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新冠病毒改变世界

2020年元月一日,20年代来临之日,无人想象本年度会发生如此可怕的事情。12个月里,新冠病毒瘫痪了经济,毁坏了一整个一整个的社区,160万人死于病毒,至少7200万感染,许多孩子失去了父母,许多配偶沦为寡妇或鳏夫,众多的老年人被病毒卷走,甚至在医院临终时子女都无法告别,差不多40亿人被以禁足的形式封锁起来。即将过去的这一年,新冠病毒改变了世界。

新冠大流行,每个个人的遭遇前所未有。所有人,或多或少,直接间接都遭遇了大流行的冲击。的确,新冠疫情并非人类史上造成死人最多的疫情。鼠疫在14世纪差不多消灭了全球四分之一人口,1918-1919爆发的西班牙流感至少造成5000万人死亡,艾滋病在40年间夺走了3300万人的性命。

但是,感染新冠病毒却只需要在一个错误的时间或错误的地点呼吸就足够了。一个名叫万春回的中国人感染病毒后在医院度过17日,他感慨地说:“我已到了地狱门口,我又起死回生”,“我见了许多患者不治而亡,让我终生难忘。”当,中国武汉当局于2019年12月31日宣布确诊27例后,那时候,疫情的规模远远无法估摸。

武汉第一例

第二天,最初被视为病毒源头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被关闭。1月7号,中国卫建委负责人宣布成功分离出新型病毒并命名为2019-nCov。11号,中国通报第一例新冠病毒死亡病例,仅仅几天,病毒就已传至中国近邻,接着从亚洲传到法国,传到美国。一月底,西方国家开始接返他们在中国的侨民,国界开始关闭,湖北省封省,5000多万人被隔离。

法新社拍摄的武汉街头一位带着口罩,手中还捏着一个塑料袋死于人行道的男子的照片传遍了世界,见证了武汉全城病魔肆虐的恐怖程度,至今,没有任何一个官员出面证明这位死者究竟死于何种原因。

当“钻石公主”号邮轮2月初停靠日本,船上超过700名乘客感染病毒,13人已经丧生。恐怖顿时席卷了世界,寻求疫苗之战打响,一家小小的德国公司德国生物科技 BioNTech暂停癌症研究,制定“闪电”计划,集中全力攻克疫苗。

2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命名当时普遍称之为武汉病毒的疫情为Covid-19–新冠病毒,四日之后,法国宣布一位来法探亲感染病毒的中国人住院不治丧生,这是全球除亚洲之外第一例死于新冠病毒的病例,接着,欧洲恐惧地发现意大利北方已沦陷为欧洲大陆的疫情中心。

3月,意大利伦巴弟一座小村村长告诉媒体,仅仅25天,全村已有36人死于新冠病毒。村长愤怒地说,“太荒唐了,在2020年发生这样的疫情大流行,比大战还要恐怖得多”。

接下来,意大利、西班牙法国以及英国陆续宣布禁足,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疫情构成全球大流行,最初仅对中国关闭的美国,开始对欧洲关闭,和平年代有史以来,本应在日本举行的夏季奥运推迟至第二年。

4月中,39亿人,也就是人类的一半生活在不同程度的封城之中,几十年来,科学家一直警告发生全球疫情大流行的危险没人听到,现在,连最富的西方国家面对看不见的敌人束手无策。在全球化的世界,供应突然中断造成大恐慌,许多消费者涌向超市抢购……

在纽约这个全球亿万富翁最多的城市,许多医务人员穿上垃圾袋充当护身,中心公园竖起一座乡村医院,在布朗克斯的哈特岛开挖万人坟;在巴西马瑙斯,尸体堆在冷藏车,等着推土机挖掘巨大的坟墓。

中小学大学统统关闭,企业关闭,航班几乎全部中断。商店、酒馆、俱乐部、餐馆关闭,在西班牙,禁足令严厉到儿童都不得走出家门的地步。许多人开始远程工作,必须去现场工作的则冒着生命危险,5月份,仅美国就有2000万人失去了工作。

大衰退

经济全面性衰退,世界银行预计2021年,一亿五千万人可能陷入贫困,社会不平等更趋严重。拥抱,法式贴面礼,甚至握手统统变成回忆。交流通过口罩和隔离屏进行。家庭暴力爆炸性增长,心理病几何级数翻倍,经济宽裕的市民躲入乡间别墅,在城市狭窄屋子居住的居民开始愤怒。

美国,这个全球最主要然而没有全民保健制度的经济体,受疫情伤害最严重,30多万人死亡。五月份,美国政府推出支持开发疫苗的“神速行动”。

新冠来袭,富人或最强大的人都难免于病毒袭击,美国总统特朗普,巴西总统博索纳罗,英国首相约翰逊,查理王子、摩纳哥大公全都检测阳性。

2020年快要终结的时候,新冠疫苗上市,但已无法挽救特朗普11月大选的失败。美国辉瑞与德国生物公司开发的疫苗有效率高达90%以上,一周以后,美国莫德纳公司开发的疫苗有效率高达95%。12月,英国成为西方第一个批准辉瑞疫苗上市的国家,美国也于14日开始接种。欧盟准备在月底开放绿灯,中国和俄罗斯在忙着推销各自开发的疫苗。

现在还无法预料这场疫情对人类社会留下的痕迹,一些专家认为人类只有多年后才会获得集体免疫力,但另外一些则认为2021年中就会重返正常。一些人认为新冠大流行可能有利于推动更大规模的远程工作,另外一些则担心由于害怕聚会,可能会对运输、旅游以及大规模体育和文化活动产生不可测的后果。对民间社会自由度的影响更令人担忧,自由之家认为,为应对病毒,民主与人权已在80国遭到不同程度损害。耶鲁大学的教授们则等待着一场深刻的社会改变。

如果远程工作流行,市中心的房产市场前途在哪里?大都市渐渐地人烟稀少?这些都是未知数,全球经济可能面临更严重的前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担心会发生比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更坏的局面,但对更多的人而言,新冠大流行宣告了一种更持久更具有破坏性的大灾难。

天体生物学家刘易斯·达特内尔(Lewis Dartnell)警告,新冠病毒如同一波袭击我们的巨浪,背后是气候变化和全球变暖的巨大海啸。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