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通报兰州生物制药布鲁氏杆菌外泄感染者近7千人 超低赔付金封口

去年7月发生、导致死亡、致残等严重后果的兰州生物制药厂布鲁氏杆菌外泄感染事件,中国官方周四(5日)终发新闻通报,确认感染者逾6600人,并称此「偶发意外」没有涉及周边居民;责任人已受到处分,政府已做好诊疗及赔偿工作。但有自称受害者在网上否认政府的说法,至于广泛的受害人群体疑似被封口。记者尝试采访涉事企业不果,相关部门则统一口径。记者根据官方数字算出,受害人均获赔1500元左右。网友轰「中国人命薄如纸」。

甘肃省首府兰州市政府就去年发生的「布鲁氏菌集体感染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称,截止目前已对55725人进行了检测,复核确认感染者6620人。数字相比较官方最早承认的200人,乃至今年9月14日公布的3245名感染者的数目,有了飞跃式提高。

通报将事件定为「兰州兽研所感染」,强调该事件上是意外的「偶发事件」,为短时间出现的一次暴露,并未涉及周边居民。另外中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已对8名责任人做出党内警告处分和行政警告处分。而兰州市政府也已做好全员检测诊疗工作并开展补偿赔偿。

但一位署名「三言二拍一部」的受害者在微博上打脸官方说法,他表示自己是兰州生物制药厂附近的居民和受害者,政府将事件拖了一年多才曝光。但所谓的医疗和赔偿等于空头支票,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初检阳性居民到政府指定的医院,医生说法模糊,甚至拖延治疗。很多感染者甚至收到兰州市卫健委的健康证明。政府用几千元钱的赔偿封口感染者。

但这名网友和其他数位感染者未敢接受本台采访。

一名兰州兽研所工作人员向本台表示全所有五六百感染者,并回避了赔偿问题,称履赔协议是与每个个人签署。

兰州兽研所工作人员说:我们所学生、导师各种人员加起来是五六百吧,它现在是涉及到个人,协议是发到每个人手里,具体是怎么样的我也不太清楚。

本台记者尝试向涉事的兰州生物药厂了解,但该厂已在当地114查号台撤除查号,本台据网上公开的资料拨打亦不能拨通。

兰州市政府综合处官员面对本台记者提出的感染者赔付问题,则表示统一由政府「布病小组」发布,他们对此一概不知。

兰州市政府官员说:这个我们不知道,我们市政府专门成立了「布病小组」,关于这方面的情况我们一概不知。

而兰州市卫健委工作人员与政府新闻发布会同一口径,称政府「以人为本」,但对记者提问的具体感染者数目显得警觉而敏感。

兰州市卫健委工作人员说:我们是卫健委,责任单位是中牧集团,就是生物制药厂,我们兰州市卫健委负责的是检测和诊疗,如果抗体阳性的话会给他建档,完了以后我们有11家定点医院,如果需要治疗的话也会免费治疗;补赔偿的话,我们甘肃有个健康评估专家组,把所有人的信息进行健康评估,根据这个结果进行赔偿。这次的事件我们都是「以人为本」的。

今年10月,大陆澎湃新闻和中新网曾报道,当地感染布鲁氏杆菌的居民收到了赔偿方案和协议书,补偿金额从3千元到最高5万5千元,最高赔付金额要求是复检结果仍为阳性、且评估结果均有不良反应。当时曝光的《补偿协议书》载明,在甲方完成上述款项后,甲乙双方引起的所有纠纷即告终结。该方案引发感染者担忧,希望获得终身免费跟踪治疗。

而记者按照官方最新公开的感染者人数和赔偿数目估算,首批感染者人均可获赔1500元左右。中国网友从事件痛批当局草菅人命,叹慰中国人「命薄如纸」。

另一方面,这次感染事故导致严重人命损失,包括致残、死亡和其他严重后果。现时官方承认的感染者数目已近7千人,但受害者群体的声音相比以往更加微弱。

曾为中国卫生部专家的北京社会学者李楯,曾参与上海生物制药研究所(上生所)血液制品导致使用者感染艾滋病和丙肝事件专家协调组,及帮助受害者多次向企业和卫生部维权。他向本台表示,当前公共卫生事件的受害者相比以往更加没有维权和反抗空间,政府公开这些事件只有「一种声音」和「一种结果」。

李楯说:你看上生所(上海生物制药研究所)到现在,现在比那时候要差多了。那时候最起码还能够发出一点不同声音,大家还可以有些个有组织性的行动,抗争才能形成, 现在这些完全不存在。现在这些如果它能够报出来的话,显然那已经都是控制好了的。

上生所感染事件的受害者维权代表殷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深切理解兰州制药厂感染事件中的受害者不敢发声的处境。他认为无论是上海生物制药还是兰州制药厂,作为大型国企,在肇事后,责任人和上级主管单位鲜少有人真正受到法律的制裁。因此这样的公共事件首先要厘清的是责任问题。

殷先生说:兰州生物甚么厂长、副厂长啊免职、警告处分,事件那个性质是很低的一个生产事故造成的,它们应该是有隐瞒的。要把事件的性质定下来,我个人认为是个公共卫生事件加上刑事犯罪,国家要把调查报告拿出来,一定要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而且要求他们认错谢罪。

一如上生所感染事件,这次的兰州制药厂布鲁氏杆菌外泄感染事件中,官方严密封锁消息,甘肃天水前警察、维权人士李大伟告诉本台,官媒未披露之前,甘肃本地人士都鲜少知道该事件,料维权行动和「不和谐」声音已被封堵,官方已用金钱、控制言论等方式平息了事件。

官方通报确认2019年7月24日至8月20日,大型国企——中国农业发展集团控股的中牧兰州生物制药厂因使用过期消毒剂,导致生产发酵罐废气排放灭菌不彻底,含菌气溶胶扩散后对下风向的兰州兽研所人员造成布鲁氏菌感染。感染病例去年11月首次被纪录在案。同年12月7日,兰州生物药厂关停了布鲁氏菌病疫苗生产车间。

兰州市政府称已做好全员检测诊疗工作并开展补偿赔偿。包括安排感染区域居民到11家定点医院进行免费筛查等;有337人已签订赔偿协议。肇事方兰州生物制药厂足额保障补偿赔偿资金,官媒报道第一批补偿赔偿资金1000万元已拨付专门帐号,用于监测治疗和补偿赔偿等。该厂承诺足额保障后续补偿赔偿所需资金。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