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BBC剖析拜登赢胜特朗普五大原因

拜登和哈里斯
图像加注文字,拜登选择的竞选搭档,确保留住了中间选民。

经过近50年的公职生涯,以及一生的总统抱负之后,乔-拜登终于夺得了白宫之位。

这是一场没有人能预料的竞选,发生在百年一遇的大流行病期间和前所未有的社会动荡之时。他的对手是一位既不符合传统也不遵循先例的在任总统。但在拜登第三次竞选总统职位时,他和团队找到了方法避开政治障碍并取得胜利,尽管他目前来看所赢得的选举人票数比规定票数高出不多,但预计他在全美所获得的选民票数将比特朗普多出数百万票。

拜登,这位来自特拉华州的汽车销售员的儿子,最终赢得总统职位有以下五个原因。

1. 新冠、新冠、新冠

也许拜登赢得总统职位的最大原因是一些完全不受他控制的事情。

新冠病毒大流行在美国除了夺走23万多人的生命外,还在2020年改变了美国的生活和政治。而在大选竞选的最后几天,唐纳德-特朗普本人似乎也承认了这一点。

上周在威斯康星州的一次集会上,特朗普说:“假新闻方面,一切除了新冠,还是新冠。” 而正是在威斯康星州,最近几天新冠感染病例激增。

然而,媒体对新冠的关注是公众对疫情担心的的一种体现,而不是造成公众担心疫情的原因,但这转化为对总统处理新冠疫情的不利民调。皮尤民调公司上个月的一项调查显示,公众对二者处理疫情的信心,拜登比特朗普领先17个百分点。

疫情以及随后的经济衰退使特朗普无法在竞选中主打他所喜欢的经济增长和繁荣主题。这也凸显了许多美国人对特朗普总统执政的担忧:缺乏重点、质疑科学、大小政策处理不够严谨、党派利益优先。这场大疫对特朗普的支持率造成很大的冲击。根据盖洛普的数据,特朗普的支持率在夏季一度跌至38%–而拜登竞选团队很好利用了这一点。

2. 低调竞选沉默是金

在其政治生涯中,拜登因口不择言惹祸上身而闻名。1987年他在第一次竞选总统时就因说话不检点被迫放弃竞选,2007年再次冲刺总统宝座,他的这一毛病又让他失去机会。

在这第三次竞选总统的过程中,拜登仍有言语上的失误,但这些失误并不频繁也未造成长期的影响。

拜登发说胜选演说 要让美国”重新得到尊重”

当然,还有部分原因是,特朗普总统本人不断给新闻提供了素材。 另外,还有更大的全国性的头条新闻——新冠病毒疫情、乔治·弗洛伊德死亡后的抗议以及经济受挫等等。

但拜登团队协调配合的竞选策略,即限制他的曝光率、在竞选活动中维持一定的节奏,并尽量减少他因疲劳或粗心大意而出问题的机会,等等这些也是相当奏效的。

也许在正常的选举中,当大多数美国人并不担心因接触病毒受到感染时,这种策略会适得其反。也许那样特朗普嘲笑 “拜登躲躲藏藏 ”的玩笑就会使拜登损失惨重。

拜登竞选尽可能低调,让特朗普说多错多,最终这样的策略得到了回报。

3. 只要不是特朗普谁都行

2020年10月特朗普在拉斯维加斯
图像加注文字,本次大选变成一次对特朗普的公投

在选举日前一周,拜登竞选团队推出了最后一则电视广告,广告中的信息与他去年竞选启动仪式和8月接受提名时的演讲非常相似。

他说,这次选举是一场 “美国灵魂之战”,也是全国人民的一次机会走出过去四年的分裂和混乱。

然而,在这一口号之下,是一个简单的计算。拜登把自己的政治命运押在了这样的论点上:特朗普太过分化,太过煽动,而美国人民想要的是更平静、更稳定的领导层。

法国人蒂埃里-亚当斯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生活了18年,上周在总统选举中第一次投了票,说:特朗普这个人的态度把我折腾得筋疲力尽。

民主党人成功把这次选举变成对特朗普的公投,而不是要在两位候选人之间做选择。

拜登传出的获胜信息很简单:他 “不是特朗普”。民主党人常说的一句话是,拜登胜选意味着美国人可以有几个星期不必想政治。这本是一句玩笑话,但却像真理一样有内涵。

4. 保持中间路线

在竞选民主党候选人期间,拜登的竞争来自他的左翼,伯尼-桑德斯和伊丽莎白-沃伦的竞选活动资金充足、组织严密,吸引了如摇滚演奏会一般的大量观众。

尽管有来自自由派的压力,拜登还是坚持中间派的策略,拒绝支持由政府管理全民医疗、免费大学教育或财富税。这使他在大选竞选期间能够最大限度地吸引温和派和心怀不满的共和党人。

这一策略体现在拜登选择卡马拉-哈里斯作为竞选搭档,他本可以选择得到党内更多左翼支持的搭档。

拜登在环境和气候变化问题上向桑德斯和沃伦靠拢–也许是计算出了吸引年轻选民的好处,因为对这些年轻选民来说,环境和气候问题更为重要优先,他因此值得冒险失去在摇摆州内能源业选民的支持。

“我们过去一直批评副总统拜登的计划和承诺,这不是什么秘密”,环保活动组织 “日出运动 ”的联合创始人瓦希尼·普拉卡什(Varshini Prakash)表示。“拜登对其中的许多批评做出了回应:大幅提高投资规模并加快投资,补充了他如何实现环境正义和创造良好工会工作的细节,并承诺立即采取行动。”

5. 钱多问题少

今年早些时候,拜登的竞选资金所剩无几。他在参加大选竞选时,与特朗普相比明显处于劣势,而特朗普在整个总统任期内几乎都在积累竞选资金,数额接近10亿美元。

然而,从4月开始,拜登竞选活动转变为一个筹款运动,而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因为挥霍使得拜登竞选活动最终的财务状况比特朗普强得多。10月初,拜登竞选团队手头的现金比特朗普阵营多出1.44亿美元,使其能够在几乎所有关键战场州的电视广告洪流中将对手共和党人淹没。

当然,钱不是万能的。四年前,希拉里·克林顿竞选团队在资金方面比特朗普有相当大的领先优势。

但在2020年,当面对面的竞选活动受到新冠病毒限制,全国各地的美国人在家中消费媒体的时间大大增加时,拜登的现金优势是他能够走近选民,并将自己的信息推送到最后。这让他得以扩大选举版图,将资金投入到曾经看似胜选无望的得克萨斯州、佐治亚州、俄亥俄州和爱荷华州等关键地区。

这些投入大多没有回报,但他让特朗普处于防守状态,扭转了曾经保守的亚利桑那州的选情,并在佐治亚州保持高度竞选势头。

金钱给了一场竞选活动各种可能性和主动权—而拜登很好地发挥了自己的优势。

转自:BBC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