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哨人”控联合国将异见者名单交给中国

“吹哨人”控联合国将异见者名单交给中国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吹哨人”控联合国将异见者名单交给中国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Photo: RFA00:00/00:00 

一名联合国人权官员近日对一家英国媒体表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长年来向中国政府提前透露即将参加人权理事会会议的中国异议人士名单,这对他们仍在中国的家人构成了极大的安全威胁。这名“吹哨人”还说,她过去几年来一直呼吁联合国停止这种做法,却遭到了报复。

联合国人权官员艾玛·赖利(Emma Reilly)上周接受伦敦广播公司(LBC)的采访时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简称“人权高专办”,OHCHR)长期向中国官员提供即将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的中国异议人士的名单,北京当局借此向他们的国内家人施压,试图阻止他们借这个平台控诉中国的人权状况。

赖利在这场直播节目中说,这种信息共享完全违背了联合国的有关规定,但这家机构对中国破例,也只对中国破例。

美国众议院外委会首席共和党成员、众议院“中国工作组”主席麦考尔(Michael McCaul)随即对媒体表示,美方正在对这些指控进行调查。如果上述情况属实,这非常令人担忧。

联合国被曝向中国透露与会者名单

本台记者周二专访了“吹哨人”赖利,她进一步介绍了人权高专办是如何分享这些名单的。

“中国政府向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发一份名单,希望了解这些人的情况,高专办随后回复中方名单中的哪些人将与会。”

换句话说,联合国并没有主动向中国提供出席者名单,而是在中方询问后,向其确认了名单信息。尽管如此,赖利表示这仍然违背了联合国的相关规定。

赖利上周在推特上发布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联合国明确规定,其雇员不得擅自向任何政府、实体或个人提供任何尚未公开的信息。她指出,人权理事会会议召开前,出席者名单显然不是公开信息,而人权高专办通常在会议召开的几周前就向中方确认了这一信息。

她还向本台记者提供了一系列联合国内部文件。这些文件显示,至少从2012年起就有明确证据表明,人权高专办在分享这些信息。而她推断,这家机构可能早在2006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立伊始,就一直在对中国破例提供相关信息。

赖利向本台证实,总部设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简称“世维会”)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女儿菊尔·伊力哈木(Jewher Ilham)、华盛顿人权机构“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现居美国的人权律师滕彪等人都曾出现在人权高专办向中方官员提供的名单上。

世维会主席艾沙对本台表示,他出席联合国会议已近二十年,与赖利至少见过两次面。由于中国是联合国第二大会费缴纳国,当局近年来试图主导这家机构的人权机制,而赖利试图揭发一种骇人现象,却因此承受重压。

“这是中国政府在滥用其权力,对赖利在内的一些联合国雇员施压,并对他们的工作进行干预,这种情况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资料图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正在美国纽约举行会议(美联社)

资料图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正在美国纽约举行会议(美联社)

举报此事却被雇主“边缘化”

赖利表示,她2012年进入联合国工作,次年开始处理人权高专办的相关事务。但同年年底,她就因越级举报分享名单的做法被主管报复,并离开了她所在的部门,但这名前主管仍然跨部门骚扰她。大约在一年前,她的雇主拒绝她返回最初工作的部门。从那以后,她就被安排在一个并不存在的带薪职位上,并被剥夺了实际工作职责,也就是被彻底“边缘化”。

赖利向记者提供的一些2013年的内部邮件还显示,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的一名官员向人权高专办提供了十余人的名单,并询问其中的哪些人已被认可出席人权理事会第22届会议。

这份名单还包括流亡的维吾尔人领袖热比娅·卡德尔(Rebiya Kadeer)、世维会高级代表阿斯噶尔·江(Asgar Can)、四川阿坝格尔登寺流亡住持格尔登仁波切(Kirti Rinpoche)、八九学运领袖王丹和吾尔开希、现居美国的中国维权人士陈光诚等人。记者并不清楚高专办随后是否分享了出席者名单,但这些邮件显示,尽管赖利和她的几位同事认为向中方提供这些信息不妥,但他们的主管仍然主张继续分享相关名单。

赖利对本台表示,她的这位主管是人权高专办人权理事会处处长埃里克·提斯都内(Eric Tistounet)。记者无法立即联系到提斯都内,不过多家媒体此前披露他正是主管此事的官员。

“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说,他去年三月从非政府组织“联合国监察”(UN Watch)执行主任希尔·诺伊尔(Hillel Neuer)那里听说他就在人权高专办分享的名单中。据他了解,高专办每年向中方提供十余人的名单。杨建利认为,赖利是在捍卫联合国的宗旨,也是在试图保护他们这些异议人士的安全。

“联合国机构向一个独裁政府屈服并递交这样的名单,这对联合国的机制是一种腐蚀。此外,如果这些名单中碰巧有一些可能会对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起到作用的人,中方可以对其家属进行打击。因此,我认为这种行为对我们的安全的确构成威胁。”

联合国否认相关指控

人权高专办发言人鲁珀特·科尔维尔(Rupert Colville)周三对本台表示,他们多年前的确在有限的条件下,偶尔向成员国确认了人权理事会会议的出席名单,但他们并未得知有任何证据表明这种行为对人权活动人士的安全构成了威胁。自2015年起,他们就终止了这种局限性行为,此后他们从未向任何国家确认出席名单。他还指出,这家机构坚决否认赖利的指控,而赖利仍在高专办正常工作。

但赖利表示,这种行为很可能仍未停止。她指出,处理员工投诉的联合国争议法庭近年来承认这种信息分享行为仍在进行。她还透露,中国官员如今仍在致函高专办,呼吁他们拒绝认可一些人出席相关会议,而中方提交的这些人名看上去与已经申请与会的人员高度重合。

赖利呼吁外界对人权高专办展开独立调查,因为这种行为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我们需要对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展开调查,因为如果这种事情正在发生,这家机构还在破哪些例?”

本台记者周三就此事致函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但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