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手记:耿潇男命运揭示中国至暗时代降临(下)

2014年4月耿潇男(左)与本节目主持人北明。北明提供2014年4月耿潇男(左)与本节目主持人北明。北明提供

中国抵抗阵营全线坍塌,旌旗飘落!各路精英连遭斩杀,彻底噤声!自由亚洲,华盛顿手记,北明。我们继续上集内容:耿潇男命运揭示中国人权至暗时刻降临

第五排:中国人权律师

在依次整肃了中国抵抗专制奴役的第一排:江浙人为主体的中国民主党民主运动、第二排: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为代表的中国异见精英宪章运动、第三排:缄默耕耘的异议知识人小型聚会活动,第四排:独立公民团体的文化与慈善活动之后,中国苦寒不退、严冬持续。

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从本世纪初的2003年前后开始,中国出现一个全然新型的群体——人权律师群体,从数十,到数百,至成千上万。在抗衡奴役的前四排阵列排排推进却渐次消声的战场的后方,他们从人民权利徒有其名的无数乡村城镇,悄然应运而生,其主体由行业专职人士构成。

中国近年上街抗议的利益群体日益增多,几乎无一例外地各家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在这一盘散沙之上,人权律师是唯一专为他人利益出手的群体。

他们成就斐然:运用现有法律体系,代表权利受侵犯的劳苦大众甚至商贾文人,与权力阶层在法庭上辩论、维权,成功率足以鼓舞民心。

他们的意义深远:依靠现有法律手段、践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建立法律秩序,执意要把宪法精神和法律条文,通过每一个具体案例,写上中国天空、植入人民心中、建构公权力的铁笼!

他们理性沉着,坚韧不拔:在权力霸占、践踏的司法领域,扛住一丝空间,拼尽十分努力,坚持百折不回。

应该特别指出的是,纵观全球冷战时期社会主义阵营各国的抵抗运动,中国人权律师现象,在与时俱进的最后一个极权大国中,作为中国最活跃积极的民间力量,堪比直接推动和平民主进程的波兰团结工会及其运动、东德莱比锡教堂信众及其“每周一和平祈祷游行”活动、捷克瓦茨拉夫·哈维尔为代表的知识界及其有计划的接力入狱抵抗行动。在全球共产主义运动史上,是唯有中国环境下才能生发,才可形成,而独具中国特色的抗议现象。

经由人权律师的护法保驾,权贵滥权和司法不公现象被披露,民众的人权和法制意识苏醒,七十多年中国被奴役的苦海上,升起了无数人民权利的风帆,启动了大量受害群体之舟,搏击侵权恶浪,风生水起,局面日益浩茫,蔚为壮观。这是一场声援弱势、服务百姓的民生运动;一个践行法治、确保权益平等的人权运动;更是中国社会还法律以尊严的护法运动。是中共建政七十多年来第一次、蕴含无限生机和可能性的前宪政文明运动。

惜乎天地失察,国运乖舛,竟使道高一丈,魔高一引。2015年7月9日,中国当局在全国23个省份同时行动,大规模逮捕、传唤、刑拘、带走、失联、约谈职业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其亲属近280人,后持续增加到300多人,史称“709律师大抓捕事件”。这是自八九天安门民主运动之后,改革开放以来,最大规模的逮捕行动。

当局没有就此罢手,2019年末,中国警方重演709大抓捕一幕,在中国数省陆续拘留并传讯20余名人权律师和相关公民,此后大量法律学者,职业律师遭到逮捕。(注:「1226镇压」的最新简介(及至2020年2月18日)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不唯逮捕判刑,相关部门近年多次以注销律师执照等手段迫使人权律师边缘化。中国在职律师行业因此遭到致命削弱。湖南司法当局仅在今年(2020)内,就注销1200余名律师的营业执照。尚可营业的律师即便出庭,辩护词需先交司法部门审查,独立话语权基本被剥夺。(注:中国律师执业证需年检 当局趁机管控律师界/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chrlcg :)中国人权律师历经四年打压,法器削落,花果飘零。

第六排:孤勇义士,散兵游勇

此后,习近平时代真正到来,没有宪政、民主、法治的呼声,没有知识精英的任何公开的异见。20人以上自由聚会被定为非法,不是因为武汉病毒,而是因为中共病毒。这个红色病毒导致这个版图全球第三,人口世界第一的泱泱大国,哪怕瘟疫横行、洪水滔天、异像四起、死人无数,其抗议者、不服从者也只是单枪匹马,行如空谷足音。而且只要连续出声,稍有影响,如伊利哈木,吴淦,王藏,董瑶琼,刘艳丽等就关入囚牢甚至伴以酷刑。

在近年来的来的各类人权事件中,尤其是在香港抗议活动和中国新冠疫情中,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李泽华、张展等,还有深受爱戴的病毒报警人李文亮医生、艾芬医生等,均是孤勇义士。他们只身深入现场,记录实况,披露真相,或履行医责,言说实情,报告真相,继后分别被跟踪、失踪、训诫、关押。公民记者张展5月被传唤,六月被逮捕,绝食抗议至今。 

而在温良顺从,甚至讨好卖乖的中国体制内学界,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震怒于中共近年背逆天理、倒行逆施,于千万人中独自撑台站场,不屑擦边求巧,弃绝自我审查,椽笔“原始察终,见盛观衰“,连续数年、年年透析红朝恶政,言人不敢之言,发为天道之声。他因此先遭查处、停课,再遭拘留、诬陷,终被解职、除名、封门、断粮。

历代统治集团都有其孤臣孽子遭奸佞陷害而卸下乌纱,革出宦海。但是公然干犯红朝圣上的红二代企业家任志强,和直接冲出中共权力集团意识形态的红二代官方学者蔡霞,不是党国忠臣,乃是名副其实反叛者。惜乎当今圣上的心胸日益缩小为梁家河的面积,容不下公开的反对声音,于是任志强和蔡霞,红色阵营的良心人士,一个被判刑十八年,牢狱深深,一个越洋远走避秦,归期遥遥。

在打压了第一排直接抵抗运动之后,为一己权力裹挟而泯灭基本人性的习近平政权,打压了第二排温和的异议活动,打压了第三排独立的小型的松散联盟的议论之声,打压了第四排民间机构和个人慈善活动,打压了第五排依法护民律师维权运动,然后,消灭了最后一片孤勇奇英的生存空间。三十年芟夷斩伐,八年暴戾凭陵,中国人已经没有了人称之为人的尊严和生活。

需要指出,以上所陈,不是习近平政权与人民为敌,持续打压中国的全面陈述。在新疆以庞大的所谓“教育营”关押百万新疆民众,在蒙古强行取消蒙古族母语教学、对香港强行输出中共模式的“国安法”,这个法,罗织四项政治罪名、为镇压异见人士打开黑色闸门 。这个政权背离多族和睦共处的中华民族传统和撕毁香港“一国两制”承诺的行径,并未在本文粗略的论述中。

六排之后:挡枪牵马送饭、收尸埋土立碑人——耿潇男

——终于可以谈谈中国女子耿潇男了。潇男在行为层面上不属于上述任何一排,她甚至不属于散兵游勇而不成阵列的第六排。在残酷的习近平时代,她只是站在这六排人的身后,为他们献花、牵马、送牢饭、吆喝监狱开门放人。

如果非要归类,她属于另一个群体。

大约自本世纪第二个十年,2010年开始,中国屡起屡败的前线精英空间之外,出现了一个群体,他们不直接对峙专制集权,而是背转身去查看受难者的脚印,经常心痛难当为之落泪;他们不排列成阵势,而是一如既往隐于市区或散于乡野;他们不宣扬思想也不批评当朝,而是自我践行公义铺展慈悲,为受难者筹措生活资金、保证囚中花销、捐献律师费用, 为受难者家属和受株连者提供各项人道援助包括购买生活用品、照顾老弱病残……。

他们自发自愿,并自我戏称为“送饭党”。其实他们非党非派,他们只是、就是“我们人民”。他们承载天地之道,博厚高明悠久生成;他们聚首于事,野火烧不尽;他们相忘于江湖,春风吹又生;他们好义、悲悯,互不相识,但心心相映。

“礼失而求诸野”,失意而望柴门。民众自发为“送饭党”,是本世纪中国出现大批良心犯的结果,也是中国民间公义尚存、良知不泯、慈悲为怀的见证。

耿潇男属于这个不入阵列、不发宣言、不提诉求、没有抵抗行动的最广大群体。作为中国文化界主持人、各界中国异议人士尤其是知识人的朋友,她所作做的就是为他们当中被整肃、被监控,或被剥夺几乎所有权利甚至被禁止接受捐款而断绝活路的受难者,提供人道援助,送去温暖。

耿潇男不是这个群体中唯一的一个,但她是其中独特的一个,除了提供人道援助,她还为他们组织文化沙龙,开拓言论空间,主持演讲活动;在他们遭受整肃后,她为他们打抱不平,接受媒体采访,介绍他们的事迹,传递他们失踪或判刑的消息,不断呼吁社会关注。

耿潇男因此成为“我们人民”中天使一般的存在,独具凝聚力,深受爱戴 。

只因如此,中国当局在把前排精英统统弥平之后,竟然从没有任何遮挡的人民中逮捕了她。为了整肃这个良家女子,这个没有任何犯罪企图,甚至按照中国那些非法之法也找不出犯法之处的女子,他们遍查她的行迹,偷偷摸摸地调查她的小出版公司,费劲心机地给她按上罪名,叫做“非法经营罪”。他们处心积虑,先把所谓非法出版的图书定位8000册,后又成倍地增加到20余万册。

为了方便维稳,任意打压,随时抓人,这个政权给自己准备的诸多杀手锏之一就是“非法经营罪”。这是一个被中国法律专家们称为“口袋罪”的罪,所指界定不清,外延模糊,以至于难以界定罪否,使得司法机关使用的时候,可以随心所欲地贴合实际情况。确切说,这是一个可以把任何东西都装进去成为罪状的口袋。地方警痞用此口袋,可以任意抓捕大小企业家,以便收缴罚款,增加收入;另一些警察则代表政府,用这个口袋整肃他们不喜欢的任何人。耿潇男被刻意装进这个大口袋,这是中国当局的阴谋,应了那句老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逮捕耿潇男,是习近平政权欺凌人民的标志性事件:意味着中国不仅不能有组党结社分庭抗礼的抵抗运动、不能有温和的异议声音、不能以任何形式谈论任何敏感话题、不能有独立于官方的非政府机构、不能有依法维权的辩护律师、甚至不能有零星的批评声音,而且,在所有这些群体和个人遭到整肃之后,也不能有为他们呐喊和送饭的人。

中国疆域辽阔,但自由已经没有战场。当局暴虐骄狂,但抵抗已经没有战士。昊天倾斜,举头不见星月。华衮如血,门前尽多乡愿。

耿潇男是谁?

耿潇男是被镇压的第一、二、三、四、五、六排抵抗奴役者们身后的“我们人民”。

如她自况,她是铁窗囚禁的中国仁人志士的送花人,牵马人,挡枪人,收尸埋土立碑人。

职是之故,耿潇男是人间常识的最后防线,突破之后就是深渊。

耿潇男是为众人抱薪者的救护人,她若冻毙于野,中国寒彻天地。

潇男是盗贼国中,门内的插销,砸碎之后,家园一无遮拦。

耿潇男是封闭社会最后的氧气,抽掉之后,中国的岁月甚至高攀不上“动物庄园”。

耿潇男是诺曼底和仁川,炸毁之后,拯救无处登陆。

耿潇男是水泥丛林中铮铮不绝的鸟声,猎杀之后,生机将忘却绿色,生命在异化中苟延残喘。

耿潇男,还有那些不知名的送饭党人在押,中国良心何以善终残全?(完)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