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公民征稿]徐琳:从一言一行中剔除专制遗毒

某期《非诚勿扰》节目谈到了《厚黑学》这本书,主持人孟非对男嘉宾说:“我在十七岁的时候看过,那书不怎样,我建议你最好是不要看”。也许他真出于一番好心,但的确很不合适。

对成年人来说,看什么书是他的自由权利,美国就从来不规定什么是禁书不准人们看,哪怕是与美国的核心价值观和政治制度相悖的共产主义的书,也可以上架售卖、随便阅读。你可以跟别人说那书不怎么样,可以说它什么地方写得不对,这是你的言论自由,但你建议别人不要看,那就太武断了,甚至是对他人智商的侮辱。而恰恰中国人的逆反心理又比较强,你越是这样说,他越是好奇心强,越想去看。

作为一个成年人,他应该有独立思考能力,不要因为担心他会受到一本书的不良影响而剥夺他看书的自由权利。如果你是真正地关心他,就应该在他看了那书后跟他探讨、客观分析,让他自己辨别、判断,或者建议他再看看别的与之思想观点相反的书,让他自己去比较分析、判断。

剥夺人们看书的自由权利,正是专制统治者为了达到其统治目的而采取的手段,他们总是把不利于其统治的书定为禁书,不准人们看,甚至烧毁,对看禁书的人予以惩罚,最典型的就是秦始皇,不过文革时期也差不多。

书中的内容只不过是一些思想观点,它并不象物质的毒物那样吃了就一定会损害健康甚至夺人性命,因此没什么可怕的。但是看书的时候一定要思考分析,不要轻易相信、盲目接受。古人也说过:尽信书不如无书。

我们应该相信,在充分自由的情况下,社会上的决大多数人是能辨明是非好坏的,社会的总体发展方向是由决大多数人决定的, 根本不用担心一本几本书就会导致社会的堕落。至于个别人会因为一本书而堕落,那是他自己承担后果。我们不能因为那极个别现象就剥夺所有人看书的自由权利,这样做对社会的危害更大。秦始皇和文革的例子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孟非作为一个著名主持人,虽然也传播过一些自由民主思想理念,但思想深处还是难免有一些专制遗毒。其实我们这些生活在专制社会里的人,尤其是经历过文革的人,也都多多少少在脑子里藏有这样那样的遗毒,这需要不断的反省,要用逻辑思维去思考。专制的、错误的观点都经不起逻辑思维的推敲。

从一言一行中剔除专制思想的遗毒,正是新公民运动的主张之一。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