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东欧国家斯洛伐克立法清算共产党

斯洛伐克最近通过法律,宣布前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是犯罪组织,同时在公共场合禁止共产主义和纳粹法西斯标志。在乌克兰、三个波罗的海国家和波兰等国之后,斯洛伐克成为另一个采取类似行动的东欧国家。

是犯罪组织禁止共产主义标志 

斯洛伐克议会11月4日通过了一项法律修正案,宣布从1948年到1990期间执政的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以及在斯洛伐克的共产党分部是犯罪组织,因为共产党执政期间曾镇压公民社会和限制民众自由。 

这项法律还禁止在纪念碑和纪念牌匾等地方出现象征共产主义、纳粹法西斯等专制政治体制的标志,并禁止用共产党和纳粹法西斯人士的名字命名街道、广场以及其他公共场所。绝大多数议员在当天的表决中都投了赞成票支持这项法律修正案的通过。 

曾拥有共产党统治历史的乌克兰、三个波罗的海国家、波兰等国近些年来分别根据各自国情和历史采取各种方式纷纷清除共产主义污垢,并以立法的形式在公共场所禁止共产主义标志,同时把共产主义与纳粹法西斯等同。欧洲议会也同样通过了相应的决议案。曾是社会主义阵营一员的斯洛伐克因此成为采取相类似行动的另一个东欧国家。而斯洛伐克的邻国捷克早在1993年的有关共产主义制度的一项法律中就把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定性为犯罪组织。 

离不开政治迫害 

与世界许多国家的共产党一样,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在上个世纪20年代初时组建,随后接受共产国际和来自莫斯科的领导指挥。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同样也与政治迫害和血腥镇压密切相连。 

与波兰等其他东欧国家有些区别,二战结束后的捷克斯洛伐克政坛一度出现各党派和政治力量并存和竞争的局面。共产党作为当时的一股主要政治力量曾参加议会选举获胜,并与其他政治力量共同组建战后捷克斯洛伐克的联合政府。但在苏联的暗中支持下,共产党首先控制了捷克斯洛伐克的安全机构,随后在1948年的二月事件后掌握和控制了捷克斯洛伐克政权。一系列政治迫害和镇压也随之开始,受害者中既有当时捷克斯洛伐克的知名政治人物,以及二战中抵抗德国纳粹占领的著名战士,同时也有共产党内的活动人士。 

但到1968年时,当来自斯洛伐克的杜布切克成为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的领导人后,布拉格之春开始,杜布切克曾尝试领导共产党改革,实施人性社会主义,并取消新闻检查,让民众享有言论自由和旅行自由。但布拉格之春后来被苏联出兵镇压。共产党在捷克斯洛伐克针对民众和知识界的各种迫害更变本加厉。 

共产主义在东欧无未来 

在冷战时代,距离维也纳仅有几十公里远的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更是东西方两大阵营对峙的前线。与东德相似,共产党统治之下的捷克斯洛伐克也想尽办法阻止民众从布拉迪斯拉发前往自由世界。1989年的天鹅绒革命期间,布拉迪斯拉发同布拉格一样是那场革命的主要舞台。 

俄罗斯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无论对捷克人还是斯洛伐克人来说,苏军坦克当年镇压布拉格之春,许多年轻人当年在街头丧生,那场历史事件影响深远,两国人民至今无法忘记。 

他认为,布拉格之春被镇压,共产党统治捷克斯洛伐克期间的各种迫害,还有冷战历史等等,这些都导致今天捷克和斯洛伐克的许多政治力量坚定支持清算共产主义的活动。 

尼科里斯基:“所有这些政治力量都不把共产党当成带有正能量的政治势力看待,更不把共产主义当成能给国家和社会带来美好未来的意识形态。正因为这样,除非中国能给这些东欧国家非常非常多的好处,否则北京同这些东欧国家的合作未必会有很好的前景。” 

法律有例外 支持体制内反对派 

斯洛伐克议会11月4日所通过的这项法律修正案也有例外,那就是那些来自共产党专制政权体制内的人士,后来他们又成为反对派同体制斗争,这些人士的名字可以命名斯洛伐克的街道和公共场所,斯洛伐克民族记忆学院对此将做出最后裁决。 

一些分析人士说,有关例外主要针对类似前共产党领导人杜布切克那样的人士。已故的杜布切克曾是苏联精心培养的共产党精英人才,并在莫斯科完成党校学习,但他后来成为体制的批判者。 

布拉格之春被镇压后,杜布切克遭到罢免返回在斯洛伐克的家乡。在1989年的捷克斯洛伐克天鹅绒革命中,杜布切克再度出山,他曾与已故的持不同政见作家和前捷克总统哈维尔同台向示威民众发表演讲。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