕地消失村落”地图。(高阳提供)

高阳:只能是盼望中共自己因为在全世界不受待见,自己玩完。在那个时候,就更有可能来创造一种新的秩序,一种新的国家,按照不同于以前的政治制度。这种新的制度如果想要避免发生强拆的话,必须是自下而上的结构,不是以前那种中央集权、由最高统治者来安排下边,一层一层往下控制到最底层的平民,而是从每个家庭组成一个社区,从社区组成当地政府,从当地政府组成一个国家政权。也就是一种自治的制度,只有实行地方自治,每个地方土地的权利给当地人,而不是由国家控制,才能真正避免这种强拆的事情。在这种新的政治制度下,我希望中国大陆各地的人可以基于共同的地域、共同的乡土情感、共同的周边利益,让各地的人能够决定自己的命运。比如说,我的家乡幽燕就是这种情况。

高阳制作的“燕地消失村落”地图图例。(高阳提供)
高阳制作的“燕地消失村落”地图图例。(高阳提供)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