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年后的伤痕

武汉是最早爆发新冠大流行病的城市,一年后的今天,这座城市已基本恢复生活常序。但是,这场疫情在民众心中留下的伤痕至今仍伸手可触。这是《费加罗报》一篇长篇报道的焦点。

该报指出:随着武汉首批病患抵达医院进行救治周年纪念日的临近,在这个爆发了大流行病、导致5万多人感染、3869人死亡的中心,如今新冠状病毒似已成为一场噩梦。曾经剥夺了当地居民76天自由的禁足措施,似乎已非常遥远。关于“今天的武汉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的说法被反复地重复着。

武汉市各博物馆和旅游景点继续吸引着众多的游客。各条大街的交通拥堵现象再次出现,曾因封城而空无一人的主要火车站也再次挤满蜂拥而至的各方人士。各大商场人头攒动、没有人数限制的大大小小的饭馆、酒吧也座无虚席。提供现场音乐、说唱表演、嘻哈、电子舞曲、以及室内表演的娱乐场所自6月份重新开放以来,场场爆满,这种现象在大流行病之前都不常见。表明了禁足之后,人们热切地希望放松精神、尽快忘却这段不堪的经历。

曾在大流行病期间、一度用做救治轻症患者临时医院的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涌动着络绎不绝的参观者,中心的大屏幕上显示着:“以人为本、生命第一”的字样。展览主要以图片为主,向前望参观的人员传达着积极的信息,讲述了医护人员勇于牺牲、武汉市民坚忍不拔共同战胜病毒的故事,最重要的是,要感谢中国国家主义习近平的智慧以及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参观者主要以学童和官方机构工作人员组成。

在一个不起眼的展厅内,陈列着在这场危机中殉职的医务人员的肖像,他们受到英雄般的致敬。因向亲友转发新冠病毒信息而遭到公安训诫的李文亮医生的照片也在其中。但是,没有任何信息披露李文亮医生的经历,也没有任何信息提及危机爆发后最初几周的混乱局面、以及当局在大流行病爆发初期所犯错误,更没有任何关于国际专家为何至今不能前往考察病毒来源的解释。

《费加罗报》指出:如今的武汉,尽管一派正常景象,但这场大流行病留下的伤痕却依稀可见,恰如扁担山墓园内座座坟墓所显现的那样。也像所有刚刚愈合的伤口那样:伸手触摸,依旧疼痛,许多体现在经济层面。首先是那些最贫困人口,那些来自农村的外来户。更有甚者,是那些看不见的伤痕。是数月来积累下来的压力所引发的身体上的种种不适。许多人担心第二波疫情会随着冬季而降临,还有一些曾经的患者谈到后遗症:他们至今仍然感到非常疲劳、伴随着走路和呼吸困难。更有一些人因曾患病而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深深自责,同时担心受到邻里排斥。。。

《费加罗报》指出:至今为止,中国政府始终否认武汉为大流行病的发源地。最近3个月来,北京坚持不懈地表示:此一病毒首先在国外、在欧洲或印度出现。官方媒体大量报道科学家披露的信息,表明:新冠病毒在欧洲传播的时间比以前的想象的要早得多;还说:中国从国外进口的冷冻食品包装上发现了新冠病毒痕迹,称这些产品具有传播病毒的可能,因此海关部门加强了检验。

世卫组织的一个国际使团计划前往武汉华南市场及其他地方考察病毒来源的计划,始终未获北京绿灯。不过,世卫组织专家表示:即使考察使命能够成行,也需要数年时间才能确定大流行病的根源。

报道指出:武汉也将花费数年时间方可消除这场瘟疫在经济、民众身体及心理上留下的创伤。有些人的伤痕甚至永远不会去除。扁担山墓园黑色墓碑以及众多过早死亡的逝者的面孔便是最好的例证。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