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最大批发市场面临破产危机 租金狂涨3至5倍商户罢市抗议

新螺蛳湾市场为云南官方另一个破灭的政绩泡沫。投资方的报告中申诉苦涉及巨额债务需要偿还。(知情人提供、新螺蛳湾市场官方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被视为云南桥头堡项目的昆明新螺蛳湾市场近日持续出现数千租户罢市,抗议提高租金3至5倍并要一次缴纳5年租金。当地官方迅速调派数千公安及安保人员镇压了罢市,并对外封锁消息。

据知情人向本台记者透露,此次昆明新螺蛳湾数千商户罢市始于周三(4日),周四(5日)仍在继续,原因是市场方突然提高了已到期商户的租金3到5倍。在周三,双方曾一度爆发冲突,但昆明官方调度了上千公安,并在上千市场保安的配合下,迅速压制了抗议。现在大多数商户被迫开门营业,但一期的1楼和2楼被要求续签租约的商户,仍在坚持抗议。

当地一位商户证实了这个消息,他告诉本台记者,现在一楼和二楼商户抗议已经进行了2天,而他们还没有到期的商户还在营业。就抗议原因,这名商户表示,是由于市场方面不但涨租金,还要求他们一次性缴纳5年的租金,原因是市场方面急需钱还银行贷款。

商户说:批发市场,在批发市场。主要的话是一楼和二楼嘛,是从昨天开始嘛,是两天嘛。前面区域的话,应该挺厉害的嘛。那个主要是因为这边市场的原因嘛,市场要涨他们的租金嘛,而且一次性要交5年,一下就要几十万的投进去,下面的商户肯定就不乐意嘛。

另一个商户刘先生指出,他目前的租金是每平米120元人民币(18美元),现在要涨到220元人民币(33.2美元),位置稍微好一些的,每平米甚至涨到500元人民币(75.4美元)以上,昂贵的租金成本令其生意难以为继。

刘先生还指出,今年疫情重创了他们这样的批发商和地市县的下级商户,大家都在亏损,甚至被迫透支信用卡救急,但市场方面完全不顾及他们的处境。

刘先生说:二楼的话,以前是120元每平米,问题现在是涨到3到500这样子,这样贵的房租,5年、10年都搭在里面,真的就是没意义的。像今年的话,到目前为止我们是不够开支的,因为之前疫情根本就没赚到钱。从那个新冠以后,螺蛳湾基本上没甚么人,下半年呢,生意稍微好一点,但是货又缺。就是以前手里面都比较灵活的(宽裕),然后在今年的话,甚么信用卡全部刷都刷完了,都还是没钱。但是我们是展望以后啊,像这样子来的话我们就没得展望了。

另据当地媒体人罗先生透露,事件是「仇和后遗症」发作。罗先生指,新螺蛳湾市场是仇和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时打造的政绩工程,同时也是官方面向东南亚的战略桥头堡项目之一,总投资50多亿元。当时投资该专案的老板是仇和从江苏宿迁带来的商人刘卫高。仇和还曾动用数千公安和城管,强拆了已有上万商户的老螺蛳湾市场,并引发激烈的群体事件,至今这些强拆的纠纷仍在发酵。而同时新螺蛳湾专案投入运营后,情况并不理想,特别是5年前仇和落马,直接导致该专案和投资人刘卫高被波及。后来,昆明官方出面重组,将刘卫高踢出局,让云南本地地产企业昆明俊奥独立接手,后又引入本地投资方云南君爵,但运营依然困难重重。

据云南俊奥方面发给昆明商务局的报告显示,该公司明年要偿还银行贷款和利息高达71亿,于是就想割商户的韭菜。

本台记者为此致电负责协调此事的昆明市官渡区政府,该机构的官员也证实,市场方决定从本月6日开始涨价,但引发麻烦后,后续的处理进展只能由宣传部对外发布。

近年来,中国官方在云南和广西大建所谓桥头堡专案,以扩大对东南亚的经济影响力,但随著制造业向东南亚转移,以及官方的好大喜功的政绩目的,多数专案都成为泡沫,甚至沦为泛亚式的骗局。而与之对应的则是大量民众被暴力强拆或割韭菜。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